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才银逃出圈外,却并没有走远。

    扫一眼当前局势,知道自己想救下二公子是不可能的。现在只有收拾了对方,才可能有一线生机。但自己毕竟只有三人,想对付对方六人,又谈何容易了?

    眼见方裴以一敌二,刘佳能以一敌三。两人竭力抵挡,却有些不支了。若自己再不出手,两人被擒之后,自己当真是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当即一个闪身,直朝殷文军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殷文军才是关键。只要能与方裴合力将他收拾了,余下众人便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跃入场中,殷文军便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“你去招呼他,这里交给我。”殷文军嘴角微扬,露出一丝冷笑。“一刻钟的时间,宗门便会派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动手之时,便派人通知宗门去了。过了这么久,宗门的人想必已经在路上了。只要人到了,方裴他们今日就得乖乖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听了殷文军吩咐,刘鹤飞很快与王才银混战在了一处。他虽然轻功不如王才银,不能将他如何。但他也是轻功的行家,阻止王才银动手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别管咱们,带着二公子先走。”方裴仍是一脸平静,额头却已有了汗珠。“去玉山派,求玉山派帮忙!”

    他身为二等武师,却只能与三等武师的殷文军打成一个平手。并非他武功不济,实是两人差距并不是特别大。殷文军虽只是三等武师,但隐隐已有了二等的实力。两人僵持不下,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等人被收拾以后,刘鹤飞很快过来相助。被两人夹攻之下,他更是显得狼狈不堪。此时虽见王才银有心相助自己,但知道大势已去。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舍自己几人性命,保住二公子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,要有人拖住他们才行啊!”王才银露出苦笑,一脸无奈之色。“我一个人倒是跑得掉,带着二公子就未必了。”

    他何曾没有想过此点,只是他很清楚碧水宗的目的。只要自己靠近二公子,必然会被他们三人围住。到时候别说救二公子了,自己能不能逃掉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他犹豫不决,要不要冒险一试之时,背后忽然传来一声闷哼。扭头望去,只见刘佳能喷出一口血来。双眼迷离,便要倒下。只是他强撑着一口气,仍旧吃力的挥拳抵挡着对方攻势。

    “老刘!你挺住!”王才银两眼发红,松散的脸彻底紧绷起来。“我那坛二十年的清泉酿,你还没喝上呢!”

    他与刘佳能偶尔拌嘴,但两人关系却不差。眼见他不支,便要上前相助。只是一直被刘鹤飞缠住,不能脱身。只得开口,让刘佳能不至于没有半点希望。

    刘佳能也是嗜酒之人,眼馋那一坛清泉酿已经很多年了。此时听王才银说话,嘴角露出一丝苦笑。但被三人围攻之下,却无法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张啸林三人见状,手上更是不停。想一鼓作气,将刘佳能解决掉。只要他倒下了,余下两人就不足为虑了。三人又缠斗一番,余下两人同时出手,夹击刘佳能。

    张啸林见刘佳能出手抵挡余下两人夹攻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当下一掌,直朝刘佳能脑门拍去。

    这一掌如果拍实,别说灵丹妙药,就算是大罗神仙,也难以将他救活了。而刘佳能想要挡住他这一掌,除非他再生出一只手来。

    就在他万念俱灰,以为自己要命丧于此之时。忽见一道白影飘至,如凭空出现一般站在了张啸林身侧。下一刻,只见张啸林侧飞出去,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眼见威胁自己性命的一掌撤去,刘佳能精神大振。双手一缩一伸,已将另外两人逼退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仔细打量起那道白影来。他被三人夹攻,又受了重伤。迷离之际,只能依稀瞧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出手之人,乃是一位眉须皆白的老者。朦胧之中,这老者仿佛仙人一般出现。一袭白衫飘飘,泛出几分月华之感。他心下感激,直将对方当成了神仙。

    不等他出言道谢,围攻自己的二人已然倒地不起。而须眉皆白的老者在他眼前似乎晃了晃,又似乎站在原地没动。如此武功,恐怕只有一等武师才能办到。眼见老者出手相助,他再也支撑不住。双眼感激望着老者,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殷文军没想到会有人前来相助,迅速反应过来。呼啸一声,与余下三人迅速围在了一起。这老者武功实在太高,可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能够匹敌的。现在唯一的希望,便寄托在宗门之上。只要能挨到援手到来,说不定还能将这武功奇高的老者拿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方裴与王才银也赶了过来。朝须眉皆白的老者一礼,察看刘佳能伤势。见他无性命之忧,这才长出一口气。随后带着刘佳能,迅速围在了黄诚泰等人身边。

    几人刚站定,空地四周忽然涌出一波人来。只见他们统一青衫,与殷文军装扮无二。一看便知,这些人是碧水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陈前辈,这里不是玉山派的地界吧?”一个暗青薄衫男子开口,脸上带着几分恭敬。“此事是咱们碧水宗与王府的恩怨,还望前辈不要插手为好。”

    此人是碧水宗长老胡远山,有着真正二等武师的实力。接了弟子传信,便带人赶了过来。他本以为殷文军能收拾掉方裴等人,自己过来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。万没有想到,陈阳华居然也在。更让他意外的是,他居然出手帮王府的人。

    宗门与王府虽没有仇怨,但王府一直限制宗门发展。是以江湖宗门都有个默认的规矩,不与王府为伍。谁要是坏了这个规矩,就是与天下宗门为敌。陈阳华出手帮方裴他们,已经坏了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“老夫只是看不得以多欺少,以弱胜强之人。”陈阳华拂冉微笑,并没有丝毫退缩之意。“至于他们是不是王府的人,我倒没怎么在意。”

    陈阳华是出了名的嫉恶如仇,见到如此不平之事岂会不管?更何况,碧水宗要抓的是自己弟子黄诚泰,他更不会坐视不理。只是王府与宗门的关系,他不便说穿而已。于是找了个借口,堵住他们的嘴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陈前辈是定然要牵扯进这件事里了?”胡远山双眼微眯,心下却是发紧。“陈前辈武功虽然了得,但玉山派弟子可不是!”

    他并不想与陈阳华撕破脸,只是也不能任他将人带走。于是拿他门下弟子作为要挟,希望陈阳华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与王府勾结一事若是传出去。不用碧水宗亲自动手,自然有人会找玉山派的麻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