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他毕竟是一宗之主,不能做出太过出阁的举动来。心中虽然好奇,却也只是端坐椅中。只是一双眼不离武长风,好奇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现在不在,你可以如实回答老夫的话了。”等黄诚泰走后,陈阳华微笑道。“放心,今日所说之事,老夫绝不会传出去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武长风不肯说,是因为黄诚泰。并不知道,武长风这门药方的功法连黄诚泰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要问什么,尽管问便是。”武长风眉头舒展开来,微笑看着陈阳华。“如果是先前的问题,晚辈的回答还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被陈阳华如器物一般瞧着,多少有些不自在。此时听他说话,倒松了口气。不过药方的事,他是绝对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没有试探你的意思。”陈阳华一脸惊讶,皱眉看着武长风。“泰儿看中的人,我自然不会打什么注意。我只是好奇,一个月能有这般长进,老夫活了大半辈子,还是头一次听说。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黄诚泰走后,武长风多少会改口。却没有想到,他还是不肯吐露真相。他越是这么说,越说明其中有古怪。

    但他不愿说,自己也不能强求。只能退而求其次,旁敲侧击问他缘由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所修炼武功,确实只是天岳书院的基础武功。”武长风叹一口气,无奈摇头。“真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,就是晚辈全身骨头曾经碎过一次。后来得钟震峰钟钟前辈调理,痊愈之后骨骼变得粗壮了一些。除此之外,晚辈再也没有独特之处了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出陈阳华并没有死心,还想从自己口中得知什么。与其遮遮掩掩,不如将实话告诉他。以陈阳华的见识,或许能引他想到别处去。

    但药方的事,他是决计不会说的。内功心法,又岂能轻易告知旁人?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泰儿这般紧张。”陈阳华点了点头了,一脸恍然大悟模样。“能得小钟调理,想必你骨骼已极为粗壮。不知道我能不能看看,你骨骼到底长到什么程度了!”

    修炼武学首先看的是根骨,其次才是悟性。没有强横的身体,悟性再高也是白费。因为身体承受不住内力冲击,修炼无异于自杀。

    但根骨如果极佳,悟性一般却能习武。虽然进度慢了些,却可以靠时间来弥补。日久天长的修炼,日后终会有所成。

    黄诚泰不肯让自己探他脉象,怕的就是自己发现他骨骼迥异常人。唯恐自己见猎心喜,要收他为弟子。

    这小子,也太小瞧自己这个师父了。先天所生与后天改造所得,难道自己看不出来?听武长风这么一说,他倒不觉得武长风有什么过人之处了。

    但他同样好奇钟震峰用了什么方法,能将碎裂的骨头融合回来。所以想探查一番,或许能有所得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武长风支支吾吾,一脸难色。“未经钟前辈允许,晚辈……”

    武功到了他们这个层次,简单的探脉就能发现很多东西。他怕两人有什么仇怨,陈阳华借此机会找到破解钟震峰武功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与小钟没什么过节。”陈阳华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笑容。“更何况他以前是王府的属下,我不会为难他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心性倒是不错,不是那种过河拆桥之人。钟震峰对他有恩,他不让人随意探自己脉象。知恩图报的人,现在已经不多了。见武长风如此,他心下颇为欢喜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前辈就看看吧!”武长风见拗他不过,只得点头答应。“不过前辈要答应晚辈,不能与钟前辈为难。”

    他实在不想陈阳华探自己脉象,怕他发现什么。武功到了他这般境界,说不定真能探到自己内力运转之法。更何况钟震峰的愈骨之法自己虽然不知,但他未必不能探出一二来。

    而想到他毕竟是一宗之主,又是黄诚泰的师父。他有所求,自己总不能半点颜面不给吧。武长风相信他会遵守承诺,不对旁人说起此事。所以大着胆子,让他探脉。

    “老夫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。”陈阳华满意点了点头,脸上笑容更盛。“今日之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,绝不会传入第三人耳中。”

    他探武长风脉象,只是想找到新的突破口。说穿了,其实是他在向武长风求教。此事若是传出去,他面上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招招手,示意武长风到自己近前来。伸手一搭,已按在了武长风脉门之上。

    起初,他只是不住点头,一脸赞许之色。钟震峰这门愈骨之术,果然神奇。待到后来,他目光渐渐变得疑惑。因为武长风有几条筋脉特别粗壮,是长久运转心法所致。到了最后,发觉武长风脑海虚空以后。他再也坐不住,忽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尊诀?”陈阳华双眼放光,仿佛要将武长风看透。“这门功法你是从哪里得到的,又是何人教你的?”

    他难掩激动,双目隐隐有泪花。见武长风只是一脸惊讶望着自己,恨不得刨开武长风的嘴,立刻知道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冷静些!”武长风退后两步,好奇望着陈阳华。“什么天尊诀,晚辈没有听过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被他探脉之时,只觉一股若有若无的内力在自己身体游走。起初只是骨骼,而后便是筋脉。最后到脑海之时,他想摆脱陈阳华手指。但脉门被扣,他无法动弹。只得任由陈阳华内息在自己脑海流转,将自己上下看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好在陈阳华只是探脉,并没有其他意图。发现此点以后,他才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陈阳华探完自己脉象,竟然失控起来。他可是一等武师,发起狂来可不是自己能拦得住的。他只想离陈阳华远一点,免得被他误伤了。

    “没听过?你小子倒会装蒜。”陈阳华冷笑一声,脸上恢复了平静。“你与医仙到底什么关系,你又是如何将他这门天尊诀弄到手的?”

    他与医仙交情不浅,所以才知道这门功法。只是医仙当初说这门功法残缺,并不适合修炼。如果能找到其余残篇,方可依照心法修炼。没想到他自己却不死心,将这门功法修改了一番。

    虽然运行之法略有不同,但他能清晰感觉到天尊诀内力的流向。九等武师铸就脑海虚空,便是得益于此。不然无论武长风悟性多高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如此提升。

    看来这小子来头,可不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