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,武长风与公子知会一声,黄诚泰欣然同意。他要与王爷好好商量碧水宗的事,倒乐得武长风如此。

    武长风知自己地位不够,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与刘龙碰面以后,便朝品级楼而去。二公子不在西院,罗无双二人也落得清闲。好奇之下,亦是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入府以来,第一次逛王府。所见所闻,着实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王府不过是一座府邸,分东、西、中三院而已。如今看来,还是自己太过浅薄了。王府哪里是府邸,分明是一座城。

    王爷所居中院,在整个王府应当算是最大的院子。武长风将眼力催动到极致,也只是勉强将王爷居所看了一遍。其中亭台楼阁、假山喷泉,无不应有尽有。只是受眼力所限,不能将里间窥全。

    东院是几位嫔妃所居之地,武长风无缘入内。也不敢造次,朝里间窥探。

    西院则是公子及小姐所居,武长风便住在西院。从他没有遇见大小姐与三小姐来看,便知西院足够大了。

    三处院子合围成一片空地,形成前殿。偶有宾客前来,便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等人在刘龙的带领下,径直朝中院右侧而去。

    转了两道弯,四人最终停在了一座九层高楼前。武长风见了楼阁前挂的匾额,便知这里便是技师定级的品级楼了。不用想,左侧应该也有同样一座高楼,用来给武师定级用的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高楼,武长风深吸一口气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以后,武长风带着微笑从楼内走了出来。只是技师定品颇为费神,他脸色看起来有些疲倦。

    “几品?”刘龙见他神色轻松,便知他不止九品。但定品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大事,对王府来说也是。一个人的品级,决定了他的能力。高品级的人,自然要安排比较高等的职位。人尽其才,才不至于养一群废物。

    “侥幸,六等!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却不失恭敬。“刘领队现在可以放心,不会觉得我是在说谎了吧!”

    他已经打听过了,刘龙也不过是六品。因为为人方正,不得公子小姐喜欢。所以这么多年,也只是一个领队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与他一个品级,他便不能为难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天岳书院果然了得,这是王府的福气。”刘龙丝毫没有不快,反而带有几分兴奋之意。“本以为这一次招进王府的只有一个六品,没想到现在又出了一个。好好好!”

    他没有什么私心,一心只是为了王府着想。不然以他刚正不阿的脾性,恐怕早就难以在王府立足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刘领队是不会再找我麻烦了?”武长风丝毫没有压他一头的意思,不失先前的恭敬。“只是不知我这个品级,该安排什么事给我?”

    他早就熟读了技师类的书籍,知道六品技师已经不是能小觑的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的品级与我一般,我可没资格安排你了。”刘龙呵呵一笑,对武长风越发的喜欢。“此事容我禀告王爷之后,再行分配你的职务。不过还得委屈你几天,接着伺候二公子才行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并不像其他人,与自己平级了就变得傲慢。这一点是很多人做不到的,他如何能不为王府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,此事还是我跟二公子说吧。”他思量片刻,便做了决定。“我原本是侍奉二公子的,突然变动,怕二公子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能得到王爷欣赏固然是一件好事,但却不会受王爷重用。据他所知,刘玉玲身为六等技师,好像只是被分配到了东院当领队。

    而听罗无双二人所说,这位脾气甚好的刘玉玲,这几天也是大动肝火。想必她在东院当这个领队,并不如何顺利。自己可不想步他后尘,招人厌恶。

    毕竟一个初入王府的年轻人,纵使他再有能耐,脚跟未稳之下,也很难服众。

    “也好,那你自己跟二公子说吧!”刘龙满脸欢喜,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,难道你不怕二公子让我替了你的位置?”武长风见他忠心耿耿,丝毫不考虑自己的后果,忍不住要提醒他。“我与公子相处几日,公子不会舍得让我走的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说大话,只是就事论事。不说自己救了二公子性命,就是助精丹一事,二公子也不会放自己走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能得二公子器重,是你的本事。”刘龙微微一笑,脸上丝毫没有担忧之色。“王爷自会安排,你不用替我担心。”

    他品级虽低,但自认对王府忠心耿耿。无论如何,王府也不会将他赶出王府去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二公子执意如此,我会跟二公子说的。”武长风也是无奈,自己一番好意,他却不领情。

    与罗无双二人相比,刘龙更加让人放心。

    见刘龙摆了摆手,径直去了。武长风这才转过头来,一脸微笑看着罗无双二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现在你们可老实了?”武长风心平气和,想将二人彻底收服。“你们以后不会再趁我不在,打我的小报告了吧。”

    虽说两人对自己存了偏见,但毕竟是一个学院出身,他不想让二人太过难堪。昨天将二人毒打一顿,心中的怒气已经消了。但他们敢出卖自己,以后有什么大事还是不宜让二人知道为好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会了!”罗无双战战兢兢说道,一脸畏惧。“你……你真到了六品?”

    他兀自还有些不信,半个月的时间他便到了六等。以这等速度,自己以后恐怕都要居于他之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们?王府的规矩,你们没忘吧!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对他们的表现很是满意。“没什么事你们去公子院中瞧瞧,小心看护那珠郁金蓝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恭敬应声去了,武长风长出一口气。短时间内,他们不会再给自己麻烦了。

    随即想到,二公子急着练助精丹,恐怕不易拖得太久。他对丹药倒是了解几分,但从来没有炼过。以二公子的脾气,恐怕不会让人帮忙炼制丹药。万一弄不好,自己岂不是又要花费偌大的功夫去寻找草药?

    趁着闲暇,何不先试一试,以免出了什么纰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再也站不住,径直朝炼丹房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