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既然如此,那我只能将你拿下了?”武长风眉头微皱,脸上看不出异样。“王兄是要以多欺少?”

    他虽然有了些许胜算,却也并非十拿九稳。若是王文平上来相助,自己有败无胜。是以他脸上一副淡定从容模样,心下却有些发急。

    “对付你还不至于,他一个收拾你足够。”王文平缩了缩脚,退了回去。“你要是现在跪地求饶,或许能免了一顿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他已有八等武师的水平,还是看得出一些端倪来的。两人虽打成了平手,但张成亮似乎高着武长风一头。见了这般模样,他才说出这番话来。留着力气,等下好收拾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冷哼一声,心下却是一喜。只要王文平不帮忙,自己还是能应付得来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担心的并不是能不能胜了来人,只是担心后患而已。这人已有七等武师水平,应该不是寻常府邸之人。虽说自己是凌王府的人,一般人不敢在王府造次。但给王府添了乱子,对自己以后的前途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心下迟疑不决,手上却不敢懈怠。两人拳掌相交,又斗了数十回。

    “兄台尊姓大名,还未请教。”武长风满头大汗,脸上仍旧平静入水。“这等武功,恐怕不难进王府当差吧。”

    他有了十足把握能胜过对方,只是迟迟不敢动手。不问清对方身份,他总觉得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“哼,王府算得了什么。”来人亦是满头大汗,恨恨说道。“你别费心思了,今日乖乖求饶,往后的日子或许会好过一点。”

    他心下也是暗惊,武长风哪里是九等的水准。自己刚才还能稳压他一头,此时却有些招架不住了。但他心高气傲,不肯堕了自己威风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别怪我不知者不罪了。”武长风听出了对方口气,警惕为之一松。“以后还是少来这里,不然你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一个不将王府放在眼里的人,恐怕王府对他也没什么好感。自己将他收拾一顿,不但无过,反而有功。

    来人眉头微皱,却看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趁着武长风松懈之际,一掌直朝武长风胸口而去。这一掌把握的极为精妙,正是武长风警惕松懈之时。眼见这一掌便要奏效,来人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这套掌法极有信心,名为断心掌。此掌法练到精妙,可以不用内力,便能让人心跳停止。只是自己还未得其精髓,不能真做到这般。但以内力相激,却能令对方心跳短暂停止。有这片刻的功夫,自己不能将他制服就太没用了。

    眼见这手掌离他心口越来越近,来人脸上笑容顿时一僵。随后眼前一黑,便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等他醒过来时,第一眼见到的,便是鼻青脸肿的王文平。而自己所在,也不是王府的院中了。

    见王文平这般模样,张成亮脸色阴沉下来。冷冷道:“我输了?”

    王文平只是点头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“嘿,好小子,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了。”此人目光变直,想着应对之法。“只要他敢出府,看我弄死他。”

    他收了王文平的银子,却没将事情办好。江湖上最守信诺,他却失信于人了。更何况,自己连一个九等武师的武长风都打不过。此事若是传出去,自己也没脸在江湖上混了。

    “张兄,我看还是算了吧!”王文平脸上带着几分畏惧,却还是硬着头皮说道。“就当你事情办完了,银子你照收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只想教训武长风一番,没想过取他性命。但此时见张成亮凶神恶煞的模样,便知他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毕竟他属于武林中人,出了什么事可以一走了之。但自己还在王府当差,追究起来自己可跑不掉。

    “无功不受禄,愧不敢当!”张成亮双眼微眯,将一锭银子抛给王文平。“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了,你走吧!”

    他失信于王文平,对王文平还有些许愧疚。所以说话之时,带着几分歉意。但见了王文平脸上的伤痕,他只觉是自己被人揍了一番。是以他不想再看见王文平,请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我拖你办的,怎么和我没关系?”王文平心下越是没底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“如果张兄觉得气愤的话,将气撒在我身上就是。”

    见了张成亮恶狠狠的眼神,他是真有些怕了。在江湖上混的,有几个会考虑后果的?现在他没有看自己模样就要找武长风算账,要是见了他自己鼻青脸肿的模样,恐怕真会对武长风下死手。与其闯下祸来,不如及早平息。毕竟,自己与他有些交情,他不会要了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“滚!”一声暴喝声想起,张成亮指了指大门。

    王文平被他吓了一跳,真怕他对自己动手。连滚带爬出了屋内,急急朝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王府,已是月上中天,繁星点点之时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自己小院,而是去了武长风所在小院。

    见院内燃着灯,王文平深吸口气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王兄怎么过来了,还想再讨教两招?”见王文平青紫相间的脸,武长风放下手中书卷忍不住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提醒你一句,小心那个张成亮!”王文平摆了摆手,知道自己奈何不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哦?看来王兄也知道深浅。”武长风皱了皱眉,已知道他用意。“他是什么人,王兄想必知道吧!”

    “碧水宗弟子,武师弟最近还是少出王府。”王文平不以为意,神色却不轻松。“武兄弟出了什么事,可与我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再问,王文平已经往自己小院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王文平消失的背影,武长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已经明白王文平的意思。他只是想撇开干系,并不是真想帮自己。反正他已经劝过自己了,出了事只能是自己倒霉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二公子,武长风只能无奈笑笑。瞧二公子模样,恐怕不会少去后山。往后的日子,自己可得小心了。

    随即他又摇头苦笑,不以为意。碧水宗如何,不过是一派宗门而已。在王府境内,还轮不到他们这些武林人士胡作非为。若当真如此,王府岂不是早被这些武林宗派取代了?

    但毕竟自己与张成亮结下了梁子,对方不会对王府如何。但对自己,可说不准了。得赶紧将武功提升上来,免得到时候真的被他们取了性命。

    思毕,武长风目光落在了石桌上的书卷上。看一眼还有一半的书卷,无奈坐到石桌旁,继续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前将张成亮收拾了以后,便唤来了罗无双二人。命二人拿来技师中关于鼠尾红的书卷,开始翻看起来。今天在二公子面前出了丑,他不想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身为技师,连简单的鼠尾红都不知道,以后还怎么混?

    但技师所囊括的东西实在太多,纵使那些专研近十年的技师,也只初见得皮毛。想一夜之间便将这些东西补上,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是以他只是挑选关于鼠尾草的书籍翻看,想知道二公子为何寻找鼠尾红。

    纵使他现在记忆力惊人,只需翻看一两遍便能将书籍上的东西记住。但过了这许久,他还是只看了一半书卷。如果不是提前铸就了脑海虚空,他现在恐怕已经没有精力在继续看下去了。

    咬咬牙,今天一定要将这些书籍看完。

    心中却是感慨。看来,武师与技师同修这一条路,并不好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