“公子,长风说得有理!”方裴见状,忙打圆场。“以陈前辈的实力,他不会让弟子白挨这顿打。”

    他对武长风所言极为赞同,这件事不是他们能插手的。而他也暗自惊讶,没想到武长风也能想到此节。如此年纪能有这般心智,难怪会被陈阳华叫上山去。

    “方叔,你也这么说?”黄诚泰瞪着方裴,脸有不满之色。“王府有人被欺负,你会不会不管?”

    在黄诚泰印象中,方裴不是那种怕事之人。他虽然寡言少语,却是一个极重情义之人。玉山派帮了咱们,相当于对咱们有恩。依照他的处事风格,不会坐视不理才对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竟然听了武长风所言。不但不管此事,还不让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难道忘了?”方裴毫无畏惧,直直望着黄诚泰。“与王府有了瓜葛,玉山派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!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听了武长风所言,才会劝阻黄诚泰。只是武长风说得有理,能让人信服。对于有恩于自己的人,他向来都是知恩图报的。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黄诚泰,将玉山派推到风口浪尖之上。

    “算你说得有理,亏得有你提醒了。”黄诚泰一怔,不再挣扎。“这件事我倒没有想到,差点闯出大祸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一味的莽撞,只是有时候容易冲动罢了。听了方裴所言,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。自己一时的气愤,让整个玉山派成为武林公敌。这件事想想,都让他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属下只是说了句实话,可没这么大的功劳。”方裴松了口气,笑呵呵望着武长风。“公子当真要感激,还是感激长风吧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越瞧武长风,越觉得这个小伙子不简单。他遇事冷静沉稳不说,而且见机极快。方才二公子吩咐,自己还没反应过来。他已经眼疾手快,将二公子拦下来了。有他在二公子身边,王府确实可以少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等安然回到王府再说。”武长风皱眉,望着消失在山道上的守门弟子。“我看二公子也不用告辞了,咱们直接走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隐隐觉得这是一个极大的圈套。碧水宗可不是傻子,怎能放自己几人活着回到王府?

    他们让人在山下这般大张旗鼓的吆喝,一定是有备而来。只是自己几人身在玉山派,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。为今之计,只能先走一步再说。

    “好,就听你的!”黄诚泰点了点头,脸上也变得凝重起来。“你们随我来,我们从后山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只觉得有人来玉山派闹事,想教训来人一番。但听了方裴所言之后,也觉得事情不是他想的那般简单。现在当务之急是撇开王府与玉山派的干系,让他们找不到发难的借口。

    至于郭雨霜与师父,他回到王府之后再派人过来就是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是轻装简行,并没带什么贵重之物。当下也不去收拾,径直跟在黄诚泰身后。想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不让二公子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六人沿着山道行出一阵,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这就要走了?”陈阳华挡住众人去路,开口说道。“后山被人围住,你们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听了守山弟子汇报,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。身为一宗之主,很快想通了其中原委。在山顶环视一周,知道玉山派已经被其他宗门围住了。

    有哪一个小宗门不想壮大,成为让人忌惮的大宗门?此时机会来了,他们又怎能放过?

    见如此情形,陈阳华很快理清了头绪。唯恐黄诚泰等人怕连累自己,私自跑出玉山派。所以他急急赶来,将六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陈前辈,不知道你有什么办法?”黄诚泰皱眉,朝陈阳华一礼。“让他们发现咱们在这里,玉山派可就完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情急之下开口,差点说漏了嘴。他此时只想离开玉山派,不让玉山派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难道他们还敢搜山不成?”陈阳华白他一眼,没好气道。“清华,你带他们到大殿歇脚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一等武师,有这个实力在。说出这些话来,并不是为了安抚众人。即使给那些小宗门胆子,他们也不敢上山搜人。这就是大宗门的底气所在,也是一等武师的震慑之力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晚辈只能奉命而为了。”见到宋清华,黄诚泰脸上一喜。“前辈这份恩德,晚辈替王府记下了!”

    宋清华去找的小师妹,这件事他是知道的。此时大师兄回来了,想必师妹也应该回来了。只是他朝左右往了一圈,没有见到小师妹。心下失落之际,极想问个明白。只是碍于师父在前,他不敢多嘴而已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想说些什么,却没有开口。毕竟二公子已经答应,自己不能越矩。只是跟在众人身后,朝大殿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兄台风采过人,在下有些事想请教一二。”刚进大殿,黄诚泰迫不及待的说道。“不知兄台可有时间,咱们单独谈谈?”

    他实在不放心郭雨霜,想知道她是否一切安好。见师父已经离开,便想问上一问。只是一时之间改不过口来,倒显得有几分生分。

    见宋清华点了点头,黄诚泰忙拉着他朝偏殿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师妹可回来了?”黄诚泰连珠带玉发问,一脸期盼瞧着宋清华。“她是不是和先前一样,没什么问题了?她有没有遇见寒月宫弟子,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  他与小师妹的关系,宋清华也知道一二。所以在宋清华面前,他没什么顾及。心痒难挠之际,一口气全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清华只是沉着脸,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,你倒是说话啊!”黄诚泰见他神色,心不由一沉。“该不会师妹真出了什么事吧,大师兄你不要瞒我。”

    他们三人从小玩到大,关系颇不寻常。而知道黄诚泰身份的,也只有他们两人而已。正因为如此,三人当真是无话不谈。此时见宋清华不说话,黄诚泰如何能不急了?

    “你一连问这么多问题,叫我怎么回答?”宋清华失笑,忍不住打量起黄诚泰来。“看不出来啊,你小子贼心还不死呢?”

    他见黄诚泰如此着急,故意不将郭雨霜的事告诉他。让他着急一阵,也能看看他笑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