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悄声靠近,王才银朝二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不惊动旁人,两人飘身上了一处横枝。与王才银相隔,只四五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赶来了,看来有长进嘛!”王才银见了二人,脸上露出得意之色。“老方呢,他没和你们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他发现尾随二公子的人,不过是些泛泛之辈。所以故意没在岔口留下暗记,想看方裴能不能发现异样。他琢磨着四人要半个时辰左右才能到,到时候自己早就料理了下面那六人。没想到自己还没出手,他们就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后面,正往这边赶。”刘佳能瞪他一眼,没好气道。“怎么样,还有别的点子吗?”

    他与王才银打了多年交道,还不知道他那点心思。他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,但总想证明自己比别人强。听了他口气,便知他是故意不给自己等人指路的。所幸这一次不过是六个庸手,不会出什么差错。但若是劲敌,他当真是百死莫恕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如何处理,还要禀告了总管才能定夺。他现在关心的,只是二公子的处境而已。见王才银先来一步,便想问明情况。

    “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!”王才银哈哈一笑,一脸不屑。“要是有别人,我还会坐在这里看戏?不过没有我留的暗记,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”

    刘佳能一向以谨慎为主,他是知道的。但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,王才银便忍不住想调侃他一番。

    但最让他好奇的是,还是他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。当初二公子发现不对,也是临时变向。没有打斗痕迹之下,他们又是如何发现不对的?

    “这次要不是没有他,咱们都被你给耍了。”刘佳能白他一眼,没好气道。“不过这小子感觉倒是准,没准能派上大用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不觉得如何,以为只是瞎猫遇上死耗子。但此时被王才银提及,这才觉得异样。这小子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本事,不然怎么能这么精准找到此地?有他这等本事在,自己等人可以解决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他?你没开玩笑吧?”王才银将送到嘴边酒壶挪开,好奇打量着武长风。“他又不是武神,怎么可能有这般能耐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三等武师,自身能感受到旁人气场不会超过一里。这里离岔开之地少说有五里之地,他又是如何知道的?他心痒难挠,却也不敢贸然发问。

    武师都有自己的看家本事,为了保密自然不会对旁人说。而对于别人的特殊本事,自然是不问的好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感觉罢了,没刘叔说的这么神。”武长风尴尬一笑,摇了摇头。“或许我和公子相处久了,能察觉到他的气息吧!”

    他不想事情闹大,只能找这么一个借口了。说自己鼻子灵一点,或许能引开他们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也极为难得了,想不到你小子竟然有这般本事。”王才银嗯的一声点头,脸上却有些许失落之色。“时候差不多了,该让公子歇一歇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与武长风二人说着话,两手却是不停。借着月光,能清晰看清场中情形。他左手操着酒壶,时不时给自己灌上两口。右手我这一把石子,时不时弹出一两粒。

    他为人看着散漫,心却极细。石子弹出之际,正是二公子左右难支之时。但他出手的力道与位置又恰到好处,让场中六人瞧不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好心,还怕累着二公子了。”刘佳能斜他一眼,脸上满是不快。“发现他们之时,你为何不暗中料理了这六人?”

    他见王才银泰然处之,仿佛身在场中的不是二公子一般。见自己到来才这般假惺惺的说话,明显是让自己下场。遇上他这么一个人,刘佳能心里如何能痛快了?

    “你也忒小瞧公子了,不怕坏了公子的事?”王才银气定神闲,反而一脸笑眯眯神色。“公子也该历练历练,免得以为王府真能在江湖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武林宗门虽然忌惮王府,但并不是一味的怕。公子总觉得有了王府这道护身符,便可高枕无忧。也该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,什么叫做江湖了!

    “就你好心,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!”刘佳能只是拉下脸来,并没有怒色。“你不肯出手就明说,说这番道理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不等王才银答话,刘佳能已然飘身下了横枝。围着六人场外转了一圈,六人已无声无息倒下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,着实让武长风大开眼界了。自己只觉身旁一阵风略过,随后便没有了刘佳能的影子。回头再看时,刘佳能已经与二公子站在了一处。而圈外六人,则不知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别愣着,咱们也下去瞧瞧。”王才银朝武长风微微一笑,脸上带着几分自豪之色。“假以时日,你也能有这般武功。”

    刘佳能这一手实在是太高了,只片刻的功夫就将六个六等武师放到。他扪心自问,也能做到这般。但想如此悄无声息,却有点困难。而见武长风一脸羡慕的神色,他也感觉到了荣耀。同为武者,理应受到这般尊荣。

    “刘叔你们来了?我能解决他们!”黄诚泰一脸兴奋,一副意犹未尽模样。“只需半个时辰,我一定能制服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还觉得自己不敌,心有顾忌之下有些狼狈。但不知为何,自己竟然渐渐占了上风。他越打越是起劲,对自己武功也越来越有信心。正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料理了这六人之际,刘佳能却将六人收拾了。

    兴奋之余,难免有些失落。如此强劲的对手,竟然不是落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,我说什么来着!”王才银脸上带笑,朝公子行了一礼。“让你别多事,你却不听。这下好了,败了公子兴致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与刘佳能合作多年,两人各有长短。但两人均是心高气傲之人,面和心不合。此时抓住机会,他自然要好好嘲笑一番刘佳能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认为,真能打得过六个六等武师!”刘佳能白了王才银一眼,沉声说道。“若不是老王出手,公子觉得能和他们打这么久?”

    刘佳能如何看不出王才银那点小心思?想栽赃嫁祸给自己。他正好借着机会,倒打王才银一耙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刘叔王叔这又是何必?”黄诚泰无奈,也颇为头疼。“这些是什么人,竟然如此大胆。”

    经刘佳能这么一说,他有些恍然。以自己这点武功,还真斗不过这些人。但二人斗嘴,他还是看得出来的。身为王府中人,有这般争强好胜之心是好事。但无休无止,倒让他夹在中间难以做人了。是以岔开话题,不再讨论此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凌王府果然好本事!”一声冷笑,带着六道人影而至。“杀伤我门下弟子,真当我碧水宗是泥捏的不成?”

    来人身穿青衫,均是年过半百的中年人。瞧他们气势,似乎不输刘佳能二人。而听他们口气,好像正是奔着自己几人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