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殷兄好久不见啊,幸会幸会!”方裴的声音传来,威严沉稳。“碧水宗不是泥捏的,但咱们王府也不是软柿子。”

    他与章横赶了一段路,忽然发觉手上玉佩有异。知道是刘佳能给自己传的信,便匆匆赶了过来。他见碧水宗弟子出现,本来准备隐于暗处的。但见对方人数较多,修为皆不弱。唯恐有失之下,这才现身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是个肉球呢,没想到是方兄你。”先前说话之人带着讽刺的笑,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。“方兄什么时候脾气这般大了?难道是在王府当狗叫习惯了?”

    说话这人是碧水宗执事,殷文军。此人与方裴素有仇怨,见面便看时针锋相对起来。而这一次对二公子出手,便是他的注意。

    徒弟张成亮死在了王府后山,他如何能不替弟子报仇了?

    “咱们半斤八两,谁也别说谁了。”方裴淡然一笑,脸上并无怒色。“你们可知道,对二公子不利便是与王府作对?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与章横已经进了圈内。受到这般人身攻击,他脸上没有半点怒容。方才殷文军出言挑衅王府,他却不能容忍。可见,他对王府感情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。

    而一句半斤八两,更是将殷文军的嘴堵住了。殷文军身材也极为肥胖,横竖相差不多。他这般说,殷文军便不能再取笑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倒是厉害,就不知道武功是不是也突飞猛进了?”殷文军脸上带着怒容,对方裴颇为不满。“咱们没这个意思,只是也不能平白被人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宗门并不怕王府,却也不想开罪王府。毕竟闹大了,吃亏的还是自己。

    但自己宗门弟子被杀,这个仇自己不能不报。此例一开,碧水宗以后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。

    “被人欺负?我看是你们欺人太甚了吧!”方裴呵呵一笑,脸上已经恢复了笑容。“咱们没找你们算账已经不错了,你们竟然敢找上门来。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,就有什么样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殷文军是张成亮的师父,殷文军这是来报仇来了。但据他了解,似乎是张成亮自己找的二公子麻烦。行刺二公子的罪名,便足以让他们碧水宗消失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究竟如何,他不得而知。更何况,这件事也不是他能插手的。他现在要做的,只是保证二公子安全而已。是以抓住把柄,便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怎么,王府就是这般敢做不敢当?”殷文军冷笑,冷冷盯着方裴。“成亮闯入王府后山是他的不对,但他没有违了王府的规矩吧!”

    他只知道张成亮死在王府后山,还是被王府二公子的护卫所杀。但事情原委,他却不得而知。但他可以确定的是,张成亮没有携带兵刃进入后山。他抓住这一条,便咬住不放。

    对王府没有敌意,人却死在了后山。这件事怎么看,都是二公子看他们碧水宗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此话不假,咱们也不予以否认。”方裴见他气急败坏模样,脸上笑意更浓。“只是行刺二公子,未必非要兵刃吧?”

    当初二公子回府,便说是张成亮要行刺于他。二公子是什么身份,岂会出言污蔑张成亮了?虽说张成亮没带兵刃,但不代表他不会对公子不利。

    “人都已经死了,你们怎么说都成。”殷文军脸阴沉下来,怒目瞪着方裴。“事情究竟如何,还请二公子到敝宗说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弟子自己心里清楚,他又如何不知张成亮为人了?张成亮身为宗门第一青年高手,尽得自己真传。也正因此,他便有些目中无人。加上碧水宗与王府的关系紧张,他难免对王府有敌意。再与他说下去,自己可讨不到什么好。

    自己带人前来可不是与他们评理的,而是来抓二公子黄诚泰的。

    “咱们公子忙着呢,可不是你们想请就能请的。”方裴沉了脸,谨慎打量着四周。“等下你们两个带着公子先走,我们三个拖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见殷文军恼羞成怒,便要动手。是以吩咐众人,让武长风与章横带着二公子先走。他们身为二三等的武师,逃命的本事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咱们无礼了。”殷文军见几人低声议论,似乎想着逃脱之计。“这里是咱们碧水宗的地盘,想求援就别做梦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跃而出,直扑方裴而去。

    听他号令,余下五人均动起手来。两人招呼王才银,两人夹攻刘佳能。余下一人,便直奔黄诚泰而来。

    方裴不愧为二等武师,稳稳压着殷文军一头。两人身体均颇为肥胖,打起架来,仿佛两团肉球相撞。场面看起来,带着几分滑稽。但二人所过之处,巨石纷纷碎裂。看到这里,便让人有些胆寒。

    而刘佳能与王才银虽是以一敌二,但也丝毫不落下风。刘佳能武功中规中矩,立在当心如同一个木桩。虽被二人夹攻,却也能守得风雨不透。而王才银以轻功见长,左躲右闪,正带着两人兜圈。几圈下来之后,直气得身后两人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场中情况变得混乱起来。劲风所到之处,树叶无不纷飞而去。拳掌落实之地,巨石粗木变得粉碎。只片刻功夫,荒野之地便被几人扫出方圆一里的空旷之地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余光扫视四周情况,小心挡在黄诚泰身前。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是走是留?”眼见来人便要到近前,武长风开口问道。“对方武功极高,咱们不是他对手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听了方裴吩咐,但却不忍心走。自己三人武功虽然差了些,但缠住一人应该不难。同为王府中人,他岂能抛下他们不管?想到此节,他便问二公子意见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走!”方裴一掌逼退殷文军,沉声喝道。“等他们援手到了,咱们一个也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轻松应付着殷文军,却也无法脱身。而他清楚,此地是碧水宗的地界。自己几人一旦动手,必有人去邀人前来。见武长风三人呆立不动,他有些发急。

    “听方叔的,咱们走!”黄诚泰咬了咬牙,对武长风说道。“咱们武功不济,反而是累赘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是武师,知道武师的情况。一等之差,或许看不出什么来。但隔着两三等,便是一两招之间的事。来人是三等武师,可不是自己三人能够缠得住的。自己留在这里,只会让他们分心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正如方裴所言,这里可是碧水宗的地界。只有远离此地,还是万全之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