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自称什么大宗门,就会使这些卑劣的手段。”陈阳华哈哈大笑,目光陡然一凝。“想动我玉山派的弟子,还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他年事已高,心性早已淡漠如水。能逼他发怒,实是胡远山触了他的逆鳞。以自己门派弟子作为要挟,如此不要脸之事,他又怎能安之若素?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个本事,就看陈前辈识不识趣了!”胡远山微微一笑,带着几分戏谑之意。“只要前辈不管此事,咱们自然不会与陈前辈为难!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要激怒陈阳华的意思,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。自己虽为二等武师,但在陈阳华手底下恐怕走不过一招。纵使宗主出山,也未必能胜过他。得罪了陈阳华,对碧水宗可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但宗门对于张成亮一事已经有了统一意见,要拿住黄诚泰讨个说法。现在好容易逮着机会,他不能放过。更何况,只是因为陈阳华的一句话,自己便放人。传出去,岂不是说碧水宗怕了玉山派了?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就是没得商量了?”陈阳华脸上恢复了平静,淡淡看着胡远山。“既然如此,你们一块上吧!”

    他从胡远山眼中看出了忌惮,脸色这才平静下来。如果他们都不怕死,自己还真不好处理此事。自己虽然不将碧水宗不放在眼里,但门下弟子的安危他还是要顾及的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咱们碧水宗也不是好惹的!”胡远山脸阴沉下来,怒目等着陈阳华。“陈前辈真要救人,咱们不会阻拦。只是这件事,咱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恼怒陈阳华,但还不至于被冲昏了头脑。别说自己不是陈阳华对手,就是这些人一起上,也挨不到他衣角。一等武师,可不是简单的围攻便能将其拿下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陈阳华并非一人。在他身后树林中,还隐着不少玉山派弟子。一旦动手,自己这些人将会一个不剩。

    “不送!”陈阳华拂冉微笑,侧过身去不再看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转身之际,他眉头不禁皱了皱。毕竟他们是碧水宗,想针对自己还是有办法的。不知道他们要用什么手段对付自己,自己可得小心应付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胡远山怒目瞪着陈阳华良久,最后还是恨恨说道。

    碧水中与玉山派的梁子,今天算是彻底结下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六人与陈阳华一道,到了玉山派。

    陈阳华并不请他们五人上山,只是让人在山脚下安排一处小院供他们歇脚。他自己则领着黄诚泰,上山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就是‘流星九剑’陈阳华?”等二人走后,章横忍不住问道。“想不到他武功如此了得,真是让人望尘莫及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受了张啸林一掌,知道张啸林武功深浅。但在陈阳华面前,张啸林却没有半点还手之力。依此推测,那自己与陈阳华的差距,将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天才吗?现在知道人外有人了?”王才银没好气瞪他一眼,一脸鄙夷之色。“他修炼了百年,没点本事早就死了!”

    他对章横不满,并不是因为他拿他自己与陈阳华相比。而是因为先前与碧水宗一战,这小子竟然彻底吓傻了。身为一个六等武师被吓得毫无还手之力,说出去不是丢了王府武师的脸?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不差,感觉怎么样?”王才银站起身来,绕着武长风打量起来。“老方发话之时,你们为什么不跑?”

    不等章横答话,他已与武长风说起话来。并不是他不想教训章横,只是不方便。此地是玉山派,他多少要给章横留些颜面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胆识过人,不是一般人可比的。有些话现在对他说,对他作用极大。等回到王府再提起此事,他印象就没这般深刻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叔关心,小子还好。”武长风点点头,微笑示意。“我以为凭我们三人之力,能挡住他!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王才银话语中带着责问,他心中有些不快。但他知道王才银是为了自己好,所以并不介怀。与他说笑之际,将当时的情形一一说给他听。

    张啸林等人武功虽强,但他仍有信心能追上。但像陈阳华这样的怪物,他真没什么底气能超越他了。而王才银方才说他修炼了百年,倒给了他些许信心。陈阳华修炼了近百年,而自己才修炼了多久?想到此节,他才有些释怀。

    “结果一招都没接住,还差点让二公子落入碧水宗手中?”王才银似笑非笑看着武长风,对他颇为满意。“现在知道为什么让你们三人跑,不是在吓唬你们了吧!”

    他对新人都是这般语气,但极少有人能知道他用意的。武长风能不在乎自己语气,将他心中所想告诉自己。说明他明白自己用意,并不是想取笑他。见他这般,王才银如何不满意了?

    “还是各位师叔见识广博,知道大局为重!”武长风‘嗯’了一声,缓缓点头。“下一次王叔再让我跑,我绝不会再犹豫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才知道,临敌之际武功并不是最重要的。单打独斗,武功强横或许能派上用场。但若是遇上群战,武功优劣便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当初方裴让他们逃走之时,他们如果毫不犹豫走掉。虽然不能改变劣势,但也不至于让他们三人这般狼狈。自己三人武功虽差,但跑起来他们未必能如此轻易得手。只要拖住他们一段时间,以王才银的本事很容易将二公子带走。

    自己还是太过自负,将武师想得太过简单。也是临敌经验太少,不懂得信任的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能有这般觉悟,也是不简单了。”王才银呵呵一笑,满意点了点头。“不管咱们熟不熟悉,但咱们都是王府中人。记住这一点,以后对你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说完提及手中酒壶,仰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王才银见他若有所思神色,心下更是高兴。这小子武功不差,悟性也是极佳。稍微锤炼一番,日后必有大成。

    而对于聪明之人,说得太多反而影响他判断。提点一两句,让他自己领悟就是。毕竟自己不可能一直跟着他,往后的路还要靠他自己走。

    但像章横这样的人,则需要多说。他或许对修炼有着惊人的天赋,但随机应变的本事却是极差。唯有将其中的利害一一说明,他才能明白原委。若非不然,他也不会被对方一掌给吓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再答话,细细品味着王才银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利益,在任何时候都催动着人做出各种各样的选择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