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无妨,我只是随便看看!”武长风伸手,准备去拿回那本秘籍。“多谢前辈厚爱,小子随意观瞧一番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极为着恼,只想将这老者赶走。但对方管理此处,要走也是自己。所以他只能厚着脸皮,求老者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成!”不等武长风拿到秘籍,老者已伸手将他手臂拿住。“我虽不能干涉你们看心法,却也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    内功心法与武功秘籍是两回事,不可同日而语。武功秘籍练得越多,对自身益处越大。但内功心法若是练杂了,无异于自杀。他见武长风是可造之材,不能由他胡来。

    “咦,你小子究竟几等?”他抓住武长风手臂,内力自然外放。不知不觉,一丝内力钻入武长风体内,将他身体情况看得一清二楚。“你究竟是什么人,来王府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一般来说,习武越久,对身体的改造越强。他发觉武长风骨骼比一般人要粗壮,所以对武长风起了疑心。随即内力流转,又发觉他脑海虚空已经铸成。凡武师不到七等,绝不可能铸就脑海虚空。武长风说他只有九等,这不是明摆的欺骗自己吗?

    “小子出身天岳书院,的的确确只有九等”武长风手臂被他抓住,自然而然生出抗拒之意。“我来王府只是为了混口饭吃,没有其他目的。”

    他方才看了一遍玉心诀,已然将玉心诀弄懂。情急之下发力,自然而然用出了玉心诀的掌力。

    只听‘嘭’的一声,两人拳掌相交之处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我倒是小瞧你了。”两人各退一步,书架因掌力之故,也滑出数步。“你小子究竟是什么人,怎么会碧水宗的内功心法?”

    他方才盘问武长风,怕伤了他,不敢用全力。没想到这小子扮猪吃老虎,居然会玉心诀的内力。

    “朱老,您老这是在干什么?”听了楼上动静,黄诚泰跑了上来。“他会碧水宗的内功心法,朱老您没开玩笑吧!”

    他上来之时听见朱老所言,不禁摇头失笑起来。武长风是从天岳书院招来,自己打听过他的底细。而且武长风与张成亮两人有过节,自己两人性命差点丢在张成亮手上。若说武长风是碧水中的人,他绝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问他!”朱老一甩衣袖,冷冷等着武长风。“他方才与老夫对掌,用的便是玉心诀。”

    朱老见二公子到来,也不便多说。但武长风方才发出的掌力,的的确确是正宗的玉心诀。虽然武长风翻看了玉心诀,但他绝不相信武长风能如此快将玉心诀学会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黄诚泰一脸好奇,不禁露出狐疑之色来。“难道是碧水宗演的苦肉计?”

    他虽然对武长风极为信任,不相信他是碧水宗的人。但朱老毕竟在府上呆了数十年,不会平白无故冤枉他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玉心诀!”武长风点点头,承认其事。“不过我不是碧水宗弟子,只是方才翻看秘籍现学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清楚,自己不过初来王府。与他们这些老一辈相比,确实人微言轻。是以他急着解释,不想让二公子误会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这般本事?”黄诚泰点了点头,相信武长风所言。“你倒是学得快,看一眼就会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与武长风共过生死,又得武长风相助炼成了助精丹。倘若他当真要对王府不利,在后山便可对自己下手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!你就这么相信他?”朱老见黄诚泰神色,老脸立时拉了下来。“玉心诀不是一般武学,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学会的。”

    玉心诀之所以能成为碧水宗的秘门心法,不是没有他的道理。这门心法并不难练,但想精通,没有数十年苦功是不可能的。武长风说的轻巧,看一遍就会。除非他是奇才,不然怎么会这么容易掌握?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说自己苦修十年也难得寸进。这种说法,岂不是极为矛盾?

    “他救过我性命,不会害我的。”黄诚泰微微一笑,目光赞许望着武长风。“不过我也有点不解,你证明给朱老看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亲自派人去查的武长风,知道他第一庸才的名号不假。自己虽相信武长风,但别人可未必。若不能消除这些人的顾虑,武长风以后很难在王府待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切听公子安排便是!”武长风脸上一喜,恭敬说道。“不知公子要我如何证明?”

    他见黄诚泰选择相信自己,心里自然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只看了一遍玉心诀,便学会了?”黄诚泰若有所思,望着武长风。“你既然有这般本事,那让朱老挑一本心法。你观看一遍,再与朱老过招。只要能使出那门心法,我想朱老也不会为难你了吧!”

    虽然说看一遍便能学会,有点匪夷所思。但钟老说过,他天资极佳。相信以钟老的眼光,这件事难不倒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请朱老挑一本秘籍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伸手示意。“方才得罪之处,还请前辈见谅。”

    虽说他没有十足的把握,所有秘籍看一遍就会。但二层内功心法虽然精妙,却难不倒他。经过半个月的摸索,他已经清楚了医仙那张药方的妙用。过目不忘是其中之一,另一个却是领悟。

    他天资本就卓绝,加上那张药方的调理,领悟能力绝非一般人能比。没了顾及之后,他便将这等超人的本事展现出来。这也是他看了一遍玉心诀,便能使用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“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!”朱老一张死鱼脸,转身去挑秘籍。“习武之人磕磕碰碰,又有什么要紧。只要你能做到公子所说那般,老夫请你见谅才是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便是说,如果用不出来,就不要怪他下手无情了。心怀鬼胎潜入王府,其罪胜过刺客。就算朱老当场将他毙了,也不算为过。

    朱老随手取过一本秘籍,抛给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伸手接过,一页一页翻看起来。一盏茶左右的功夫,武长风缓缓闭上眼睛。三次呼吸之后,武长风重新睁开眼睛。微微一笑,双手将秘籍送还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心法!”武长风笔直站立,显得神定气闲。“只是小子初领悟此心法,还不甚精通。烦请朱老手下留情,不要让晚辈太过难堪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不是朱老对手,所以先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放心,不会要了你小命。”朱老见他这般,脸上带着几分狐疑。“只要你使的对了,老夫绝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他也有些相信武长风学会了霜星诀,是以也不敢轻易将他伤了。徐徐拍出一掌,用了两成力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