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难道忘了,二公子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?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脸上恢复了平静。“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,晚辈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陈阳华松口,这才将压在胸口的大石放下。陈阳华毕竟是一等武师,武功之强横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。他想要干什么,自己还真难不住他。他不再执意去见老爹,如何能不让武长风松口气了?

    但他从陈阳华脸上,似乎又看出了一丝异样。这一丝异样他先前见过,与钟震峰的神情一般无二。他隐隐觉得,陈阳华似乎也动了收自己为徒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进来之时便答应了二公子,不会拜在玉山派门下。但武功强横如陈阳华,大宗门的利诱可不是孤皓峰能够相比的。他怕自己定力不够,被陈阳华说服。所以想离陈阳华远一点,免得自己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倒是忘了,助精丹果然有奇效。”陈阳华点了点头,一脸欢笑望着武长风。“老夫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郭雨霜一事,他清楚得很。她也是精神异常,却被助精丹治好。助精丹既然有这般神效,想必也能治好赵佳奇的病。所以武长风所言,他倒没有怀疑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却是个奇才,他不能就这样放过。自己身为一派掌门,总不能逼他做自己徒弟。落人口舌之事,他是不会做的。但要他就这么死心,他也难以做到。权衡得失之下,只能出此下策。旁敲侧击,从武长风武功上下手。

    “前辈有什么吩咐,但说无妨。”武长风露出一丝苦笑,只能恭敬听候。“不过若是要我拜入玉山派门下,前辈还是免开尊口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左右为难,干脆直接拒绝。免得他拿出巨大的诱惑,让自己摇摆不定。

    选择这个东西,有时候没有比有要容易做决定得多。

    “玉山派就如此不济,入不了你的眼?”陈阳华皱了皱眉,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平静。“天尊诀你练得不对,需要改一改方法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资质不错,眼光倒是高。堂堂玉山派在大周武林中,不说是第一宗门。但与其他宗门相比,也是屈指可数的大宗门。能入玉山派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,他倒是先将自己这座高山挪开了。

    心高气傲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一个好的师父,可以让自己少走很多弯路。他是过来人,知道修炼的艰辛。对其中的道理,更是深有体会。或许武长风现在还不明白,自己让他明白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可不要误会,只是二公子于我有知遇之恩。他身边没人,日后难以成事。晚辈绝没有小瞧玉山派的意思,得罪之处还请见谅。”武长风恭敬一礼,态度极为诚恳。“老爹只教我入门之法,没告诉我怎么修炼。不知前辈看出了什么,可否教导晚辈一二?”

    他身为二公子的侍卫,并不怕得罪任何宗门。但玉山派毕竟是大宗门,并且与二公子交情不浅。自己能不得罪,还是不得罪为好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所说也是实情。不说玉山派是大宗门,有着多少奇功武学。只一个陈阳华,一把碎星剑,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。他也是习武之人,对这些如何能不动心了?

    但宗门毕竟是宗门,给不了自己想要的权势。纵使身为一宗之主,也只能在一山一水之地称雄。手底下能听命自己的,不过是宗门下数百的弟子罢了。

    而王府虽然也只占有一地,与宗门并没什么两样。但王府毕竟是王府,其权势可不是表面看起来的这么简单。凌王府统领之下的骁骑军,就有十万之众。数百与十万相比,孰轻孰重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王府还有着参与朝政的权利,这是江湖宗门,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舍本逐末,拣了芝麻丢了西瓜。虽然想拜入玉山派,成为风云一时的人物。却也只能忍痛割爱,拒绝了此事。

    但一事归一事,不能混为一谈。此时有机会从陈阳华口中得知修炼的法门,他自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我就不强求了!”陈阳华一怔,缓缓点头。“你脑海虚空虽然铸成,却没有提升。我看你是将这门心法想错了,心思都用在了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武长风是因为心高气傲,看不起玉山派。听他道来,才知他是为了诚泰着想。

    江湖宗门与王府的关系,错综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。他拜入玉山派门下,注定要与王府分道扬镳。即使他们两人均是玉山派弟子,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。与其如此,还不如成全了他。

    诚泰对他有恩,他不离不弃。如此仁义之举,他又如何能逼迫他背叛诚泰了?

    见他如此重情重义,陈阳华心里极替黄诚泰高兴。他虽然不是自己弟子,自己不该多嘴。但他是自己弟子黄诚泰的下属,算起来与自己也算有些关系。虽然不能收他为徒,指点他两句倒是无妨。

    帮他等于帮黄诚泰,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“依前辈的意思,晚辈要先提升脑海虚空?”武长风皱起眉来,一副若有所思模样。“如何才能提升脑海虚空,还望前辈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他确实以为天尊诀只能提升自己眼力,脑海虚空不过是一个过度罢了。只是天尊诀是医仙给自己的,自己可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。心中虽然有疑问,也只能先修炼着。

    此时听陈阳华说起,他倒觉得真是自己修炼错了。当初自己脑海虚空没有铸成,有时也能看见三里以外的情形。但只片刻功夫,便头疼欲裂。需要好长一段时间,慢慢调理才能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而脑海虚空铸成以后,却没了这般现象。自己眼力能达到五里不说,还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光凭这一点,便能说明陈阳华所言不假。

    既然陈阳华知道其中关键,想必他有办法能帮助自己。虽然明知道陈阳华故意如此,是为了让自己动心。但此时有求于他,也顾不得那许多。真要将自己逼急了,说不得只能让二公子来挡一挡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会捡便宜,就不怕我以此为要挟?”陈阳华拂冉微笑,与武长风打趣起来。“脑海虚空可不是你想提升就能提升的,唯有苦修才能有所收获。我这里有一门心法,只能助你提高注意力。至于对你提升脑海虚空有没有帮助,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有些不舍,想继续努力一番。毕竟武长风悟性极高,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说话之际,已从怀中掏出一本簿册。犹豫了片刻,便将他递给武长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