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郭师妹,你不记得我了?”黄诚泰见状大急,踏上两步说道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“我是诚泰师哥啊,上个月还与你一起种花来着。”

    他见郭雨霜这般,心下一阵怜惜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着急,要将助精丹练成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啊,你怎么来啦?”郭雨霜退后几步,显然是被黄诚泰吓着了。而后听他说话,歪头思量片刻,这才记起他来。“哥哥你骗人,那些花根本没有长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记起了黄诚泰,便没那么害怕了。大着胆子站在了两女之间,却仍旧对武长风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花儿要时间才能长出来的。”见她认出自己,黄诚泰大喜,朝她招招手。“哥哥今天陪你去抓蝴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以前师妹虽然对自己冷淡了一些,但仍旧无比亲切。此时却要他好一番劝说,才能让她记起自己。他本就对这个师妹有爱慕之心,见她如此,又如何不心疼了?

    “只有我和哥哥去吗?”郭雨霜露出询问神色,开始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他是谁,我不要他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已经走到了黄诚泰跟前,挽起了他胳膊。四处张望着,似乎在寻找蝴蝶。

    此时乃是九十月的天气,又哪里有蝴蝶了?

    黄诚泰见她自顾自的张望,这才回过头来看了武长风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挺好,说不定公子能顺理成章成了她的夫婿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眼神中露出不可名状的味道。“治好了她,二公子反而没法和她这般亲近了。”

    他能看得出来,黄诚泰有些犹豫。若他这个师妹以前便和他这般亲近,他自然不会是这种表现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父王又怎会答应?”黄诚泰露出苦笑,缓缓摇头。“她的病,终究是要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如何不喜欢现在的小师妹了,他从来都没有与师妹这般亲近过。如果可以,他希望能一直守在这里,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公子可以生米煮成熟饭,然后再将她治好。”武长风明知不可能,还是忍不住打趣道。“如此一来,郭小姐便只能认命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两人是主仆关系,但经历了生死之后,两人私下里的感情极好。有这样调侃他的机会,武长风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?”黄诚泰有些着恼,却无奈摇摇头。“更何况师父那一关也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他真正想要的,是师妹能够快乐。若是当真如此,师妹恐怕要怨恨自己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公子还等什么?”武长风叹口气,情之一物可以让人无私。“助精丹服下会昏睡一阵,公子要有所准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见二公子如此,实在提不起兴致再戏弄他一番了。一个用情至深之人,很用意触犯他逆鳞。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与郭雨霜攀谈起来。待她放心之后,黄诚泰这才拿出丹药,骗她服下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郭雨霜眼神开始变得迷离,昏昏沉沉睡去。黄诚泰吩咐两句,两位侍女便将她送入房中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回去!”等安置妥当,黄诚泰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这个师妹的脾气,醒来后发现在王府已经很气闷。若是再瞧见自己,她一定羞于见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等等?看看效果?”武长风颇为诧异,忍不住问道。“反正没什么大事,在这里领略一番美景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看出了黄诚泰眼中的不舍,想找个借口让他多待片刻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又不是生离死别。”黄诚泰横他一眼,决心去找那本《堂前礼后》看看。若是真能做到那般,还怕俘获不了师妹放心?“还是先将你的事情处理好,以后也方便些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便不再多说。黄诚泰吩咐两女,等师妹醒转通知他一声。随后与武长风一起上了小船,驾船朝另外几座小岛而去。

    “那两位姐姐……”武长风驾着船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的侍女,对我很忠心,不会说出去的。”黄诚泰白他一眼,脸上却露出笑容。“怎么,你想要?”

    能有武长风这样的人在身边,自己可谓轻松许多。他能想到这般细节,倒不怕自己会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放心,问问而已。”武长风连忙摆手,解释道。“公子的侍女,我怎么敢要。”

    他也好奇,难道自己进府之前公子没人伺候?此时听他一说,这才释怀。但王府突然招了三十人进来,他仍旧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是六品技师,七品以下都能服侍你。”黄诚泰见他一脸假惺惺,没好气说道。“她们挺可怜的,你若真想要,好好待她们。”

    两女皆是师父救回的孤儿,只是因为体质之故,习武难有所成。便改为技师,专门服侍他。

    “公子执意如此,那属下就却之不恭了。”分配了住处,总要有人打理。“有件事我一直想问,只是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极想知道招三十人进府,究竟是为了什么。并不是他怕有什么变故,只是想防范于未然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你就说,吞吞吐吐的。”他心情低落,所以说话都没好言语。“只要你管住你的嘴,别到处乱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对武长风还是极放心的,只是忍不住提醒一句。武长风机智更胜自己,知道轻重。

    “府内出了什么事,突然招了这么多人进来?”他见黄诚泰不耐烦,便开门见山说道。“若没什么大事,王府不会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难得的机会,错过了,自己恐怕再没有机会问了。

    “是大姐要成亲,父王不放心。”黄诚泰叹口气,一副若有所思模样。“此事极少有人知道,你别声张。”

    王府小姐出嫁,一般会有人陪嫁过去。像凌王这等身份,三十人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两人闲聊之际,已看了几处小岛。岛上情形差不多,都是独墅。存在区别的,就是小岛的大小。武长风最后选了一座离二公子最近的岛,便与二公子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,见不过晌午,黄诚泰便提议去文书院。

    他极为好奇武长风口中所说的那本《堂前礼后》,也想兑现了自己的允诺。当初寻找虎刺梅之时,他答应过让武长风去文书房二层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觉半日有些短,但没有推辞。自己待在二公子身边,有的是机会进文书房。自己记忆力惊人,不差这半天。

    而与张成亮一战,他深刻认识到自己武功的不足。但想短时间内修成一门厉害武功,只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。但若是修炼一门保命的功夫,倒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两人说笑间,便朝文书房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