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武长风到了二公子小院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不等他入内,黄诚泰已然一脸焦急冲了过来。一把拉住他,直朝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也不急在这一时。”见黄诚泰一脸焦急,武长风颇为无奈。“咱们这是要去哪里,我挑住处的事还早吧!”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后院是府中众人家眷所住之地,见二公子带着自己向后院而去,便与二公子开起了玩笑。但他心里清楚,黄诚泰一脸的焦急之色,绝不是因为自己入住后院的事。

    嘿,看来二公子也是性情中人,来了个金屋藏娇!

    “瞧把你美的,有时间你自己去挑,我才懒得管你呢!”黄诚泰没好气瞪他一眼,知道他是明知故问。“此事不准乱说,坏了师妹的名声,我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他对武长风是又爱又恨,真拿武长风没有办法。自己做什么事,只要有一点苗头,他便能猜出个所以然来。但有些事不方便外人知道,却又需要人帮忙。无奈之下,也只能带着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在公子眼中,还是不如你那师妹啊!”武长风叹了口气,一脸埋怨之色。但他心下暗笑,装作一脸惊讶继续问道。“难道公子那位师妹就在府上?”

    两人虽是斗嘴,但脚下却是飞快。眨眼的功夫,两人已到了王府后院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眼前情景,不由暗叹一声。不愧是王府,果然气派。

    后院并非当真是一片院子,而是一片湖。

    一望无垠,水波碧绿清澈。伴随着晨风,淡淡清香入鼻。让人头脑一清之际,又让人沉醉其中。

    湖面上水汽袅绕,隐隐有小岛。似真似幻,如梦如境。仙境所居,恐怕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吃什么长大的,脑子怎么这么好使。”黄诚泰脚下不停,已当先跳进了一条小船。“以你这般聪明才智,不可能会有第一庸才的称号才是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武功过人,为人机智,可堪大用。是以差人去打听了一番,免得让人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最后得到的汇报,却让他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十年前武长风父母为救医仙一家,被人所杀。医仙下落不明,仇家也不得而知。之后遇见一个疯癫的老头,从此两人相依为命。但也正因如此,本来天资极好的武长风,武功却难得寸进。十年苦修,也只是九等武师,因此落了个第一庸才的名头。

    他来路算正,侠义之后。但第一庸才的名头,确实与他不符。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能不能不提前尘往事?”武长风一脸尴尬,掩饰不住的羞愧。“还不是被那疯老头折磨的,你就别取笑我了。”

    被人提及自己当年的糗事,又有几人能坦然接受了?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提就是了。”黄诚泰见他神色,忙闭口不提此事。“不过我真的好奇,你这脑袋也太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让人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,确实不是一件好事。但偏偏这等本事,谁都想得到。身为凌王府二公子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《堂前礼后》是本好书,公子有时间可以看看。”武长风松了口气,脸上又恢复了风轻云淡。“多揣摩,便能知道其中深意。”

    他并非天才,只是记忆力惊人而已。在天岳书院十年,除了整日患得患失以外,便是苦练武功。当他眼力恢复以后,便能静下心来想许多事。

    回首自己过去的十年,无不是别人的冷言冷语。但细细想来,其实他们的目的比较简单,只是为了图一时之乐罢了。

    而《堂前礼后》中记载的事例,比他身临的要严峻得多。轻则家破人亡,重则遗臭万年。想到对方那些人的目的,才真正让武长风胆寒。

    是以他将这本书记住之后,与人交往,无时不刻在思考对方的目的。与二公子接触一番,再从他举动推敲,很容易猜出其中原委来。

    “《堂前礼后》?这本书真的有这么神?”黄诚泰若有所思,却不记得有这么一本书了。“你是说看透了这本书,就能将别人看透?”

    他虽不觉真有这么神的书,不然天下间哪里还有傻子了?但从武长风的蜕变来看,他倒有些信了武长风的话。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兀自划着船,并不回答自己问话。只得一边指示方向,一遍独自思索其中得失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朝着一座小岛而去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岛上丛林密布,了无人烟。到得近前,鸟语花香,亭台楼阁,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多问,停了小船,与黄诚泰一道上了小岛。

    刚踏上小岛,飘飘然出现两位侍女。粉黛薄纱,婀娜多姿。步履轻盈间,带着莫名的韵律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看便知,两人是专修舞姬的技师。而从两人的举止神情来看,恐怕不低于七等。

    武师习武,分刀枪剑戟、拳掌脚身之类。技师细分下来,也有琴棋书画、歌舞膳食。雅俗之间并无高低贵贱,只论等级。纵使技师中六等的厨子,也强过七等的舞姬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文书院一层武功秘籍只有五百册左右,而技师类则有上千册的原因。

    由两位妙龄女子引路,两人很快到了一座小院前。院中一座小亭,置有石桌石凳。居高临下,可窥半个小岛。

    武长风在亭内观看四周景色,黄诚泰则一脸焦急盯着墅楼方向在瞧。

    “咱们今天可以去抓蝴蝶了!”片刻之后,一声银铃传来。如同天籁,令人心神愉悦。“姐姐也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三女并肩出了墅楼。旁边两人脸上挂着薄纱,是武长风先前见过的。中间一人反而没挂,绝美容颜呈现眼前。

    粉腮墨黛之间,带着几分冷艳。如水黑眸之中,蕴这一汪清澈。顾盼生辉之际,又不失天真浪漫。婀娜身段处,更留有几分韵味。如此娇艳女子,世间恐怕没有一个男人能挡得住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了,也不禁暗赞一声,难怪二公子情陷此女。

    只是他隐隐觉得,此女冷艳孤傲应当是本性,活泼跳脱却是因为精神之故。她如此这般最为诱人,治好了或许会少几分亲切,多了几分孤傲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们是谁?”郭雨霜本来兴致勃勃,见了黄诚泰二人,立时缩在了他们背后。“我怕,我要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拉着两女,此时见了生人,却露出胆怯来。若不是两女眼疾手快将他拉住,恐怕她早已躲会屋内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