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与二公子分别,踏进小院。蓦然瞧见院中三人,刘龙坐在院中竹椅上,身后站着罗无双二人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好兴致,今日怎么有空来咱们小院?”武长风一怔,随即从罗无双二人眼色看出了恶意。“你们没事做吗?二公子的院子收拾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来到刘龙跟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会装蒜,现在还有心思管他们。”刘龙摆了摆手,一脸严肃。“欺瞒之罪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他听了罗无双二人所言,知道了武长风原本是武师。但分配的时候,却是技师一类。他没有立刻说出来,便已经犯了欺瞒之罪。

    “记得,轻者打扫茅房三日,重则棍杖三十。”武长风斜睨罗无双二人,心下已然明了。“但不知我欺瞒了什么,要劳烦刘领队亲自前来盘问?”

    他牙齿咬的嘎嘣响,但没有发作。看来光凭武功,不能让罗无双二人彻底折服。心下却是暗道,好你们两个吃里扒外的家伙,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们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内府的规矩,并不是外府的。”刘龙摆了摆手,一双眼直勾勾盯着武长风瞧。“欺骗王府,罪可当诛!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一脸淡然,丝毫没有心虚的意思。如此人才,失之倒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,我还真不知道。”武长风故作吃惊,脸上却不以为意。“但不知属下犯了什么错,也好让属下死得明白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明了,定然是罗无双二人受不了自己压迫,跑去刘龙哪里告了自己一状。

    这件事自己先前便想分辨,只是被人拦着没有开口。而现在他觉得当技师要比武师强得多,也没必要再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武师,却冒认自己是技师。”罗无双抢先一步,狠狠说道。“如此做法,便是欺瞒王府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七等技师,在王府有着光明的前途。不说封侯拜相,做个小小的领队绰绰有余。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武长风,他如何能任由武长风骑在自己头上了?

    先前忍气吞声,为了就是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哦?难道刘领队不知道我武功极差?”武长风故作惊讶,并不理会罗无双。“天岳书院乃是天下第一书院,可不会让人败坏了书院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吹嘘天岳书院,只是不想惹事罢了。知道了事情的始末,他已经有了对策。

    武师定级,需要进品级楼定级。而技师定级,也同样如此。他脑海虚空形成以后,记忆力格外惊人。别说是他武功已经到了六品,就连技师,估计也到了六品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能通过技师定级楼的测试,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也不乏个例。”刘龙深以为然,不然天岳书院早就不复存在。“只是他们说你进王府之前便是武师,此事你又做何解释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一脸淡漠,仿佛说的事与他无关一般。回头再看罗无双二人,却见二人眼神躲躲闪闪。两相比较之下,心下却暗自叹口气。同样是一个书院出来,差别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“我武功差,临近分配之际,便转到了技师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替刘龙斟茶。“只是时间仓促,没来得及定级,这才让他们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他早就想去定级楼评定自己的技师等级,只是觉得差点火候,便等了片刻。既然他们主动提起此事,自己倒可以去定级楼看看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确实是以技师的身份进的王府?”刘龙盯着武长风,想从他脸上看出究竟来。“若当真如此,我可要到书院去问问此事。”

    但从武长风风轻云淡的脸上,除了镇定以外,便再也没有其他。如此人物,失之当真可惜。只是他职责所在,不容半点马虎。是以虽见武长风把握十足,却死咬着进府一事不放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何必这般认真,不过是些许小事罢了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脸上仍旧不动声色。“我去定级楼定级就是了,哪里有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真想将进府的情景说出来,好解了自己嫌疑。但以刘龙的性格,他不是将自己逐出王府就是逼着自己去武师。如此一来,自己的计划岂不是要被他打乱了。

    “我问的是你进府前的情况,并不是你现在的。”刘龙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用解释。“你若当真是技师,我定当给你赔罪。若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重重哼了一声,已然看出武长风是在替自己找借口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主意,还没来得及说呢!”面对刘龙这般固执的人,他也颇觉头疼。“更何况,技师与武师好像没说不能转变吧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笃定自己能完成技师定级,但欺瞒之罪却不敢承认。说不得只能求二公子帮忙,替自己解了眼前之危。

    但如此小事自己都处理不好,以后也就别想走得更远了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自愿进的技师,而不是因为其他?”刘龙一脸深意瞧着武长风,觉得跟不上他的想法了。“而且,是在你进府前就决定了?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,武长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武师与技师两条路,一般认定了都不会轻易更改。毕竟辛苦修行数十载的东西,岂是说丢下就能丢下的?

    想不到现在的年轻人说放下就放下,自己可没有这等魄力。

    “刘领队又何必执着于此了,明天我会去定级楼。”武长风微微一笑,松了口气。“到时候烦请刘领队做个见证,免得我抵赖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让刘龙同去,是为了彻底打消他的顾及。这种顽固之人,只能让他亲眼见到,才能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就看看,你是不是只是嘴上这么厉害。”刘龙也觉得武长风说得有理,不能因为他是武师,便不许他转为技师。“不过丑话说在前头,你若是只有九等技师水平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九等技师不过是入门,极易达到。但若是八等,却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进府不到半月,纵使他有通天的才能,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到达八品。是以他提出这个要求,便是不容武长风耍赖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刘龙一脸深意望了他一眼。随后恶狠狠扫了罗无双二人,便负手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等刘龙走后,武长风微笑朝罗无双二人招手,示意二人进屋说话。顿时,小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屋内响起清脆的耳刮声,以及被有意掩盖的惨叫声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