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相对无言,只是默默的喝茶,武长风看得出来,李源似乎陷入了无限的痛苦回忆中。

    从他脸上时而露出的微笑,时而表现出的愤怒,并不难看出这一点来。

    只是让武长风奇怪的是,究竟是什么人,能够将李源逼到这般地步?

    思索了很久,也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,正准备开口询问,李源却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奇怪,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你不用猜了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疑惑的点了点头,李源继续说道:“怎么样,如此难得的机会,难道你想要错过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很清楚,他口中所说的机会,指的就是名垂千古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旦他的预想真的能够实现,那他将是千古第一人,不管他使用什么手段,后人所能记住的,永远都只是他李源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总是会比别人多想一层,不仅会考虑到成功之后自己所能得到的,也会考虑到失败之后自己的下场。

    很显然,一旦失败,不仅是李源,自己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顿了顿,还是开口道:“这件事情,圣上知道吗?”

    正如李源所说,就目前的形势来看,想要统一四国,现在是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件事请毕竟关乎整个大周的存亡,对于其中的厉害关系,只有朝廷中的那些人最清楚。

    而在朝堂之上能够压得住李源的,只有黄启才一人而已,如果黄启才同意,即使自己不参与此事,也改变不了整个大周的命运。

    而听见武长风问话的李源,在听见圣上二字之后,脸上的微笑明显僵硬住了,但只是片刻的功夫,便微微笑道:“圣上行事一向谨慎,不会轻易冒险,等所有事情都安置妥当了,我自然会向圣上请示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已经有些明白李源的打算了。

    他这是借用圣上的名义,四处拉拢人才,等将这些人才聚集到一起之后,再向圣上说明自己的用意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一帮人,即使黄启才没有同意天下的心思,恐怕也不会甘于现状。

    只要圣上答应下来,李源就不算欺骗大家,他这种做法,倒真有几分商人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既然圣上并没有同意此事,武长风自然不会轻易答应。

    并没有直接回答李源的问话,反而问道:“如此说来,圣上并没有答应此事?”

    面对武长风咄咄逼人的言辞,李源竟然有些恼怒起来,但很快,他脸上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淡淡一笑道:“不过是迟早的事情,你又何必如此认真,我耗费了如此多的时间与精力,圣上没有理由拒绝!”

    见他已经打定了注意,要怂恿大周出兵,武长风知道自己人微言轻,即使劝说他也不会听自己的。

    只是淡淡说道:“圣上同意,不代表大周的百姓也会同意,丞相好自为之,在下告辞了!”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李源居然有如此野心,一旦此事成为事实,大周将陷入战火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事情,他必须跟二公子说一声,好让他有个准备才行。

    岂知武长风身形刚动,一人便从出现在了凉亭之外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微微一愣,扭头看向李源。

    刚才武长风俯瞰整个中院,并没有见到一个人,而自己一直站在李源身旁,目光正对着前方,并没有看见这里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对方的突然出现,倒是让武长风有些诧异起来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微惊的神色,李源忽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惜你是个人才,所以才会将这些事情说给你听,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,却一点表示的意思都没有,难道你想带着如此重要的秘密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武长风远以为他只是一个技师,不会对自己怎么样,虽然丞相府也有武师,但未必是自己的对手,所以他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进入丞相府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自己似乎小看了这个李源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,武功必然了得,这样的人,恐怕并不是他府上的武师。

    想不到,他连江湖上的奇人异事都拉拢过来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苦笑道:“如此说来,我只有答应了?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武长风已经开始仔细打量起整个丞相府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人的武功虽然不弱,但武长风还是有自信从他手底下逃脱的,而他如此问李源,也没有答应他的意思,他只是在观察周围还有没有如眼前这人一样身手的人。

    李源并没有回答武长风的话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,他用在武长风身上的时间与精力,已经足够多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仍旧摇了摇头道:“我不将这件事说出去就是了,丞相就不要为难我了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这些事情本来就和他没有什么关系,他只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了,李源采用这样的手段,他只要假意答应就行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天下百姓和他有什么关系,他们的生死,还轮不到武长风来管。

    可是,武长风总觉得这样做,自己心里会又负担,就像是看着小偷偷了别人的东西,自己看到之后没有管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真的怎样做了,那他心中的那个热血就会随之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如此说,李源会将自己怎么样,但他很清楚,自己不能和他们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并没有回头的意思,李源已经彻底的放弃了劝说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我只相信死人的嘴巴,收拾干净些!”

    很显然,后半句他是对这凉亭外的人说的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清楚的看见,对方已经朝自己扑了过来,手中的离别钩在阳光的照射之下,显得格外的刺眼。

    而对方似乎有意如此,让自己能看清杀死自己的武器一般,那一对离别钩所反射过来的光芒,晃得武长风有些睁不开眼来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天真的以为,对方只有这么点伎俩,他飞身上来的时候,带着离别钩朝自己而来,那对离别钩,应当呈现不同的角度才对,绝不会一直是反光面朝着自己。

    而对方能做出如此精准的判断,将离别钩用到如此程度,很显然,对方的武功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想拉住李源,用它当做人质的。

    只是,李源说出那句话之后,便朝着后院而去,顾及那一对离别钩之下,武长风这才没有抓住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,李源并没有想到,武长风的武功,比他的即使等级还要高。

    冲上来的人只觉得眼前一晃,偌大的凉亭之中,便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轻轻‘咦’了一声,回头望去,却见武长风已经淡定从容的站在了他先前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对方这一手把戏玩的倒是不差,因为凉亭是架在台阶之上的,伸出来的部分,正好遮盖了凉亭之下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方的身法并不怎么样,不过是一直躲在这一处空地罢了,等到李源开口,他便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给武长风的错觉就是,对方的武功奇高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武长风也不敢大意,毕竟对方刚才露的那一手,表明他的武功并不算太差。

    并不敢大意之下,武长风朝那人笑了笑道:“兄台善用离别钩,莫非是赵家台的云柳兄?”

    对方并没有说话,只是恶狠狠的瞪了武长风一眼,随后脚尖一点,便又朝武长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的神情,武长风便知道对方是赵云柳无疑了,只是赵家一向与朝廷都不怎么对付,他怎么到了李源的府上来了?

    心中好奇,手上却不敢大意,武长风故技重施,又一次避开了赵云柳的这一钩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可没有心思和赵云柳玩,这里毕竟是丞相府,不知道还隐藏了多少高手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次武长风是朝着大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要逃,赵云柳冷哼一声,舞动离别钩,再一次朝武长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三次之后,武长风已经退到了大门后,此时守着大门的守卫,已经拔刀拦在了门前。

    对于这四个人,武长风并不放在心上,他之所以没有冲出大门的原因,是因为他看见了门旁站着的一人。

    对方一袭黑衫,倚在门后,对两人的打斗似乎不屑一顾,脸上淡漠的神情,仿佛杀武长风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一样。

    而这人沉闷的神情,去让武长风觉得有些熟悉,具体在哪里见过,武长风真的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所忌惮的,并不是一直追赶自己的赵云柳,反倒是门后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,让武长风极为忌惮。

    被两人架在了中间,两边又是乱世嶙峋的假山,武长风无奈之下,只能和赵云柳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老实说,赵云柳的武功并不怎么样,但他眼神中的那股狠劲,却让武长风有些忌惮。

    因为他每一钩划出,武长风都能清楚听见呼呼的撕裂声,他很清楚,只要有一钩落在自己身上,必然会让自己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所以武长风所采用的办法,仍然是避实就虚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一招双龙戏珠朝自己攻了过来,武长风当即矮身,差点变成了驴打滚,随后一招黑虎掏心,直取对方要害。

    而赵云柳极为自信,眼见武长风朝自己抓来,他不闪不避,竟然直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长叹一声,手中有兵刃,也不用这么嚣张吧!

    随后身子一矮,整个人便贴在地上滑行过去,抬手之际,已经朝着赵云柳裆下抓去。

    此时赵云柳想要躲开武长风这一击,已经不可能了,而他手中的离别钩现在还在半空,想要抢救已经不能。

    只能一发狠,双钩直直朝下,贴着他自己的身躯,直朝武长风小腹刺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任何畏惧的神色,拿住他裆下之后,双手忽然用力,只觉得入手软绵之处,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指缝之间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收到如此一击,赵云柳原本气势汹汹的脸上,此时已经被疼痛所替代,整张脸缩成一团,口中已经发出一声惨叫来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一对刺向武长风的离别钩,也因为裆下带来的巨大疼痛,让他再也无力握住。

    武长风轻松从他身旁滑了过去,不停的甩着曾经抓过赵云柳裆下的手,仿佛赵云柳身上有什么东西黏在了他手上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,众人只见赵云柳已经蜷缩成了一团,在地上不停的滚来滚去,而他的裆下,已经渗出鲜血来。

    原本站在门后之人,见到如此情景,淡漠的脸上,也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抬头朝武长风打量了一眼,见他一副极为恶心的模样,他忽然明白过来,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赵云柳已经倒地不起了,那处理武长风的事情,就只能落在他肩上了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单腿一蹬,便朝武长风射了过去,站在他身旁的两人,清楚感觉整个门基都晃动了一下,望向出手之人的位置,哪里已经出现了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四人知道他们这样的高手动手,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掺和进去的,两人迅速将大门合上,另外两人则抬着横木将门关上,随后四人如同见了狮子的羚羊一般,一溜烟的跑没了影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自然清楚落在武长风的眼中,他虽然有心想要阻止他们关上大门,但他却没有这个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的这一腿,只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仿佛天上的流星,虽然只是一闪而逝,但其中所夹裹的势道,让武长风头皮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好快的腿法!

    武长风想要躲开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只得抬手手臂,想要挡开他这一腿。

    岂知对方的腿力实在太过厉害,武长风只觉得自己手臂一阵发麻,而原本想要将他这一腿隔开的想法,也没有实现,只得侧过头去,尽量不要被对方踢中面门。

    用尽了浑身的解数,武长风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他这一推,武长风只觉得,一股极为强劲的劲风,贴着自己的面门划过,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此时他并没有功夫理会这些,因为武长风清楚看见,自己隔开他右腿的一刹那,他的左腿也朝着自己小腹踢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