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他高兴莫名之时,房门忽然又被人踢了开来。夜幕之下,一人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武长风认出了来人,正是罗无双。皱了皱眉,并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哟,还不死心,想继续当武师?”罗无双扫一眼屋内,径直走了进来。“明日鸡鸣起床,在院子里等咱们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盘膝坐在床上,罗无双嘴角泛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武长风一脸不快,紧紧拽着拳头不让自己发作。“刘总领说的是早饭过后吧,你就觉得我就这般好欺负?”

    自己好歹也是学院出生,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同门之谊?

    “欺负谈不上,只是不想你出丑。你以前是武师,技师的规矩可知道?。”罗无双有些惊讶,没想到这小子倒不傻。“咱们好心教你,你却说咱们欺负你。你要是不愿意,现在就可以去和刘总领说。”

    见他神情,武长风知道他只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。不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,一窍不通很容易出丑。勉强点了点头,便不再理会罗无双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不想让罗无双难堪,只是现在时机未到。自己眼力大进,但武功却没有进步。等自己武功练好了,再好好收拾他不迟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服气?”罗无双见他傲慢神色,心下颇为不爽。一个小小的无品技师都收拾不了,还谈什么管理一府了?“要不要切磋一番,让你知道技师的厉害?”

    他早就听说过武长风第一庸才的名号,自认自己胜得过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师兄!还是算了,毕竟咱们刚来,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。”跟在他身后的唐万能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瞧不起武长风,但也不想撕破脸皮。更何况几人刚入王府,还是少惹事为好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”罗无双微微颔首,脸上满是自信之色。随即转过头来,对武长风说道:“怎么,怕了?怕了就收起你的架子,老老实实听咱们吩咐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是甘于平庸之辈,想在王府一展拳脚。唐万能自不用说,他对自己极为信服。若是能让武长风听命于自己,那自己离高位也就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咱们站着,你不许坐着!”见武长风无动于衷,罗无双颇为恼火。说话之际,已伸手去拉武长风。

    如此一个傲慢之人,不好好教训他一番,又怎能让他信服自己?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武长风见他出手,当下也不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本来想有了十足的把握再找他算账,看来他是非要骑在自己头上不可了。

    当下武长风侧身一让,避开了罗无双这一抓。随后轻轻一带,已将他双手负背按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唐万能人见状,忙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你最好别插手。”武长风见他扑过来,恶狠狠的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唐万能武功本就差,被武长风一瞪,顿时失了气势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,他只有一只手,不是你对手。”罗无双挣扎这想要站起来,却被武长风牢牢按住。

    听了罗无双所言,唐万能再不犹豫。飞身扑上前,想要制住武长风。只是还没到武长风近前,小腹一疼,自己已经倒飞出去。撞上门板,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了他小腹之上,让他短时间内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回过身来,武长风恶狠狠的瞪着罗无双。抬手一巴掌,便朝他脸上扇去。

    “啊,你敢打我。”罗无双何时受过这等气了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。但他武功毕竟差着武长风一节,无论如何也挣不开。只能眼睁睁看着武长风手起掌落,扇在自己白玉般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口气,武长风连扇罗无双十几掌。觉得手心微麻,这才停手。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武长风休息片刻,心中说不出的痛快。

    他越发觉得武功的重要!没了武功,自己恐怕要任他们宰割了。

    “不服!”罗无双咬牙切齿道,怨毒的眼神只想将武长风一口吃掉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打到你服为止!”不等罗无双改口,武长风已经狂扇起来。

    十几巴掌以后,武长风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这一次罗无双老实多了,不敢再直言顶撞武长风。只是用一双怨毒的眼神,死死瞪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也是无奈。既然你这般硬骨头,也怪不得我了。

    刚欲抬手,却见小院门口人影一闪。他灵机移动,抓着罗无双的手一松。

    罗无双早在等这个机会了,感觉手上松动,双手猛然用力一挣,已经摆脱了武长风。腾的一下站起来,飞身一拳,便要朝武长风打去。

    “咳,你们在干什么?”就在此时,人影已然到了门前。正是分配他们的刘总领。“府内严禁斗殴,一经发现,废除武功逐出府邸。”

    罗无双到了半空的拳头只能硬生生收回,看着刘龙一脸严肃,便知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“咱……咱们切磋呢,不是斗殴。”罗无双反应极快,抢先说道。“这么晚了,刘总领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他眼神怨毒瞧了武长风一眼,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会让自己挣脱了。

    “当真只是切磋?你们又不是武者,切磋个什么劲。有这等闲心,还不如想想怎么将夫人小姐伺候好。”刘龙皱了皱眉,脸有不满之色。“我听见声响,所以过来看看。以后入夜了小点声,别惊动了小姐夫人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看出不对劲之处,却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也只能好言相劝一番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刘领队教训的是,咱们以后不会了。”罗无双笑脸迎上,唯唯称是。“刘领队这就要走,我送刘领队一程?”

    他见刘龙一脸不快,显然自己几人的形象已经毁了。想尽量讨好巴结,以期能挽回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印象。毕竟,自己在他手底下当差呢。

    见刘龙摇头摆手出了院门,罗无双这才长出一口气。思量着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,最后将过失全部落在了武长风头上。如果不是他这般狡诈,自己又怎会落下如此印象了?

    刚想质问武长风一番,忽觉喉头一紧。不由自主,已被武长风拖到了床上。双臂一实之下,呼啸而来的掌风已朝自己脸上招呼过来。

    十几巴掌以后,武长风问道:“服不服?”

    罗无双紧闭着双唇,死死盯着武长风。但黑夜之下,却哪里看得清武长风是喜是怒的面貌了。只是可惜了他这张玉脸,怕是早已红条满布了。

    如此三番之后,罗无双终究受不了这种狂扇。只得吐出两个字来,我服!

    他嘴上说服,但心里却不服。只等天明,再找帮手来收拾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眼力虽好,却看不出他心中所想。听他承认,这才松开罗无双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们明天早上天明便到院子里等着。”武长风面无表情,冷冷说道。“如果不遵从,你们知道后果。”

    两人咬牙点了点头,灰溜溜躲进自己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们离开,武长风心中说不出的痛快。这种痛快并不是他打了罗无双,从他那里找回了场子。而是一种驱使人,让人听命于自己的舒畅。有了这一次教训,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会好过很多。日后那些脏活累活大可让他们去处理,自己倒能轻松几分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有些犹豫不决起来。究竟是选武师,还是技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