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等武长风辩解,身后已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愿意,可以留下!”

    简单的几个字,却惊得武长风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不去,意味着自己只能在门第较低的府邸做事。自己前途有限不说,也耽误修炼。

    但自己委实不愿意当技师,伺候人的事,自己可做不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修为差,但脑子却转得极快。很快权衡了利弊,一咬牙,便不再做声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眼睛的事还没有得到解决,纵使坚持己见的当武者,也难以静下心来修炼。没有强横的武力支持,自己去凌王府做什么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下意识,武长风摸了摸放在胸口的药方。希望这张方子能管用,能为自己正名。

    武长风无心其他,一直担心别人发现自己是浑水摸鱼进来的。这种滋味,让他感觉极为别扭。兼之他有第一庸才的名头,很少有人会主动与他交谈。一路的湖光山色,他也无暇去理会了。

    三天时间,恍惚即过。于这日晌午,众人终于赶到了目的地,凌王府。

    稀里糊涂被总领刘龙安排一阵,武长风与另外两人被分配到了一处院子。

    见着有些脏乱的院子,另外两人开始忙碌起来。武长风虽想帮忙,却不知道如何下手。只是呆立一旁,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他是武师,对技师的事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“咦,你不去武师那边,跑到我们技师这里来干什么?”一人见了武长风,脸上露出惊讶之色。“你怎么也进王府了?”

    与他说话的是技师一类的罗无双,武功只到了九等。但在技师,却已经是七等的行家了。

    他们出了书院,宛如脱了缰的野马。好奇之下只顾着四处观望,完全没主意躲在角落的武长风。此时看清是武长风,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被分配的时候,站错了地方。”武长风一脸窘迫,心下却是暗自皱眉。“想跟他们解释,却被拦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,难道他们都没看见吗?与他们相处了三日,他们居然到现在才发现自己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难怪你在武师一行待了这么久才九等。”罗无双一脸嘲讽的味道,满脸的嫌弃之色。“我看你连技师都当不成,还想当什么武师。咱们这里不养闲人,你若是识趣,乖乖去刘领队那里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第一庸才的名号,全书院的人都知道。他们打心底看不起武长风,觉得武长风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。让他留下来,只会给自己添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可以学,你们教我就是了!”武长风脸有惧色,带着央求之意。“至少,有个打下手的,你们也轻松一些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从他眼中看不出了敌意,知道他们耻于与自己为伍。但此时的他一无是处,真将实情说出来。招人耻笑不说,极有可能被赶出王府。

    罗无双沉吟片刻,权衡利弊。自己几人初入府中,难免从最底层做起。有些脏活累活自己不愿做,大可以让武长风去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!”罗无双毫不客气,冷哼一声道。“要是不情愿,可以随时跟刘总领说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在武者一行十年,都只有九等的修为。想在技师一行有什么出息,恐怕是痴人说梦。他并没有指望武长风能帮上自己什么忙,只希望能在关键的时候能帮自己挡几下就好。

    “过来吧,将这些东西搬到那边去。”说话之际罗无双指了指,示意武长风帮忙。

    看着比自己还高的花坛,武长风的拳头紧了紧。这不是明摆的欺负自己,将累活交给自己吗?下意识又朝放方子的胸口望了一眼,希望这一次的方子真能有用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片刻犹豫,立时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好在他修炼多年,有点力气。处理起这些事情来虽然有些吃力,却也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,三人才将房间打扫干净。满意扫一眼院内,罗无双开口道:“西边的房间是你的,没咱们允许,你不要到这边来。”说话之际,示意武长风出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识趣出来,进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武长风长处一口气。总算在这里有个落脚的地方了。至于能不能转成武师,就要看这张方子有没有用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迫不及待掏出方子。仔仔细细看了一遍,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难不成自己真的与武师无缘,只能成为伺候人的技师了?

    他对医仙早就失去了信心,看了方子之后,更是感觉到了绝望。这张方子他看了不下千遍,对其要领已经熟的不能再熟了。以往医仙只是略微改动,倒让他生出一丝希望来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所有的筋脉运行之法几乎全部逆转而行。如此而为,自己这条小命恐怕要栽在医仙手上了。

    正犹豫要不要修炼之时,房门突然被踹了开来。迎着暮色,一人出现在武长风眼前。

    “晚饭时间到了,你去将咱们的晚饭准备好!”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答话,罗无双已然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拳头又紧了紧,条条青筋暴露。

    如此无礼,简直欺人太甚。难道进别人的房间,不用敲门的吗?

    只在这一瞬的时间,武长风已经下定了决心。这般蛮横无理的家伙,委实要好好教训一番。

    强行将心中一口恶气忍住,武长风迅速出了院门。去饭堂将晚饭准备好,等罗无双到来后。来不及吃一口,便回到了房中。

    打开方子,他没有再片刻犹豫。依着上面所述的运行之法,开始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他本打算找老者问清楚了再开始修炼,免得出了什么差错。但瞧这般情形,自己能不能在罗无双手下挨到那一刻还未知。纵使自己筋脉逆行而亡,也好过受他这般折辱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有一个目的,让罗无双知道对自己无礼的后果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基础,都是建立在武功之上。自己若能一口气冲到七等,看他还敢不敢在自己面前嚣张。

    思毕,武长风收敛心神,开始运功。

    ‘咦’,一个周天之后,武长风发现了奇妙之处。以往内力都是顺着自己的七经八脉游走,最后到达周身。

    而按着方子上的运功路线施为,内力只顺着那几条没有逆转的筋脉而行。

    莫非,医仙真的成功了?

    按捺住心中激动,武长风细细感受着这几条筋脉。内视之下,武长风能清楚感觉到内力的流向。

    这股内力先是经过这几条特殊的筋脉,随后直奔大脑而来。

    ‘嗡’,武长风只觉脑中一片空白,随即一片漆黑的脑海出现了一丝亮光。随着光亮的游走,脑海中光明之地也变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回过神来,脑海中这一丝光亮已经不再沿着黑暗游走,只是在脑海中盘旋萦绕。而只片刻功夫,脑海光亮的空间已有了房间般大小。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惊喜莫名的时候,这一道亮光陡然一转,直冲双眼而来。

    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的冲击,武长风陡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眼前,房间内的一切均清晰落入自己眼中。就连离自己一丈外的门上,停着的一只苍蝇,他也能看得清楚。片刻之后,苍蝇陡然飞了起来。看着苍蝇轻盈飞舞,在空中留下的不规则的轨道,武长风脸上露出笑容来。

    成了,真的成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