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岳山,云雾缭绕,丛林遍布。

    天岳书院,天下第一书院。正是坐落在这座如仙境一般的高山之上。

    因为第一的美誉,天岳书院自然有它独到的地方。每年,有近千人被送往各府邸。这其中,不乏官邸王府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天岳书院出人才。而这些人才当中,不仅仅有武功卓绝、看家护院的武师。还有琴棋书画精通、打理府邸的技师。

    但今年,天岳书院出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庸才。武长风!

    十年刻苦用功,却堪堪只到武师九等。

    武师与技师都分九等,一等最强,九等最次。

    放在其他学院,九等武师或许还算中等。但在群英荟萃的天岳山,九等武师只能排在最末。只有这般实力,进了府邸,只能沦为门前守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。看着眼前走过的达官贵人,武长风不自觉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此时他与十年前一道进书院的众人,分立两侧。对面是一众技师,约有百人,分两排而立。除了少部分长相清秀的男子以外,大部分都是女子。

    技师,说白了就是端茶倒水洗衣做饭之流的。因为他们天资太差,不适合习武。就算勉强习武,日后也难有大成。是以他们早早放弃了武师这一行,转投技师一类。

    但技师也不是一无是处,没有半点前途的。据说当朝宰相说就是技师出身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势,也是一众技师最强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这一边,则是一众武师。站在首位的是有着第一天才称号的章横,依次排列下来,自己处在最末。由此可见,他武功是多么低微。

    按理说武长风习武天资太差,应该早就转入技师才是。

    但在武长风心里,却是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当初进书院的时候,自己可是与章横齐名的天才人物。但谁知道后来发生了一件事,彻底改变了他如今的命运。

    十年前,他误打误撞遇上了医仙。在医仙神志不清的时候,逼着他吃了一对鹰眼。因为这一对鹰眼,武长风的眼睛变得时而清明,时而浑浊。担心之余,武长风无法专心修炼,才会落得一个庸才的名号。

    只要能将自己的眼睛弄好,凭借自己的天资,还怕闯不出一番名堂来?这也是武长风一直坚持,没有转移到技师一类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世事如棋,而我们都只是棋子。想必,这是自己命该如此吧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穿行而过的达官贵人时不时左边一点,右边一指的带着其他人离开。武长风的心开始下沉。

    为期三天的挑选,今天是最后一天。如果今天还没有人看中自己,那自己只能离开书院,独自想办法谋生去了。

    而有了庸才这个称号,想找到一个好的府邸,恐怕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看着一个一个离去的同门,武长风的心情愈发沉重。他心里暗暗发誓,只要有人选了自己,自己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。毕竟,能进天下第一书院挑选人才的人,都是非富即贵之人。能在他们府邸做事,好处自然比其他地方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一上午的时间,没有一个人在武长风身前停留片刻。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离开,武长风有些绝望了。

    看来,以后的路,真要自己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武长风!”

    忽然,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传入武长风耳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精神一振,抬头挺胸向前跨出一步。心中窃喜之余,暗叹终于有人肯收留自己了。无论这个人是谁,自己以后一定全心全意为他卖命。哪怕赴汤蹈火,也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但看清了来人,眉头不禁皱了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武长风一脸惊讶,带着几分责备。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快步走出队伍,朝发现异样往这边赶来的刘老点头示意。他本就没什么希望进好的府邸,被清瘦老者一搅,希望更加渺茫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,来这里干什么?”刘老一脸不快,有驱赶之意。“难道你不知道应招有多么重要?想断送了自己的前程,也别连累书院。”

    他身为学院管事,对武长风很清楚。九等武师想进好的府邸,那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爹,有几句话要和他说。”清瘦老者皱眉,眼神不善瞧着刘老。“我来看看他,怎么就断送了他的前程?”

    他与武长风相处十年,早将武长风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般看待。此时见刘老对武长风不客气,自然生出护犊之心来。

    “刘老别介意,我去去就来。”武长风恭敬行礼,朝清瘦老者挤了挤眉。“咱们去那边说话吧,免得影响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见清瘦老者还欲再说,忙拉着他,快步向旁边一座小亭而去。

    “谁是我爹了,你别瞎说!”武长风一脸不快,掩饰不住的厌恶。“你来干什么?没看见我正在应征么?”

    两人相依为命,但他却没将老者当自己的爹看待。老者精神有点恍惚,似乎受了什么重大刺激所致。他将自己当成是他的儿子,武长风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爹,谁是你爹了?”老者本来兴奋的脸,不禁板了起来。“方子弄成了,原来是我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不再反驳,老者脸色这才缓和下来。从怀中掏出一张方子,递给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啊?真弄成了?”武长风脸上并无喜色,一看便知是在敷衍了事。“好了好了,我还有正事要做,你先回去吧!”

    并不是他不愿意相信老者,只是没有勇气再去相信他了。这句话老者最少说了一百遍,但每次都让他失望而归。见老者神智仍旧有些恍惚,武长风便没抱多大希望。

    毕竟此时正在应招,进了门第较高的府邸或许能将自己眼睛治好。所以与自己的前途相比,方子似乎没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从老者手中接过方子,目送老者离开。随手将方子塞入怀中,武长风重新往队伍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虽然没将方子的事放在心上,但武长风还是忍不住去想老者口中方子的妙用。依老者所言,如果这张方子真能弄成,他眼力将会变得相当惊人。五里之内,无不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就是从山顶,能看见山脚下的行人。有了如此本事,自己便能提前发现危险。说不定还能看见美女洗澡什么的,好处当真无穷。

    带着各种遐想,武长风重新回到了队伍当中。

    刚站稳脚跟,忽然带着一股威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凌王府你们听说过吧,你们两个可有什么意见?”一人高喝一声,带着几分喜庆。“余下的人,都跟我走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抬起头来。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汉子,一袭长衫立在章横与刘玉玲中间。抬头扫一眼众人,一脸满意之色。

    武长风初略数了一遍,余下众人,约有三十人之多。一次要这么多人,凌王府也是狮子大开口啊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凌王府,也是实力雄厚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这些弟子,就劳烦任总管费心了。”刘老跟在中年汉子身侧,殷勤至极。

    说着话,两人已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学院出身,能帮忙就帮。”中年汉子微微一笑,脸上洋溢着得意之色。“更何况,王府现在确实缺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笑间,径直出了书院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再多想,跟在队伍之后。与众人一起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形刚动,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抬起头来,只见身前一道曼妙的背影挡住了自己视线。

    武者之中,自己可没见过这道身影。他隐隐觉得是不是自己站错了队伍,于是向旁边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僵住了。我是武师,不是技师。他心下暗骂自己蠢蛋,连同方才送他方子的老者也一并骂了一番。要不是他,自己也不可能分心站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想趁人不注意,偷偷挪到武师队伍中去。却发觉一只强有力的手掌朝自己肩头轻轻一拍,武长风踉跄迈出两步,走在了技师最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