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武长风心下一沉,脸有畏惧之色。“晚辈所习武功均是来自王府与书院,只有一门是一位老者所授。前辈说的天尊诀,晚辈真的没有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医仙便是当日给他药方的老者,只是旁人不知道罢了。武长风与他相处十年,对他过去不甚了解。就连老者姓甚名谁,他也不知道。但老者时常以医仙自居,想必他没疯以前经常用这个名号自称。

    听陈阳华提起医仙,武长风的心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对医仙虽然没什么好感,甚至有些厌恶。但医仙对自己可谓尽心尽力,只是脑子不太正常罢了。他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,自己可不想将他拉下水。能不让外人知道他行踪,就不让外人知道。等他神智恢复之后,他要不要见其他人就是他自己的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忽然想起了助精丹。医仙也是因为受创才出现的神志不清,助精丹或许能帮他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天尊诀,他是真的没有听说过。但他隐隐觉得,医仙给自己的方子,应该是从天尊诀演变而来。事情究竟如何,也只有问过医仙才知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倒有些迫不及待,要将医仙的病治好。说不定,他还知道自己父母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老者?他长得什么模样,年纪几许?”陈阳华松开了武长风手,一甩长衫坐回了椅中。“你如果能说出个所以然来,老夫今日还可饶了你。若是不然,你就不用走出我玉山派了。”

    他与医仙赵佳奇是至交,两人关系颇为要好。当年赵佳奇危难之际,自己没能相助于他。对于此事,陈阳华一直耿耿于怀。此时找到了一丝线索,他如何能放过了?

    “前辈,没这么严重吧!”武长风心底发寒,面色变得苍白。“老爹不过是个糟老头子,您老就别打扰他老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出陈阳华脸上的不善,只是隐忍不发而已。依他猜测,陈阳华觉得是自己长辈害了医仙。只是未经证实,他还没有动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所幸并非是自己害了医仙,而是他主动找的自己。单凭这一点,他相信陈阳华不会为难自己。但医仙毕竟精神受创,他不想有人去打搅他。

    人心隔肚皮,谁知道陈阳华心里究竟想着什么呢?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我问什么你答什么。”陈阳华没好气瞪着武长风,不想和他啰嗦。“若有半句假话,别怪我下手无情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担心赵佳奇安危,所以才不容武长风辩解。当初他因接替掌门之位,而耽误了行程。没帮上医仙,心中已经有愧。此时好容易得知他下落,他如何能不急了?

    “前辈面前,我又怎敢胡言乱语。”武长风深吸口气,按捺住想逃走的冲动。“至于老爹是不是医仙,晚辈可不敢断定。”

    面对陈阳华咄咄逼人的气势,武长风真有些怕了。毕竟陈阳华是一等武师,要取自己性命,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。有如此威胁在,下意识自然想到逃命。

    但此地是玉山派,又岂是他能轻易逃走的。加上陈阳华盯着自己,自己又哪里有这个机会了?

    纵使真有机会逃走,他也不想逃。

    他还想继续在王府待下去,不想就此断了自己后路。一旦自己逃走,定然会让陈阳华误解。到时候即使医仙替自己求情,自己也是有口难辨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武长风只得一五一十,将事情始末原原本本说了出来。至于天尊诀的事,他没有提及。他只是猜测医仙给自己的药方就是天尊诀,但不敢妄下定论。不知道的事,还是不说为好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现在是个孤儿?”陈阳华皱了皱眉,沉吟道。“不知道你说的这位老者现在何处,可方便带我去见上一见。”

    他从武长风口中得知老者样貌,但不能肯定是赵佳奇。为保万无一失,他想见见这位老者。如果是医仙,他自当好生照料他。但如果不是,天尊诀的来历便要好好查一查了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话,他也不敢尽信。但从他神情来看,这小子似乎不像是在说谎。现在能解开自己心中疑问的,只有这位老者了。

    “老爹精神有问题,不喜欢见生人。”武长风苦着脸,缓缓摇头道。“前辈乃是一派之主,要是老爹得罪了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他极不想有人去打扰医仙,也不想被人刨根问底。只是陈阳华武功高绝,威逼之下不是自己能反抗的。

    老爹自称医仙,想必不会有假。既然老爹是医仙,那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。但陈阳华所言是否当真,自己可不清楚。万一他也想得到天尊诀,那自己岂不是害了老爹?受同窗十年欺凌,他已经不会将人心想得那么单纯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还不能让陈阳华见到老爹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点气度我还是有的!”陈阳华白了他一眼,但态度已经缓和了许多。“怎么,你担心我要害他?”

    冤有头债有主,他不会无辜冤枉好人。从武长风年纪来看,他也不可能参与当年的事。既然医仙不是他所害,他自然不会再为难武长风。

    但这老者的身份,他是一定要确认一下的。毕竟,这块大石压在自己心头已经十年了。

    “老爹神智不清,已经不记得从前的事了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。“前辈武功高绝,真要为难老爹,可没人能拦得住。”

    陈阳华毕竟已经近百岁高龄,自己在他面前没必要耍心眼。原因很简单,没用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嘴上说得好听,心里想什么自己却不知道。自己先试探他一番,看他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一般善恶分明。得罪他两句,正好看他心性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胆子倒是不小。”陈阳华拂冉微笑,满意点了点头。“敢在我面前直言不讳的,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。你小子年纪轻轻,魄力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他武功到了这个层次,已经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了。言语冲撞自己,无异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这小子为了他那个老爹,甘愿冒这个险。单凭此点,可见其心。

    毕竟,不是什么人都会拿自己的命,去换别人的命的。更何况他口中的老爹,与他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