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药房是重地,一般人不能入内。但炼丹房却不是,府内人员持腰牌便可入内。

    武长风寻了一个丹炉,又找了一些简单的药材开始炼制。

    在武长风看来,炼丹其实与炒菜差不多,火候最为关键。他有眼力相助,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细微变化。一上午的时间,便掌握了其中关键。

    当他准备炼制更为精妙的丹药时,唐万能突然到来。告知二公子找他,便与唐万能回了西院。

    刚进二公子小院,便见二公子独自一人坐在凉亭。独酌独饮,气氛凄凉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,武长风心下一沉。朝唐万能使了个眼色,自己一人到了二公子近前。

    “你来啦!坐!”黄诚泰神色凄然,脸上已露出几分醉意。“让你坐你就坐,哪来那么多规矩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没动静,二公子没好气的说道。但只说了此事,他便不再说话。仍旧独酌独饮,气氛显得极为凄凉。

    “事情进展的不顺利?”武长风无奈,只得坐下。“难道王爷就这般狠心,让公子吃了这个亏?”

    见二公子神色,便知定是如此。但此事是他父子之间的私事,他不便多问。

    “他忙着朝廷的事,哪里有时间管我!”黄诚泰又替自己倒了一杯,一饮而尽。“从小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有了性命之忧,父王一定不会不管不顾。但出乎他意料,父王只是问了经过。知道张成亮已死,便不再与自己讨论此事。他心中气闷无处发泄,只能借酒消愁。

    “想必王爷也有难处,公子不该如此。”见黄诚泰又倒了一杯,武长风伸手将酒杯按下。“公子,咱们还有许多事要做,喝酒误事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没碰上这样的事,但想想就足够让他心寒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,比我这条命更重要?”黄诚泰摇头甩开武长风手,又将酒一饮而尽。“枉我替王府着想,他却这般不管不顾。我看我就是死在碧水宗手上,他也未必会为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借着酒劲,他将心中不满发泄出来。实在是他压抑太久,而武长风又值得信任。不然,他也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“公子,慎言!”武长风叹口气,接着劝道。“王爷一定是有苦衷的,你这又是何必?”

    他暗叹,二公子这个牛脾气,真的劝不动。自己能力有限,只能好言相劝。

    “苦衷?”黄诚泰冷哼一声,想接着倒酒,却被武长风拦着。“还有什么比自己儿子性命更重?我要是他,早就杀上碧水宗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身居要职,考虑的不仅仅是王府。”武长风见劝他不动,只能开导。“碧水宗可是数一数二的宗门,当真动起手来,可不是一两条人命能解决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能想到,一个保四方安宁的王爷,身上的责任有多么重大。若是他当真为自己儿子出头,恐怕有不少人会觉得他因公徇私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会替他找借口,你到底是站在那一边的?”鹤嘴酒壶被武长风按着,黄诚泰越发气闷。“难道此事就这样算了?”

    经武长风这么一说,他倒有些释怀了。只是面子上拉不下来,仍旧一副气愤模样。酒壶被武长风按住,他也不再去取。只是斜倚栏杆,盯着武长风瞧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公子手底下当差,自然是向着公子的。”武长风见他动容,忙接口道。“只是王府不存,属下也无法为公子效力了。”

    这斟酌了片刻,才说出这句话。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这是人心。以二公子的见地,不会不知此节。与其说些违心的话,还不如直言相告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敢背叛王府不成?”黄诚泰白他一眼,开始整理仪容。“你小子看得倒远,如此说来是我的不是了?”

    他嘴上虽然如此说,但心下明白。王府若是不存,自己这个公子便不在。武长风话说得好听,不让自己颜面尽失罢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,只是就是论事。”见黄诚泰恢复往昔,武长风暗松一口气。“当务之急是将助精丹练成,我怕虎刺梅活不过三天。”

    他早间去瞧过那珠虎刺梅,已经有些萎靡不振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疏忽了,咱们去看看。”他猛然醒悟,一脸焦急。“喝酒误事,此言不虚。”

    助精丹对他来说极为重要,头脑发热之下,差点将此事忘了!

    两人说话之际已经起身,朝院中花坛走去。罗无双二人见二公子神色缓和了许多,松口气之下已过来收拾。

    “你炼过丹药没有?”见拉耷着的虎刺梅,黄诚泰确实急了。“我只知道配方,不知道如何炼制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打算让丹药房帮忙炼制,准备自己亲力亲为。但武长风不一样,值得自己信任。而他又是技师,或许知道如何炼丹。

    “略懂皮毛,也是早间才去试了一番。”武长风脸有谦逊,如实相告。“助精丹易炼,公子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卖弄的意思,在二公子面前这些伎俩还不如不用。只是事情找上门,自己不能推辞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挺上心啊!你现在是几品技师?”黄诚泰回过头来,一脸诧异瞧着武长风。“你真有把握,能将丹药练成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身手不差,却只是九等技师。但见他如此有把握将丹药炼成,如何能不诧异了?

    经过张成亮一事,他已将武长风看成了知己好友。他先前便听武长风说他不过九等,但从他表现来看,恐怕不止九等。若是等级较高,自己倒可以安排更好的职位给他。

    “侥幸,六等!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并无得意之色。“公子放心,一定不会让公子失望。”

    让一个六品的技师炼丹,便是最好的保证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倒是小瞧你了。”黄诚泰满意点了点头,又重新打量起武长风来。“做西院领队,不亏待你吧!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武长风武功不仅了得,技师更是超出想象。王府虽大,六品技师也是屈指可数。他能到六品,自然能做到领队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算了,刘领队挺负责的。”他早有了准备,但从黄诚泰嘴里听到,还是有些惊讶。“我跟在公子身边就是,职位什么的并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话虽如此说,心下却忍着不舍。他之所以选择技师,想得到的就是权利。但刘龙确实是一个只得信任之人,他不想因为一时的权利,而失了人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