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续几天,武长风发现任云霄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这让他更加怀疑,任云霄到底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和黄诚泰的回府,整个王府已经安静下来,而这几天的时间离,朝廷也两次派人前来询问过,主要目的,还是关于世袭王位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诚泰并没有表现出反感的意思,那些人便不再来王府了,听他们的意思,是等着丧期满了之后,就能接掌王位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问过那些人,对于骁骑军的去向如何,他们只是含含糊糊的回答了两句,并没有给一个满意的解释。

    武长风大致能猜出来,他们一定也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骁骑军才是整个王府最大的依仗,虽然说二公子最后极有可能拿不到骁骑军的兵符,但武长风并没有灰心。

    凭借王府自身的实力,他也能让王府重新站在世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时候,王府却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。

    语气说是客人,倒不如说是王府的主人,虽然远嫁夏国,但她毕竟是凌王府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因为黄诚焉的到来,王府又一次陷入了悲痛之中。

    等黄诚焉祭祀完之后,三兄妹便坐在院中闲聊,武长风毕竟是个外人,本来不准备打扰他们的,但在黄诚泰与黄诚焉的一再要求之下,他也只能再在一旁听三人说话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不愿意与他们三人同处,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黄诚语。

    在见到自己大姐之后,黄诚语又拿出了他那撒娇的本事!

    “大姐,你不知道,他居然动手打我,你看,我脸上现在还红着呢!”

    黄诚语伸出一脸玉脸给黄诚焉看,眼睛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上武长风一眼。

    她虽然奈何不了武长风,又不能说动黄诚泰,但他与黄诚焉的关系向来极好,而且自己这个二哥也听大姐的,在大姐面前告状,说不定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然而,令她失望的是,黄诚焉一脸责备说道:“如果你不使性子,他怎么会动手打你,现在王府是多事之秋,你应该多帮衬你二哥一下才是,切不可再给武总管找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我给她找麻烦?我什么时候给他找麻烦了?还有,咱们三个谈些家里长短,脚上他什么?”

    看她仍旧一副天真浪漫的样子,武长风真的无言以对,现在的王府已经是千疮百孔了,难道她真的一点都看不到吗?

    王府虽然仍旧是原来的样子,但王府中已经少了一半的人了,这样显眼的事情,难道她都没有看见?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和他争辩的打算,拱了拱手道:“三位闲聊,我到门口守着,有什么事叫我一声就行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要走,黄诚焉一把将他拉住,同时怒目瞪了黄诚语一眼道:“三妹,武总管不是外人,而且我有很多事情要和他说,你就别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胡闹?你居然和二哥一样,帮他都不帮我,到底我是你们的妹妹,还是他是你们的弟弟?好,既然他不走,我走就是了!”

    虽然黄诚焉很想嘱咐她几句,但看她对武长风的态度,如果她留在这里,自己接下来的话恐怕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看着黄诚语气愤离开,她只是摇了摇头,对武长风说道:“我家小妹就是这个样子,让武总管见笑了!”

    见黄诚语走后,武长风也松了一口气,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三小姐,让她对自己如此不满。

    但见黄诚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知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,微微一笑道:“大小姐哪里的话,三小姐不谙世事,这样不也挺好的嘛!”

    黄诚焉只是笑了笑,拉着武长风坐下,奉上茶盏之后,这才对武长风说道:“我听说父王的死有些蹊跷,不知道武总管知不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是一愣,没想到大小姐居然知道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此事。

    倒是黄诚泰有些不淡定了,一脸惊讶望向两人,眼神之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只得歉然道:“这件事我早就想告诉二公子了,只是王府现在已经这样了,这件事只能等日后再说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却不干了,跳起来说道: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又是歉然道:“这件事,还是许将军告诉我的,因为此事涉及的事情比较多,而王府又是现在这般模样,所以我才没有告诉二公子,既然二公子想知道,我告诉二公子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见黄诚泰气急败坏的模样,武长风只能一五一十的将实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人,究竟是什么人要害我父王?”

    对于凌王爷的死,他一直以为是父王中了对方的埋伏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但此时听武长风说出来,父王似乎是被人设计陷害死的,而那个许都督,自己如果不将他找出来扒皮抽筋,他就誓不为人。

    见二公子如此动怒,武长风安慰一番之后便说道:“寻找许都督的事情,我已经吩咐人去找了,只是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让二公子顺利的承袭王位,我总觉得,这几天太平静了一些,二公子在没有受封之前,还是小心些的好。”

    黄诚焉听武长风如此说,赞许的点了点头道:“武总管说得对,王府毕竟是父王的基业,你可要听武总管的,先将王府稳住才行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此时得知了凌王的真正死因,哪里还坐得住了,怒气冲冲道:“难道父王的死因,咱们就不查了吗?我不管他是什么人,我一定会为父王报仇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对于这件事,他早就斟酌过,黄诚泰暴躁的性子,如何能装得下这样的事情了?当初他意志消沉的时候,自己或许能用这件事来刺激他,但现在他知道了此时,只会让原本平复下来的心情又跳脱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才是王府真正重要的时期,他可不想二公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劝道:“二公子,我没有说不找出凶手,只是不是现在,你听我的,先承袭了王位,之后想要查明这件事就容易得多,现在动手,只会让对方有所警觉,不但适得其反,反而会将王府引入万劫不复之地。”

    此时听黄诚焉提及此事,武长风隐隐觉得,王府如今所面临的一切,似乎都是这个人所为。

    从凌王爷出征,到凌王府发丧,最后牵动宗门,随后王府又出现了刺客,种种迹象表明,有人暗中促使这些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也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对方想要将王府铲除掉。

    而现在二公子要承袭王位,对方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二公子。

    如果二公子不停自己劝阻,非要找出真凶,武长风相信,对方一定会血洗了凌王府。

    能设计陷害凌王爷,说明对方在朝廷之中有极高的权势,而对方又能发动如此多的宗门为自己办事,看来他在江湖上的名声也不小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思来想去,也找不出这样一个人来,他现在所能做的,就是先稳住凌王府,让二公子顺利承袭王位,等这件事过了之后,再慢慢找出幕后的真凶。

    然而,二公子如今的表现,却让武长风很担忧。

    “万劫不复又怎么样,不杀此人,我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黄诚泰咆哮着说道,丝毫不顾其他人的死活,这种做法,武长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好了。

    见两人如此,黄诚焉苦着脸道:“我本来以为二弟知道的,没想到他一直蒙在鼓里,给武总管添麻烦了,实在是抱歉!”

    朝武长风行了一礼,转头又对黄诚泰说道:“二弟,不可冲动行事,有些事情,不是咱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,你切先听武总管的,日后如果有需要的地方,你尽管派人送书信过来,只要大姐能帮的,一定帮你!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怎么劝说黄诚泰,只是希望他能暂时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听了黄诚焉这句话之后,只觉得她变得稳重了不少,处理起事情来,也想得长远得多。

    她身为夏国的太子妃,极有可能成为夏国的皇后,别人不知道她这句话之中所蕴含的深意,武长风却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即使查出来是大周的皇帝要对凌王爷不利,她也会想办法为凌王爷报仇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武长风看来,她只是多虑了而已。

    凌王爷虽然身为骁骑军的统领,但他却是大周的支柱,黄启才即使再畏惧他的兵权,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除掉凌王爷。

    不过黄诚焉的话,倒是提醒了武长风,或许,真正想要陷凌王府于危境之中的,或许是商国。

    但对方如何才能让凌王爷入瓮,武长风却又找不出答案来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圣上下旨,凌王爷也不会领兵出征,即使身在前线,凌王爷也有自处的权利。

    虽然凌王爷是因为许都督的话,所以才冒险出击的,但在他看来,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,凌王爷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。

    而联想道这其中的所有事情,只要有一点没有做到,凌王爷绝对不会落得身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商国想要做到这般地步,恐怕只有在商国才行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,想要害王府,武长风却没有时间思考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等,难道要等到所有的证据都没了,咱们再去找还是父王的凶手吗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倒是不假,时间隔得越久,越是难以找到有力的证据,但眼下整个凌王府都岌岌可危,又拿什么去寻找凶手了?

    “依二公子只见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武长风知道劝说二公子已经不行了,只能采取其他的办法。

    而听了这句话之后,黄诚焉却有些惊慌起来,如果真的依照二弟的性子行事,恐怕凶手没有找到,王府早就被人给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她是万万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会同意自己二弟的想法。

    刚要说什么,却见武长风朝自己使了个眼色,只能压抑住心中的焦急,静静看着两人对答。

    反而是黄诚泰,在听了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变得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是他,茫茫人海之中,自己又该怎么去找出凶手了?且不说身在前线的百万将士,就算是整个朝廷,自己也插不上半句嘴,就自己目前的实力,又怎么能找出幕后的凶手了?

    负气之下,只是狠狠吐出一句极为幼稚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即使将王府所有的人派出去,我也要找到凶手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朝黄诚焉点了点头,示意他宽心,随后哑然失笑道:“二公子,那凶手是谁,咱们总得有个方向才行啊!即使将所有人派出去,难道让他们在大街上拉住人救人谁是杀害凌王爷的凶手?”

    黄诚泰自然知道此举不成,但武长风居然如此说,他便顺着武长风的建议说道:“这也是个主意,或许真能找到凶手也说不定!”

    黄诚焉此时已经看出来了,武长风用的是缓兵之计,看自己二弟不甘的神色就知道,他已经动摇了。

    适时劝道:“二弟,你难道还不清楚这样做,只是徒劳无功吗?等你有了权势之后,想要查出事情的真相,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?”

    黄诚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但他还是想尽快找出凶手,为自己的父亲报仇。

    问武长风道:“难道只能按照你说的,先被赐封王位之后,才能找出凶手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一副无奈的模样说道:“现在看来,恐怕只能如此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其实还有另外的途径可以走,就是依靠凌王爷的十万骁骑军,顺藤摸瓜找出凶手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一来,不仅浪费时间,还有可能背负一个叛国的罪名。

    私自拉拢军队的事情,是万万不能走的。

    如果黄启才没有册封黄诚泰王位的意图的话,他们或许能这样做,但眼下圣上已经有意让黄诚泰承袭王位,自己为什么要舍近求远,还要冒如此大的风险了?

    他这样说,不知不过是先稳住黄诚泰,保全了自身,才有继续战斗下去的本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