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想到王才银方才的一番话,当真让他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什么叫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?章横这般就是典型。但他毕竟念着同门之谊,不想天岳书院被人看轻。虽然恼怒章横这种做法,却还是替他解围。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,打过才知道。”王才银点了点头,颇为欣赏武长风的气度。“改天你们切磋一番,免得他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。”

    他嘴上不饶人,却并不是一味的让章横难堪。像章横这种天之骄子他见得多了,很多都是因为自负而浪费一身好资质。他不想章横重蹈覆辙,便时常用言语来挤兑他。此时有武长风如此好的对手,他岂能放过?

    “我看不必了!”武长风悻悻一笑,心下却是一紧。“我是技师,没必要证明自己武功多高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傻,能看出来王才银想用自己来当磨刀石呢!虽然他极想与章横比试一场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“切磋一番又不要紧。”章横抓住机会,想表现自己。“更何况你是第一庸才,输了也不打紧的。”

    他轻功虽然不及武长风,但却有把握胜他。他自从进了王府,便得任云霄看中。提点他几句之后,他武功更是突飞猛进。这半个月来的苦修,他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五等的水准。只是任云霄说他还需要打磨一番,他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章师兄的武功谁人不知了?”武长风咬着呀说道,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章横。“更何况我身为二公子侍卫,不能随便走动的。”

    他好心替章横解围,没想到他蹬鼻子上脸了。等自己武功超过他了,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番。现在嘛,还是要用二公子来挡一挡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谦虚!”王才银冷哼一声,看出武长风的愤恨。“都是一家人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不过你说得确实有理,要问过二公子之后才能定夺。”

    他自身桀骜不驯,却是一位极为正直之人。见武长风言不由衷,不禁对武长风冷嘲热讽起来。但武长风所说确实也有道理,他这才嘴下留了情。

    五人谈论一阵,天色已经黑了下来。但几人一路狂奔,却没有见到二公子的影子。以他们这般速度,应该早就追上了二公子才是。

    “老王,有些不对劲!”方裴见势不妙,胖脸上没了笑容。“你先到前面去探探路,免得二公子真有了什么闪失。”

    他们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二十里地,到了碧水宗的地界。王府与碧水宗一向不和,他隐隐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看二公子是真遇上急事了,不然他也不会这般。”王才银点了点头,脸上同样凝重起来。“我先去望望风,见到二公子便让他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蓦然加速,消失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与二公子杀了碧水宗的弟子?还是六个七等武师。”等王才银走远,刘佳能开口问道。“二公子不过六七等的实力,你小子倒是深藏不露啊!”

    他说话透着几分温和,语气自带一股亲切。方才的话他都听着,知道武长风绝对不止九等的水平。

    “人不是我们杀的,但也与我们有点关系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朝刘佳能点了点头。“小子若是有这般能耐,也不会养伤半月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当初的情形,他还有些余悸。但现在他已经练成了粉骨掌,再遇上他们,未必不能脱身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杀的,又是谁?”刘佳能一脸好奇,饶有兴致的问道。“不过你能逃脱六个七等武师的追杀,武功也是不弱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听说了二公子的事,却并不具体。只知道二公子遇上碧水宗的行刺,差点丢了性命。最后二公子为了此事,想让王爷出头。最后不知什么缘故,王爷竟然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钟震峰钟前辈,不知道刘叔听说过没?”见他仍旧不死心,武长风只能拉出钟震峰来了。“他门下弟子下的手,所以和咱们动手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钟震峰的威望,想让他们知难而退。而他们都是府里的人,不会将这个消息透漏出去。但也不想给钟震峰惹麻烦,所以干脆自己顶了这个锅。

    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

    “钟老身体可好?有时间带我去探望他老人家一番。”刘佳能一脸恍然大悟模样,带着几分深意瞧着武长风。“你小子倒是命好,能碰上他老人家。”

    他以前便在钟震峰手底下做事,对钟震峰颇为敬重。只是后来钟震峰离府没有告诉任何人,所以他们多年未见面了。此时从武长风嘴里听到钟震峰的名字,自然想再去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与钟前辈也只是一面之缘,能得他老人家垂青实是幸事。”武长风无奈笑笑,不失恭敬。“他老人家喜欢清净,恐怕不喜欢晚辈叨扰。”

    虽说钟震峰武功修为极深,可以点拨自己几句。但若是让二公子知道,恐怕会对自己起疑心。他不愿以身犯险,所以干脆推掉。

    刘佳能‘嗯’了一声,便不在多问。他知道钟震峰的性子,确实如武长风所说一般。若非不然,他也不可能一声不响就离开王府了。

    物依旧,人已不同。

    四人不再说话,周围变得安静下来。此时正是金秋十月,淡淡的菊香若有若无。闻之清凉,让人心神不由一静。

    四人又行出五里,方裴蓦然停下。在一棵碗口粗的树干前摆弄一番,似乎是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好,二公子出事了。”看过暗记毁掉之后,方裴带着几分忧虑说道。“咱们得快些了,我怕老王撑不住。”

    王府武师有内外之分,他们属于府外办差的。商量好了暗记,方便互通消息。

    “严不严重?要不要再派些人手?”刘佳能望着方裴,带着询问之色。“若是碧水宗,咱们这几个人可不够他们塞牙缝的。”

    出了王府,第一是自救,其次才是救人。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之下,最好的办法是向王府求援。

    “不用,咱们尽快赶过去便是。”方裴看了一眼四周,沉声道。“老王没说多少人,只是告诉咱们二公子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他也极为头疼王才银,做暗记往往只是那几个简单的意思,让他摸不清虚实。但王才银轻功确实了得,往往能赶在前头抵挡一阵。

    有他在,纵使再多人,他也能护得二公子周全。当然,要来人不是碧水宗那些老不死的才成。

    得知二公子有危险,四人催动内力更急。奔行起来,比先前快了一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