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师如果到了一定层次,可以驱使他人,不用自己动手。但没有强横的武功在,纵使自己到了高位,恐怕也有人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武长风灵光一闪,若是自己两者同修,不知道会是什么效果?

    但这些都是后话,不是自己眼前应该考虑的事。当务之急,是如何能在王府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从他方才的脸色来看,他恐怕没这么容易折服。若是他找其他人过来帮忙,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应付过来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索性不去考虑这些。眼下最重要的,是将武功练好。唯有强横的武功,才能保全自身。这也是为什么当世重武轻文的原因。

    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武长风盘膝于床上,又开始运转起先前的心法来。

    刚才功法的妙用只体会了一半,便被罗无双打断。此时收敛心神,缓缓闭上双眼之际。温热的眼睛汇出一股暖流来,顺着筋脉又重新汇入脑海。

    顺着这股暖流,武长风发觉脑海之中多了一个黑点。与刚才见到的苍蝇一般大小,样貌却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在脑海中萦绕的暖流似乎找到了归宿。在黑点旁萦绕一圈,倏的钻入了黑点之中。

    而后,黑点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迅速变大。待黑点变成拳头大小时,武长风已经开清黑点的容貌。原来这个黑点是一只雄鹰,全身羽翼漆黑如墨,唯留颈尾两处雪白。雄鹰昂首挺立,目光却显得呆滞。

    脑海虚空!这就是习武之人梦寐以求,渴望早早铸就的脑海虚空。

    武长风因为只修炼到武师九等,对于脑海虚空还没有概念。若是他知道脑海虚空只能在武师六等时破开,恐怕他要兴奋得大叫出来。纵使那些名门大派听了,也会觉得匪夷所思吧。

    纵使天资聪颖、才华横溢,再加上妙药辅助,没有七等,也难以铸成脑海虚空。

    这些并非得益于武长风眼力有所变化之后能够静下心来所致,而是这门功法的相助。

    医仙已经彻底想通了,想要眼力过人,如果没有强悍的精神支撑,恐怕维持不到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精神反噬之后的效果,就是无法集中精神。这也是武长风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受到的困扰。无法集中精神,眼力自然下降。时而清明时而模糊,便成了意料之中的事了。

    是以想要拥有过人的眼力,必须要有足够强悍的精神。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方子改动如此之大,让武长风怀疑是否能成功的关键所在。

    此时没了精神反噬,武长风精神为之一振。按捺住心中狂喜之际,感受着脑海虚空给自己带来的精妙好处。

    他发现脑海虚空给自己带来的,不仅仅是精神得到加强。就连记忆力,似乎也有所提高。他隐隐觉得自己已经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,至于是否属实,还需要印证一番。

    撇开这些遐想,武长风细细观瞧着自己的脑海虚空。以往那些死记硬背的武功秘籍,此时一一呈现在脑海之中。想要哪一门功法,一个念头便出现。

    感受着诸多妙用,武长风一门心思全放在了修炼之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已经破晓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大门不知什么时候被踢开了。

    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武长风缓缓睁开眼来。嘿,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还敢再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们在院中等着吗?”武长风皱了皱眉,一脸不快。“还有,以后进来记得敲门。”

    他对进来不敲门这件事极为恼火,所以要强调再三。扫视一眼三人,发现多了一个新面孔。看来这个罗无双还是不死心,这么快就找人来寻自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看到了吧!”罗无双怒目瞪了武长风一眼,对身前之人说道。“这小子忒猖狂了,王兄帮我好好教训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看到武长风这副模样,罗无双心下更是气愤。如果不是自己打不过他,非将他按在地上狠揍一番才能解气。

    “嗯,确实有些狂妄!”王文平点了点头,却是一脸的不屑。“咱们可说好了的,你别反悔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也是学院出身,却不会平白无故的得罪别人。只是罗无双来求自己,自己也不能拉下脸来。加上是武长风这种没本事没人撑腰的人,他便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教训这小子,以后咱们唯王兄马首是瞻。”罗无双痛快答应,心下却是冷笑。

    他知道王文平武功,虽是技师出身,但他闲暇之际已将武师摸到了八等。对付武长风,已然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是武师吧,怎么跑到咱们技师这里来了?”王文平满意的点了点头,淡淡对武长风说道。“你若是老老实实跟刘总领讲清楚,我可以不为难你!”

    他也不是见了软柿子就捏的人,想好言相劝将武长风逼走。

    “你口气倒不小,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个能耐。”武长风眉头一挑,一脸戏谑之意。“你让我换我就换,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对王文平颇为不满,因为他对自己的忽视。难道自己就这般没有存在感,他们到现在才发现自己?

    “面子这个东西,你确实没有。”王文平哈哈大笑起来,看武长风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嘲笑。“第一庸才,也配说面子?”

    他也看出了武长风眼中的恶意,所以也不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前或许没有,现在有了。”武长风淡然一笑,心中反而没有了恼怒。

    以前他或许会低下头去,默认了此事。但昨晚一晚上的功夫,他已经将修为提升道了七等。王文平虽是八等,却不是自己对手。

    有了这份底气在,武长风只觉王文平不过是见识短浅的鼠辈。能进天岳书院的,哪一个不是百里挑一的人才。纵使武功不成,技师方面的天赋也是卓绝。他这句话,着实让人好笑。

    “哦?那倒要试试!”王文平故作一脸惊讶神色,摆出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废话,翻身从床上跃了下来。来到院中,两人分两侧而立。罗无双与唐万能守在院门,一人把风,一人瞧着院内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均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火花。

    武长风忽然跨前一步,出拳相击。这一拳被王文平险之又险的避开,随后另外一拳已经无声无息落在了王文平小腹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王文平到飞出三步,四脚朝天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自己武功竟然这般精进了,只一招便将王文平打倒。

    看着王文平狼狈的模样,武长风不禁有些好笑。就凭他这点本事,也敢一人强出头?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拳法,我怎么没有见过?”王文平皱眉看一眼罗无双二人,脸上颇有几分惧色。

    他主修技师,偶尔才练下拳脚。但武长风出拳速度太快,他来不及看清,便已经着了他的道。对于武长风的拳法,他自然不知名目了。

    “破山拳,天岳书院拳法。”武长风收拳而立,脸上露出兴喜之色来。“你要是识趣,我可以饶了你。但他们,你别想护着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王文平也是被罗无双二人蛊惑,才会与自己为难。俗话说得好,冤有头债有主,他不想连累无辜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就这点本事?”罗无双听了武长风所言,忙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他从武长风话中已经听出来了,他不会放过自己。与其被他教训,不如激王文平一番。如果能将他激怒,说不定能胜过武长风。反正要挨打,挨谁的不是挨了。

    看着罗无双一脸不屑的眼神,王文平心下恼怒。再没有丝毫保留,一拳直直捣向武长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