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更是将眼力催动到极致,扫视着四周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“前面好像有人,咱们要不要去看看?”又行出五里左右,武长风开口说道。“若是与公子错过了,那咱们可就白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好翻过一座山坡,正好俯视前方。虽有树木遮挡,但他还是能看到五里以外的情形。

    前方有六人围成一圈,将一人死死围在当心。在他眼力之下,能认出那人便是二公子。至于王才银,他却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方裴放缓了速度,皱眉问道。“二公子要是出了什么事,可不是咱们几个的性命能抵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四人所行方向是沿着玉山而去,其间有几条岔道。武长风所指方向与去玉山的路不同,让他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不是十分肯定,但隐隐觉得有人。”武长风脸色平静,心下却有些发急。“咱们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。”

    他能清晰看见五里之外的情形,自然有十足的把握。但他这门本事不宜让人知道,所以才说得含糊其辞。

    而见黄诚泰被六人围在当心,眼见便要不敌。若是去晚了,恐怕二公子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是不错,不如咱们分头行动。”方裴脸有赞许之色,却仍不敢大意。“你与老刘往那边,我与小章继续往前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年纪轻,方裴不敢轻信他所言。但二公子性命要紧,不是他能马虎的。武长风能得二公子赏识,已是难得。加上钟震峰的垂青,想必他有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此时正如他所言,还是谨慎些为好。宁求无功,也不能有过。当下快刀斩乱麻,分配起众人来。

    “老刘,你知道该怎么做!”方裴一脸沉肃,越发显得不安。“若是遇上二公子,通知咱们一声。”

    他们人手本就不够,现在又分成了两拨。若是当真遇上劲敌,恐怕都要交待在这里。但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如此安排了。

    刘佳能点了点头,一脸凝重。朝武长风点了点头,示意他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四人分成两拨,方裴与章横仍旧朝前行。

    “方师叔就那般相信他?”章横忍不住,开口问道。“我看他不过是信口胡诌,不想和咱们待在一起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与武长风同在一个书院,知道武长风那点能耐。若是他有这般直觉,也不会得了第一庸才的名头。此时见方裴竟然相信了他的话,这才问起缘由来。

    “你呀,就别这般小肚鸡肠了。”方裴叹一口气,摇了摇头。“任总管派你出来,你可知道深意?”

    他听了章横口气,知道他心怀不满。武长风等级虽然低了点,但为人不失冷静。自己几人连番套话,却没从他嘴里得到半句有用的。只凭这一点,武长风便高了章横一头。

    见章横遇事还是这般毛躁,便开始教训起他来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是怕我临敌经验太少,以后会吃亏。”章横淡淡说道,脸有不屑之色。“就这些小毛贼,我还能应付得来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是傻子,如何不知道任云霄的一片苦心了?再怎么说,他也是天岳书院第一天才。有些事不用明言,他也能猜出一二来。

    “江湖上人才辈出,纵使毛贼也不能轻视。”方裴眉头微皱,沉着脸说道。“任总管若是只有这般用心,便不会派你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过来人,知道眼界有时候比武功更重要。章横说的并没有错,但不是全部。能在江湖上多走动,不仅仅是临敌的经验。更为可贵的是,临敌时的判断与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倘若只是丰富他临敌的经验,只需让王府的武师与他切磋一番。又何必派他出来,徒给自己添麻烦了?

    “不只是这些?”章横‘啊’了一声,一脸疑惑。“不止这些,那还有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他对方裴还是极有好感的。为人亲和不说,武功也高。见识远超一般人,最重要的是有问必答。自己不懂,自然要问上一问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曾想过,这件事是不是碧水宗借二公子出府设的一个局?”方裴微微一笑,不厌其烦的与他说起来。“你还是太年轻了,不是什么事光靠武功就能解决的!”

    他见章横变得恭歉起来,此等情形下的他最容易受教。更何况章横武功修为确实不差,值得好好栽培一番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章横彻底懵了,一脸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他确实没有考虑过这些,经方裴提及才恍然大悟。倘若当真如此,不但二公子有危险。就是自己几人,恐怕也难逃毒手。

    但,碧水宗不至于为了几个弟子,而与王府大动干戈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豁然开朗。低头不语,细细想着这件事背后的种种可能。

    方裴见他一脸思索模样,也不打扰。两人继续赶路,朝玉山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刘佳能虽然好奇,不知武长风为何会觉得公子会在此处。但见武长风一脸的焦急,只是拼命赶路。知道多问无异,反而会打草惊蛇。当下只是跟在他身后,直朝武长风所指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全力催动‘不远万里’,只一盏茶的时间,便奔出了四里之地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人!”刘佳能脸色一沉,低声道。“你小子还真有点本事,我倒是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为三等武师,直觉已远超常人。但纵使如此,也只能关照周身里许之地。没想到武长风直觉竟然这般敏锐,五里之外便发觉了异样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感觉罢了,没想到真有。”武长风露出意外之色,紧绷的脸却松了下来。“前辈感觉到了?他们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他故作不知,是为了减少刘佳能对自己猜忌。而到了这里,他已经能看清二公子那边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原来王才银早就到了,只是没有出手罢了。他此时正坐在一颗树上,悠然自得的喝着酒。而二公子似乎不似先前那般压抑,应对六人游刃有余。见了此等情形,武长风这才送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六人,不是什么硬茬。”刘佳能点了点头,双眼微眯瞧着前方。“咱们悄悄过去,以防有变。”

    他见六人武功均是不凡,想必碧水宗知道了后山的事。与此同时,他也发现了在树上喝酒的王才银。有他在,二公子性命可保万全。是以他并不着急,想看清周围情况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,这才是生存之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