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胆子越来越大了,可还将王府放在眼里?”黄诚泰冷哼一声,对张成亮颇为不满。“你既然知道他是王府的人,找他麻烦无异于与王府为敌。”

    不看僧面看佛面,他当着自己面找武长风麻烦,无异于没将自己放在眼里。虽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仇怨,但这件事不能不管。如若不然,谁还敢替王府效力了?

    “二公子言重了,咱们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张成亮干笑两声,脸已经拉了下来。“此事只是个人恩怨,与贵府及敝派并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这件事与宗门王府有没有关系,各位请回吧。”黄诚泰冷冷瞪着张成亮,丝毫没将张成亮放在眼里。“不想灭宗,你们趁早打消了报仇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他急着找到虎刺梅,没功夫与他们啰唣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二公子是存心要包庇他了?”张成亮脸上没了笑容,同样瞪着黄诚泰。“在下劝二公子好好想想,别做了后悔的事。因为一个低等技师与敝宗撕破脸,后果可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宗门势力虽然不及王府,但也并不惧怕王府。一个宗门之所以能存在,必然有他的道理。没有强大的实力庇护弟子,谁敢轻易开宗立派了。

    “你口气倒是不小,看来是真以为王府不敢拿你们碧水宗怎么样。”黄诚泰脸色阴沉下来,咬牙瞪着张成亮。“行刺王府公子的罪名,足够灭了你们碧水宗。”

    他越看张成亮越不顺眼,恨不得一巴掌将他拍死。并不是他对自己无礼,实是因为他仗着宗门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近些年关外一直不安稳,朝廷将心思都放在了关外。对于宗门所作所为,朝廷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没想到这些人蹬鼻子上脸,越来越飞扬跋扈。

    自己早就想找机会收拾他们一顿,让他们知道王府的厉害。只是这些宗门摸清了王府的底线,只是触及,并不越过。想要惩罚他们,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。这种感觉让他极为难受,却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此时见张成亮如此,他心中憋着的郁气越来越盛。不是没把握拿下对方,自己现在就要取了他性命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若是不想真变成行刺,在下劝二公子还是尽早离开。”张成亮见他涨红了脸却不敢动手,心中说不出的痛快。“荒山野岭的,二公子若是当真有什么闪失……”

    宗门一直被王府压着,让他们对王府深恶痛绝。身为碧水宗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,他早就想替宗门出了这口气。此时朝廷无暇分心宗门之事,正是重新界定规矩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黄诚泰见他一脸戏谑的神色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。一拳捣出,直朝张成亮而去。

    张成亮早有戒备,怎会让他得逞。使了个眼色,四人已朝黄诚泰扑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黄诚泰人在半空,忽觉手腕一紧。回过头来,只见武长风拉着自己手腕,直朝身后奔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张成亮见状,忙呼喝众人跟上。

    “怕他们干什么,量他们没那个本事。”黄诚泰极为恼怒,却也改了方向,与武长风并肩而逃。

    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咱们不是他们对手。”武长风一脸警惕,眼力催动之下,思量脱身之计。“公子暂且忍一忍,回府再找他们算账不迟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暗叹,看来二公子也是易怒之人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难道他们还真敢杀了我不成?”黄诚泰怒意未消,恶狠狠说道。“他们真敢下死手,正好有借口灭了他们碧水宗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惊,没想到二公子居然有这般豪情。他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,发起脾气来却是连自己性命都不顾。

    “想灭他们有的是办法,二公子何必要拿自己性命做饵!”武长风岔开话题,免得他钻牛角尖。“不知道哪里有援手,他们很快会追来。”

    与二公子同行,自然有责任保护二公子安全。

    “后山乃是王府重地,没人敢进来。”跑了一阵,黄诚泰怒气也散得差不多了。“每家王府会轮流派人巡山,运气好可以遇见。”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他确实觉得不值得。张成亮虽然可恨,但还不至于拿自己性命去换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没有援手了?”武长风眉头挑了挑,心下却是一沉。“咱们还是找个机会往回跑,量他们不敢闯王府。”

    虽然如此说,武长风却不敢保证能不能跑出后山。毕竟两人已经深入后山,以现在这个速度,最少要两个时辰才行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当真要命丧于此了吗?

    “只能如此了!”黄诚泰没了豪情,脸上隐隐露出担忧之色。“等回去了,定然给他们碧水宗一点颜色瞧瞧。”

    他心也是一沉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去。

    八人六追两逃,到得此时已经跑了数十里。

    有眼力相助,武长风早已算好了路线。

    前面不远处有一座山峰,陡峭嶙峋直冲天际。绕着山峰而行,或许有一丝回转的机会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到了山峰脚下。也顾不得欣赏云雾缭绕的山峰美景,两人径直往左侧而去。

    行出半里,武长风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双眼微眯之下,心下又是一沉。

    先前张成亮六人紧随其后,此时却只见了四人。难道他看出自己所想,想要围堵自己?

    但这座山峰是最好的转折处,若是不能绕开张成亮,自己二人只能一路狂奔下去了。而越往前走,遇见援手的机会越小。到得最后,恐怕不用张成亮动手,自己两人直接跑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也不再考虑其他。依着先前所想,围绕山峰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又奔出一里,已经到了山峰背后。

    忽然眼前人影一闪,两人已拦住了去路。随后,张成亮带着另外三人,也到了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眼见这般形势,唯有朝着后山深处才有可逃之地。但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,再深入后山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不等他细细思量,六人已将自己二人围在了山峰脚下。

    “跑啊,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去。”张成亮有几分气喘,却带着几分戏谑之意。“二公子,我奉劝一句。这件事和二公子没有关系,二公子还是让开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真要与王府闹翻,只是想逼迫黄诚泰一番。但他执意要阻挠自己报仇,那也只能怨他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动手吧!”黄诚泰懒得多说,一拳直朝张成亮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有四人挡在张成亮身前,与黄诚泰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无奈,此时也只能手底下见真章了。赤手空拳,与张成亮二人斗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武长风厚积薄发,已摸到了武师七等。这两天勤修苦练,加上文书房所获,堪堪到了七等之巅。虽不到六等,却与六等无异。

    但此时对上两个七等武师,自己又如何是他们的对手了。

    抵挡了十几招,武长风已经中了两拳。斜眼朝黄诚泰望去,他左支右挡,也是相形见绌了。

    难道,这里真的是自己的葬身之地了吗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