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深吸一口清凉的晨风,武长风觉得心情无比的舒畅。看一眼再次倒在地上的王文平,武长风满意的点了点头。破山拳的威力,果然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扭过头来,看一眼院外。罗无双与唐万能正瑟缩在门外,小心翼翼看着院内。惊惧的眼神,满是恐惧。

    武长风招招手,示意二人进院。

    见了武长风一脸温和的笑意,两人心底泛出一丝凉意来。

    他,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厉害了。

    虽然,武功品级不代表武功。但能将高自己一品的人打败,说明他至少拥有和对方一样的品级。

    想到他已经有武师八等的水平,两人身子不禁又往后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过来,我有事要问你们!”看见二人缩手缩脚的模样,武长风不禁喝道。“放心,我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教训二人一番,找人寻自己麻烦,自己岂能轻饶?只是从他们的一举一动来看,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将两人震慑住。如此情形之下再为难二人,只会逼得他们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“跟我讲讲技师的规矩,我可不想丢人现眼。”看着两人亦步亦趋挨进院内,武长风缓缓坐到了院中一把椅子上。“有个大概就成,不必详细说明。”

    看见两人恭敬的讲起技师的礼节,武长风满意的点点头。心中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技师这条路,值得自己走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饿了,你们去准备早饭。”待二人讲完,武长风懒洋洋的说道。撇一眼地上的王文平,武长风一脸的不屑。“对了,告诉你一声,我不会转到武师去了。往后咱们同在技师,还望王兄多担待些。”

    看着王文平气急败坏的模样,武长风心里说不出的畅快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长时间,王文平已经恢复过来。恶狠狠瞪一眼武长风,灰溜溜出了院门。

    见三人消失在院中,武长风长出一口气。看来,这小子还是不服。

    转身回到院中,径直坐回床上,又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以他的了解,技师当中武功最高的应当数刘玉玲。虽说她是个女子,但不能不防。只要能压她一头,自己在王府的地位就稳了。想到这里,武长风更加用功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刘玉玲有着七等武师的实力。至于她为何转到技师,自己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罗无双与唐万能进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什么时候报道,负责哪里?”吃着两人端来的早饭,武长风问道。“对了,你们与刘玉玲的关系如何?”

    他先前像做贼一般进了王府,唯恐被人发现了赶出去。于刘总领吩咐的事,只当成了耳旁风。现在他有了底气,便开始关心起府里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西园归咱们打理,雾散报道。”唐万能点头哈腰,一脸畏惧之色。“咱们和刘玉玲没什么瓜葛,她瞧不起咱们。”

    虽说他被武长风踹过一脚,但见了他与王文平动手之后,他觉得自己吃他一脚并不冤枉。更何况他与武长风并没有梁子,行事不过是听罗无双罢了。此时见武长风如此厉害,自然想巴结一番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以后就听我差遣。若是有人找你们麻烦,尽管来找我便是。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一脸满意之色。但对刘玉玲,武长风已然留上了心。

    心高气傲,看来很难收服。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唐万能凑过来,一脸殷勤。

    他极会讨好人,‘老大’这两个字就让武长风过足了隐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三人到了西园。

    西园比他们的院子足足大了四倍有余,一排排浓郁树裹着一条小径将院子围住。井井有条的花圃贴着小径,蔓延向院内。到了正中,一座假山立在当心。还未散尽的晨雾萦绕其上,给人美轮美奂之感。

    听了刘龙一番讲解,武长风等人明白了他们所负责的小院是二公子所住的地方。因为二公子生性慵懒,所以他们才能这么晚报道。

    暗自庆幸的同时,武长风也多了一份期待。不知道这位二公子是什么样的人物,好不好相处。

    等刘龙说完一些该注意的事以后,武长风等人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主要负责的是院内的清理,闲暇之时给院中的花草浇水之类的事。只要有人守在院中随时听候差遣,其他的时间倒是颇为自由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想着如何偷懒,而是想如何取的二公子信任。想在王府真正安稳脚跟,还需要公子的认可才信。

    而信任不会平白无故出现,需要靠自己去争取。

    是以等三人忙完之后,武长风并没有让罗无双两人守着,而是亲自立在门外听后差遣。日上中天,房门被打开。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伸了个懒腰,缓缓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迎着日光,少年白玉般的脸上透着一丝微红。棱角分明的俊脸,颇有杀伤力。舒展筋骨之际,自带几分优雅。不愧是王府公子,当真是得天独厚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了?”少年扫一眼武长风,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。“那盆郁金蓝可浇过水了?”

    他知道府里来了人,给自己安排了三人。是以见了武长风,并不如何惊讶。

    “正午时分,院里都打理利索了。”武长风小心谨慎,不敢多言。“二公子可吃过饭了,要不要我去通知膳房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郁金蓝,但刘领队临走之际特意嘱咐过小心照看。是以他第一件事便是给郁金蓝浇水,并没有懈怠。

    “嗯,是有点饿。”少年扫一眼院内,点了点头。“下午陪我去一趟后山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温文尔雅,语气却坚定异常。对武长风的知趣,还是颇为满意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武长风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明白。“只有我和公子?”

    他不过刚来府上,与公子出行怕出什么乱子。更何况他人生地不熟的,总不可能让二公子给自己带路吧。

    “嗯,人多眼杂容易坏事。”少年扫一眼郁金蓝,缓缓走了过去。“这件事不能告诉旁人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他身为王府二公子,出行一番都有人相互相随。弄出如此阵仗来,什么兴致都会被搅得一干二净。所以他特意强调,不让武长风多嘴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头,心下却是好奇。看二公子神神秘秘的,不知道去干什么。但与他交谈几句,对他大致有了了解。看来并不是特别难相处,武长风有信心能得他信任。

    当下吩咐罗无双两人几句,自己则仍旧立在一旁,随时听候差遣。

    看着二公子顶着烈日时不时摆弄花草,倒不像娇生惯养的模样。武长风灵机一动,转身去了仓房。回来之时,手中多了一把伞。

    少年本在摆弄花草,眼前突然一暗。回过头来,见武长风撑着伞神色不动立在自己身后。缓缓点了点头,仍旧忙活自己的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罗无双两人端来了饭菜。少年洗过手后,到一处凉亭吃了起来。武长风寸步不离,伺候左右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,什么等级。”少年漫不经心问道。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不似别人那般笨,凡事都要自己开口才去做。对于这样的人,值得他去了解。

    “武长风,九等!”武长风老老实实回答。

    其实他压根就不是什么技师,完全可以称之为无品杂役。所以只能用武师的等级说事,先抵挡一阵再说。

    “九等?是天岳书院过来的?”少年眉头皱了皱眉,须臾又恢复了平静。“等级虽然低了点,人倒是机灵。以后好好做事,未必没有出息。”

    他贵为王府公子,没又外人会大得过他。所以等级在他面前,并不那么重要。只要人激灵肯学,等级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“是,多谢公子夸奖!”武长风心中一喜,但不露于色。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似乎不想多说,摆了摆手,示意他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