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则十天半月,慢则三五个月。”钟老见他答应,也暗自松了口气。“打扰倒是没有,就怕二公子有事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只是劳烦钟前辈派人通知府里一声。”黄诚泰见他不再劝武长风入他孤皓峰门下,也松了口气。“其他事,等回去以后再说不迟。”

    他不急着回去,是因为虎刺梅。自己不知虎刺梅,唯有依靠武长风。而与碧水宗这笔账,又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清的。耽搁下来,怕误了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更何况留武长风一人在这里养伤,他也怕钟震峰使出什么手段来让武长风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“公子既然有了决定,那老夫就不多劝了。”钟震峰点了点头,彻底死了心。“有什么事吩咐他们去做就是,老夫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朝黄诚泰点点头,转身去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其实不用这般的。”等钟震峰走后,武长风开口道。“公子处理府里与碧水宗的事,我伤养好后将虎刺梅带回去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与黄诚泰前来为的是虎刺梅,二公子不肯独自走,想必是对自己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王府与宗门的关系,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黄诚泰只是微笑摇头,并没有改变想法的意思。“你只管养伤,其他的事我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与虎刺梅相比,一个碧水宗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此事是我连累的公子,差点让公子丢了性命。”他明知此事不宜多说,但想看看自己在黄诚泰心中的地位如何了?“不知公子如此急着找到虎刺梅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直好奇,却没有多打听此事。此时机会难得,便贸然问了一句。若是能知道一些关于二公子的事,对自己日后好处无穷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说给你听也是无妨,不过你前往别外传。”黄诚泰叹了口气,脸上已被阴云笼罩。“我师承何处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武长风刚进王府,还未摸清府里的关系便被拉了出来。别说是他师承了,就是府里的人他都没见全,又如何能知道此事了。

    “陈阳华,你可曾听说过?”他见武长风缓缓摇头,便开门见山说了起来。“我正是承他青睐,拜在了他门下!”

    武长风救了他性命,他早已对武长风放下心来。不敢托大让武长风独自留下养伤,固然有虎刺梅的原因。更因为他深知人心易变,唯恐武长风抵不住钟震峰的利诱。

    “啊?公子说的是‘流星九剑’陈阳华?”武长风一脸诧异,又带着几分羡慕。“但陈前辈武功高绝,与虎刺梅好像扯不上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他故作不知,但已放下心来。本来以为他只会告诉自己助精丹的事,没想到他竟然全盘托出。如此看来,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已经不轻。

    而他虽然只是在天岳书院,江湖上的成名人士他却知晓。

    ‘流星九剑’陈阳华出自玉山一派,以一柄碎星剑闻名天下。传闻他剑法极为精妙,出剑宛如流星划过,奇快无比。而与他过招之人,从没有在他手底下走过九招的。流星九剑的名头,便由此而来。

    能拜在这样一位剑法大师的门下,又岂能让人不羡慕了?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知道的不少,这些事你也知道。”黄诚泰没好气瞪他一眼,脸上却更有几分得意之色。“与师父是没什么关系,但与师妹关系就大了!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极为机灵,该明白的地方比谁都清楚。该糊涂的地方,比傻子还傻。而他又极为忠心,便将整件事说给他听了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知道我是为了助精丹,才会来寻虎刺梅的吧!”黄诚泰没好气道,却没有责备的意思。“你也不用掩饰,咱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倒真觉得武长风不知,但与钟震峰一番交谈,便看出武长风也是一个人精。利益当前,他能很快做出抉择。只凭这一点,便知他并非一般人。有如此头脑之人,又怎会不知自己在干什么了?

    “好了,也不用纠结此事。”见武长风欲开口分辨,他忙摆手打断。“我这师妹招人暗算,被人一掌击中了脑门。侥幸得以活命,神智却有些不清。”

    他想过替这位师妹报仇,但师妹神智不清,又如何能找到仇家了?百般打听之下,这才知道有助精丹这一说。四处寻访一番,却只有药方,并无药丸。而此事与王府没有关系,他也不便伸张。是以独自一人寻访药材,以期能练成丹药,助师妹恢复精神。

    “公子这位师妹,想必是位美人吧!”武长风呵呵一笑,早已从黄诚泰脸上看出了怜惜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到处乱说,咱们八字还没一撇呢!”黄诚泰一怔,随即释然。

    遇上武长风这等人,自己恐怕很难守住秘密。

    “放心,公子武功是自己练来的,又哪里有什么师妹了?”武长风忙补上一句,唯恐黄诚泰恼羞成怒。“看来我得尽快将伤养好,找到虎刺梅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算你小子识相,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黄诚泰本欲在威胁一番,但见武长风心领神会的补上这一句,便再也不能为难他了。“嗯,你好好休息吧!尽快将深知养好,不仅是为了虎刺梅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随即明白过来。看来,碧水宗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几天,武长风一直运功助自己恢复身体。钟震峰偶尔会来一次,对武长风伤势恢复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不出十天,武长风已能下床走动。只是骨头新生,脆生生的,不能太过用力。

    见伤势好转,武长风便与黄诚泰辞别了钟震峰,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得钟震峰照顾,又是破旧而立。武长风只觉自己骨骼比先前要粗壮了几分,虽仍旧脆弱,但等骨头养好,一定比先前要强数倍。

    而这几天静养,他也没有闲着。一边专研钟震峰传授自己的粉骨掌,一边琢磨自己眼力与脑海虚空的关系。他隐隐觉得,自己专注眼力有些走偏了。但事实究竟如何,还要问过师父才知道。想到师父,他不禁泛出些许思念之意来。

    等此间事了,一定要回去看看师父他老人家了。

    虎刺梅虽难寻,但却并不如何珍稀。除了入药助精丹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用。后山本就是王府重地,很少有人前来。加之武长风眼力相助,两人很快便找到了一株虎刺梅。

    一路无事,两人径直回了王府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