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清晨,洗漱已毕。武长风早早来到黄诚泰院外,听候吩咐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二公子与陈阳华说了些什么,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如何处理郭雨霜的事。但从二人淡定从容的神情来看,想必他们已经有了妥善的法子。

    他现在担心的,是如何将二公子安然送回王府去。

    自己几人虽然被陈阳华救下,但不能一直待在玉山派。此举不但会显得王府无能,更会给玉山派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而此地离王府有数十里的路程,自己几人身上又带着伤。折返而回,必然会经过碧水宗地界。想将二公子安然送回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。但自己又不能请玉山派出手相助,免得牵动武林动乱。如何回去,倒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。

    想着心事,院门忽然打开。黄诚泰睡眼惺忪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有伤,就不用伺候我啦!”黄诚泰见他立在小院外,带着几分责备语气说道。“怎么样,调理一晚好些了没?”

    齐云飞的一掌他领教过,其内力刚猛无比。掌劲窜入体内,如同烈火焚烧一般难受。不是齐云飞想活捉自己,自己恐怕早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没有消除这股内劲的本事,找师父陈阳华帮忙才好些了。武长风虽然有方裴他们相助,但处境比自己要严重得多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是公子,需要人伺候。但他也是习武之人,没那么娇贵。此时是特殊时期,有些东西能免则免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如此奇才。他要是落下什么病根,影响他将来不说。心生不满对自己生出怨怼之意,自己可就因小失大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,休息一晚已经好多了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与黄诚泰并肩朝方裴小院而去。“雨霜师妹的事,可解决了?”

    他见黄诚泰一脸风轻云淡,混没觉得自己几人正处在危险之中。但他眉宇间隐隐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忧愁,想必是因为郭雨霜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出马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黄诚泰干笑两声,眉头却没有舒展。“这件事就不用咱们费心了,师父自然会处理。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大师兄,是陈阳华的大弟子宋清华。此人性格沉稳,武功尽得陈阳华真传。在众师兄弟之中,颇有威望。

    但已经一夜的时间,还没有消息传来。他还是有些担心,怕师妹真有什么闪失。

    寒月宫虽然是隐世宗门,但实力却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此,也是爱莫能助。只能说些其他,分散他注意。

    提起自己所得的花雨秘籍,黄诚泰很快起了好奇之心。两人说说笑笑,很快到了方裴小院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先用早饭吧!”方裴等人也已起身,正在院中相候。“不知公子来玉山派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方裴想早些将事情了了,送二公子回府。以他见解,碧水宗既然动手了,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只是想过来看看。”黄诚泰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。“方叔不用着急,咱们吃了早饭便走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年少,很少与方裴他们一起外出。但他出行之际,少不了他们相护。听方裴口气,便知他想尽快回府。

    方裴点了点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众人进了旁边一座凉亭,石桌之上摆满了早点。黄诚泰示意,让众人一同坐下。主属之别,在王府还是极为讲究的。

    但此时是非常时期,众人均希望早点回府。等二公子吃完自己再吃,极浪费时间。犹豫片刻,众人这才坐下。只是众人均埋头吃饭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快吃完,打量起周围景色来。虽在山脚下,难以窥得玉山派全貌。但凉亭在一处高台之上,也能瞧清周围情景。

    昨夜他们匆匆而来,没来得及欣赏玉山派的美景。现在才发现,玉山派也是一处美不胜收之地。

    远山如画,朦胧中被薄雾遮住。伴随着几声鸟鸣,大有几分空山不见人的空旷之感。左近丛林茂密,却不失生气。时而窜出一两只活物来,更添几分神秘。

    忽然山下传来一阵喝骂之声,似乎是有人闯山门。

    蓦然,山道之上出现一个人影。行色匆匆,带着几分焦急。而他嘴角带血,显然与人动过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得快些了!”武长风皱眉,随即催促道。“想不到来得这么快,咱们还是小瞧了碧水宗。”

    他见那道人影穿着一袭白衫,装束正是玉山派弟子。想必是守山弟子不让旁人进,被人教训了一顿。

    而他们昨晚才与碧水宗动手,消息没那么快传出去。或许到日上中天之时,有人会闻讯而来。想不到碧水宗如此着急,已将旁人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帮混蛋,我去问问是谁动的手!”黄诚泰也瞧见了来人,脸上带着愤怒之色。“你们收拾东西,准备起身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碧水宗弟子,如何能坐视不理了?同门受欺,便是自己被辱。更何况他要告辞,也要向师父知会一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武长风摇了摇头,一把将黄诚泰拉住。“公子是王府中人,此事还是不知道的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黄诚泰的性格,冲动易怒。听了守山弟子的话,定然会去山下与人理论一番。

    那些人本就是奔着自己几人而来,不然也不会大清早赶来。他不出现,或许只是一场误会。一旦他露面,玉山派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与王府勾结,就是与天下武林为敌。

    “他是为了咱们,才受了这一顿欺负。”黄诚泰皱眉看着武长风,想挣脱他手腕。“难道咱们眼睁睁看着,就当没看见?”

    他贵为王府二公子,护短之心极重。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环境,养成了他这种性格。自己的东西,不容许他人冒犯。自己的人,自然也不容许被别人欺负。

    当初张成亮等人要拿武长风,他毫不犹豫出手。此时玉山派弟子被打,他同样不能容忍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可莽撞。”武长风抓着他手,没有松开的意思。“如果真为了玉山派着想,咱们还是尽早离开为是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其中的厉害关系,不是黄诚泰一个人能解决得了的。二公子现在虽然不明白,但之后一定能想通此节。所以他拉着黄诚泰,不让他多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