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他将书籍全部翻完,夜已经深沉。王府内已是静悄悄的一片,诸人皆入梦乡。

    微风拂过,虫鸣蛙叫之声悠远传来,倒颇有几分宁静之感。

    闭上眼休息了片刻,武长风开始将书籍上的知识融合,在脑海中寻找关于鼠尾红的用处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武长风长出口气,缓缓睁开眼来。

    “助精丹?”武长风眼神迷离,却仍旧思量二公子要助精丹的目的。

    书籍上记载,助精丹有恢复精神的功效。傻子吃了能如普通人一般,普通人吃了则会变得精明许多。但精明之人吃了,却提升不大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此,助精丹并不多见。试想谁会防备身边的人变成傻子,专门备有此药了?

    更何况助精丹药方不难,但药材却并不易寻。鼠尾红与郁金蓝都不易得,虎刺梅更是罕见。花偌大的功夫准备此药,却派不上用场。是以此药难寻,二公子才会亲自寻找。

    那,二公子炼制此药,又是为了谁?

    只思量片刻,武长风便觉头疼欲裂。长久的记忆加上思考,已经耗尽了他的精力。

    无奈摇摇头,只能不去再想。

    收起书卷,武长风径直回屋。有了今天的拆招,武长风觉得自己实力又有所增长。虽与药方给自己的帮助相比差了许多,但也收获无穷。看来与人过招,也能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静下心来,武长风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翌日清晨,武长风已在西园门外候着。

    待最后一抹紫气消散,二公子黄诚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立在一旁,点了点头。“今天休息一天,你可以到文书房一层待一天。”说完示意武长风不必跟来,自己一人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脸平静,伸手接过他递来一块腰牌。望着黄诚泰消失在院门,心中再难压抑激动。不问其他,径直朝文书房而去。

    凌王府规矩森严,奖罚分明。休息一天已是难得,更宝贵的是自己能进文书房。

    文书房乃各府邸藏书所在,除有功者不能进。天岳书院也有文书房,可惜当初武长风精力不济,很少进天岳书院文书房。此时有这般机会,如何让他不激动?

    拐了两道弯,片刻之后武长风出现在一间古香古色的院子前。院门紧闭,四周一片宁静。院门上高悬一块匾额,上书‘文书房’三个大字。苍劲有力、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他刚出现,一人蓦然出现在他眼前。双眼如刀,冷冷盯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惊,忙递上腰牌。

    来人打量一阵,递还腰牌。回袖一挥,院门打开。蓦然一闪,来人已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来人这般身手,惊讶的同时,也暗舒了口气。此人武功当真厉害,可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力敌的。

    进了院内,小心关上院门。打量一眼四周,院内一株参天古树立在当心。九节台阶上,一座三层小楼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武长风快步迎上,推开门进楼。

    与其他书房一般,楼内摆着一排一排的书架,各种书籍陈列其上。左手墙上贴着一个偌大的‘武’字,右侧墙上则是一个‘文’字。各种书房均是如此,左武右文。以左为尊,可见武学在此世的地位。

    武长风打量片刻,见里间并无旁人。快步走到左侧,开始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自己眼力过人,实是因为自己脑海虚空过人所致。虽说五里已经够用,但他还想再将眼力提升一节。若能有一门绝学能看透事物,纵使有人躲在暗处,自己也能察觉。

    是以他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与眼睛有关的书籍上,其他只是一掠而过。好在一层秘籍都不甚难,兼之他记忆力惊人,大部分书籍只看一遍武长风便记住了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偌大的书房单武功秘籍就有上千本。逐一翻看之下,也用了大半天才翻完。

    但扫兴的是,武长风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秘籍。一层不过是一些简单的心法以及粗浅的武学,对天岳书院出身的他来说不值得精修。只要了解其大概,知道破解之法便好。

    看来想要学到高深的武学,只能在第三层或者第二层了。

    无奈摇摇头,武长风走到右侧,又开始翻看起技师类的书籍来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走技师这条路,技师的一些知识还是需要了解的。

    他发现,王府技师类的书籍与天岳书院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天岳书院技师有着明确的分类,六艺各分一类。但王府技师类中大部分是礼、射、御三类书籍,其余三类很少见。由此可见,王爷并不是一个贪图享乐之人。

    余下半天,武长风又将技师类的书籍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他对技师所知甚少,翻看起来比较慢。虽说技师类书籍不过五百册,但他仍用了小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最后引起他注意的,是一本叫做《堂前礼后》的书籍,属于礼一类。这本书与其他技师书籍不同,所讲并非是如何做一些具体事情。只是通过一些趣事,来分析如何做好一名技师。

    他以往对技师的理解,不过是端茶倒水、能歌善舞之流。但看了这本《堂前礼后》,他发觉技师也并非他想的那么简单。察言观色、细微举止均能影响一名技师的前途。

    看来,想在技师中有所出息,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等他将书籍翻完,天还未全黑。

    武长风出了书房,临到院门之时,先前拦住他之人又蓦然出现。手一伸,武长风已然明白。将腰牌递还,径直出了文书院。

    刚回到小院,罗无双进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有请!”带着三分惧色,罗无双说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模样,满意点了点头。吩咐他准备晚饭,自己则去了二公子的小院。

    进了院门,见二公子在一座凉亭朝他挥手示意。

    “公子找我有什么事?”武长风近前行礼,彬彬有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文书院可有所得?”黄诚泰指了指对面,示意他坐下说话。“与你们书院相比,可有更值得你看的书籍?”

    他进过文书房,知道里面情形。能收集到如此多的武功秘籍,不是谁都能办到的。他见武长风有些用处,想了解一番。

    “都是一些基础,没什么大用。”武长风露出无奈之色,却不敢落座。“与书院相比,王府的书院还是不够完整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帮二公子寻到了鼠尾红,但不敢居功。更何况二公子许自己进文书房,已经算是赏赐了。《堂前礼后》上面所讲,让他感受颇深。二公子这番试探,便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尊卑之分。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。”黄诚泰笑着点点头,一副不以为然模样。“不过王府要的只是顶尖好手,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会一点皮毛的庸手。”

    天岳书院乃周国第一书院,其根基早在数百年前就打下了。而天岳书院又是以教为主,所藏秘籍自然不会少。

    “明天午后,再陪我去后山。”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黄诚泰岔开话题。“上午你不用过来,有罗无双二人足够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武长风郑重一礼,以示感激。

    王府每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二公子让自己不用伺候他,便是极为看中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