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宇衡愣了一下,随后眼神中充满了凶狠之色,咬牙切齿道:“你血口喷人,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王府的事情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想到,胡宇衡居然如此嘴硬,不过对于胡宇衡的狡辩,他早就想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淡淡道:“胡领队,你真的要离开王府,当日又何必在此怂恿大家了?说说吧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胡宇衡又是一愣,不知道该怎么接武长风的话了,老实说,当初那人来找他的时候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王府了。

    即使王府不给任何的补偿,他也丝毫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当初他在王府当总管的时候,自己那个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滋润了,但自从武长风将他降为领队之后,他在整个王府都抬不起头来,以至于自己如同深陷牢笼之中,只想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而对方来找他的时候,不仅许诺了他丰厚的奖赏,还有职位不低的官职,对于他来说,自己能够进入官场,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,有这样的机会,他如何肯放过了?

    反观自己在王府的处境,前程当真令他堪忧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除了每天起早贪黑的坐着原本不属于他的伙计,还要时刻提醒吊胆的以防自己被赶出去,而想要重登王府的高位,他自觉自己已经不是那些年轻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所有在眼前出现了这样的机会,他如何还肯在王府多待?

    然而,对方虽然许诺了他丰厚的奖赏,但对他所提的要求,自然是有一些的,这其中最让他头疼的,就是怂恿众人叛离王府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在武长风意外回来之后,他非但没有得逞,反而将自己陷入了牢狱之中,曾几何时,他会想到自己有这样的下场了?

    这些事情他虽然心知肚明,但却不准备说出来,当他入狱的时候,有人送给了他一张纸条,让他灰暗的人生,又重新燃起来希望。

    而前几天王府进了刺客的事情,正好印证了纸条上所说的,也正因为这一点,他才咬紧牙关,不肯说出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罢了,又哪里是为了怂恿其他人,你可以说我言语不敬,辱没了二公子,但你不能含血喷人,说我怂恿别人离开王府啊!”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四等技师,又曾经是王府的总管,他并不傻,反而极为的聪明。

    当初武长风给他定罪的时候,说的就是自己不敬二公子,这件事放在二公子面前说出来,最多也只是被二公子斥责几句,说不定二公子一高兴,看在自己多年为王府效力的份上,没准会将自己放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一早就想好的策略,此时对上武长风的毒舌,倒也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冷哼了一声,淡淡道:“你可以问问,任总管离开王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,你就别继续装下去了,对你没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认定他是受人唆使,来鼓动王府中的其他人离开,就是因为任云霄默默的离开,给了他极大的启发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在王府危难之时,想要离开王府的人来说,多少是会受到众人议论的,这样的话语虽然落不到自己耳朵中,但对于自己的名声却不怎么好听。

    任云霄是爱面子之人,所以他在言语冲撞了三小姐之后,选择默默的离开王府,即使得不到任何补偿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然而,胡宇衡当初说这番话的时候,他并没有给自己和二公子请辞,而是想在议事厅大闹一番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行径,武长风自然不是瞎子,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对方居然能让他如此的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看来,对方也是许诺了他不少好处啊。

    胡宇衡仍旧是一副丝毫不惧的模样,语气坚定道:“任总管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在王府这么多年,二公子不看在我有功劳的份上,也看在我为王府奔波了这么多年,最起码能给我一笔钱,好让我度过余下的人生,这就是我的目的,仅此而已!”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惊讶,他老子倒是不笨,这么快就将所有的事情,都放在了二公子面前。

    他不禁有些担心起来,二公子一向都是软弱的性子,不怕别人逼迫,却怕人苦苦哀求,想胡宇衡这样讨价还价的人,黄诚泰是最容易上当的。

    一旦二公子答应放了胡宇衡,自己还能有什么借口将他了留下来了!

    “胡领队,这些年确实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给了个眼神,示意任云霄将他放了!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咯噔一下,二公子果然还是那样的性子,此时想要制止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毕竟二公子才是整个王府的当家,他既然发话了,自己总不能违背他的意思,让任云霄不要放人吧!

    只见得了只有的胡宇衡老泪纵横道:“二公子,我当时只是因为一时冲昏了头脑,才会说出那些对不起你的话,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,你就熬了我这一回吧,补偿什么我不要了,只要二公子留我一条性命就行。”

    即使二公子不原谅他,也不会真的将他杀了,然而对他一个即使来说,送到北芒之地,比一刀将他杀了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道:“放心,我不会为难你,只是我想知道的事,究竟是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的胡宇衡,在听见黄诚泰这句话之后,心中所有的希望,立刻变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他,还是不相信自己啊!

    而武长风也没有想到,二公子居然会顺着自己的话问下去,看来二公子是真的成熟了不少,对于有些事情,已经不用自己提醒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退在了一旁,这件事,就交给黄诚泰自己处理好了。

    见胡宇衡半晌不说话,黄诚泰语重心长的数道:“我不知道怂恿你来的人是谁,也不知道对方给了你多少好处,而王府能承诺你的,也只有你那些补偿而与,至于要不要说出对方是谁,就全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见胡宇衡仍旧不说话,黄诚泰又侃侃而谈道:“你还记得,你当初是怎么进府的吗?”

    只是这一句话,原本一脸狐疑的胡宇衡忽然跪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恕罪,我不是有意的!”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胡宇衡的来历不清楚,但黄诚泰却知道,当年如果不是老王爷仁慈,胡宇衡早就死在外面了,黄诚泰提及此时的原因,只是为了让胡宇衡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黄诚泰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不为难你,你自己想说就说,不想说的话,让任总管送你出去!就当……父王当年救了一条狗吧!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如同万千根针扎在胡宇衡的心头,而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,确实连一条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不是我想这么做,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有说完,胡宇衡的声音已经戛然而止了!在他的后脑勺之上,赫然有一把三寸长的飞刀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悄无声息的潜入了王府,而且就在自己面前杀了人。

    “保护二公子!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武长风便轻身出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外面,只见墙角的窝竹微微抖动,对方已经翻墙而出,逃离了王府,武长风有些不甘心,跃上墙头,四下张望,却发现凌王城中熙熙攘攘的行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,至于刺客的影子,自己却无法找到了。

    颓然退回了打听,见任云霄正在检查胡宇衡的伤势,还存着一丝希望问道:“怎样?有救吗?”

    任云霄摇了摇头,一脸无可奈何说道:“脑浆迸裂,没得救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懊恼起来,还是自己大意了,胡宇衡明明已经准备说出对方是谁了,现在居然被人暗杀了。

    而从对方的武功来看,对方似乎也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并不会意任云霄的实力,也不担心王府的守卫不够森严,既然自己都无法追踪到那人的下落,王府的其他人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对方派如此高手前来,只是为了灭口,而且他出现的时机,正好是在自己审问胡宇衡的时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人通风报信,对方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!

    而反观这件事,自己好像只是跟任云霄说过,其他人对于此事,却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一脸狐疑的望向任云霄。

    被他这么看着,任云霄心里也有些不安起来,一脸疑惑问道:“大总管,你怎么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武长风收回了凌厉的目光,摇了摇头道:“没什么,你处理一下吧!”

    等任云霄一脸疑惑的离开之后,武长风的眼神这才变得阴鸷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究竟是谁,居然能有如此本事,连任云霄这样的人,他都能够收买?

    而黄诚泰也发现了武长风的异样,笑声问道:“你怀疑任总管和这件事有关联?”

    武长风淡淡点了点头道:“审问胡宇衡的事情,我只是跟他说过,如果不是他,对方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件事!”

    黄诚泰也有些惊讶起来,如果武长风说的是真的,那整个王府岂不是都不安全了?

    任云霄可是凌王府外府总管,王府所有的武师都听他的,如果他有意放人进来,自己又怎么能躲得过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黄诚泰不禁问道:“既然他有嫌疑,你刚才怎么不将他留下问个明白!”

    “问了也没用,他是不会说的!”

    对于任云霄这样的人,武长风再熟悉不过,他既然能隐藏得如此只好,证明他早就做好了准备,即使自己当面戳穿他,他也不会给自己任何回答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。

    见黄诚泰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,武长风脸上又重新恢复了笑容,淡淡说道:“放心好了,他翻不出什么浪花来,只是我很好奇,究竟是怎样的人,居然能同时买通他们两个,有这样权势的人,恐怕不多见吧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黄诚泰这才略微放下心来,点了点头道:“他们两人在王府待的时间都不短,而且王府给他们的职位也不低,胡宇衡倒还说的过去,是因为你将他贬职,他心里不高兴之下,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但对于任云霄来说,王府一直待他不错,按道理来说,他不应该背叛王府才对,但现事情已经发生了,想必对方也不是等闲之辈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大致了解了一番,随后点了点头道:“倒是我眼拙,没有看出来,二宫多防备些,这件事就交给我了!”

    而从打听出来的任云霄仍旧一副淡然的模样,仍旧做着他需要做的事情,一丝不苟的态度,让在暗处观望的武长风也有些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不是他?

    他很清楚,刚才自己看任云霄的眼神,对方应该已经有所察觉,如果他没有做什么对不起王府的事情,绝对不会如此的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然而,他现在表现出来的,就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倒让武长风有些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武长风还是决定先观望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王府现在可是用人之际,他不愿错杀好人。

    而昨天被扣押的六个人,今天武长风也一一问过了,他们只是说路过王府,身上又没有银子打尖住店,所以才会在密林之中暂住一宿,见武长风过来,还以为要对他们不利,所以几个人没命的奔逃,才会有后来的结局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套说辞,武长风是不怎么相信的,但问过看管牢房以及押送他们回来的人之后,发现他们身上确实没有银子。

    武长风已经对任云霄起了疑心,所以有些事情也不再问他了。

    倒是几个人的身法极为的诡异,与前几天潜入府中的刺客有些相近。

    但只是这一点,也无法肯定这些人就是那些刺客,无奈之下,武长风只能将他们暂时关押在牢房之中。

    王府现在是多事之秋,他可不会随便将人放了。

    不会错杀好人,这是对王府众人而言的,至于其他人,则另当别论了,等王府度过这次危机之后,自己再放了他们不迟!

    眼见已经浮出水面的问题,在胡宇衡被杀之后,已经死无对证了,武长风不禁有些头疼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能做的,就只有守株待兔,等着对方送上门来,但如此的被动,让武长风多少由此而憋屈。

    堂堂凌王府,居然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