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裴为人比较稳重,有他看着黄诚语,黄诚泰放心多了,之后,两人便来到了演武场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有武长风主持大局,王府众人很快就汇聚到了一起,等他们到演武场的时候,王府所有的人已经到场。

    当两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时,原本有些低落的气氛,瞬间变得高涨起来,武长风能清楚看见,自己每走过一个人的身边,都能从他们灰暗的眼神中,看到一丝光亮。

    这一丝光亮,如同黑夜之中的繁星,又如同黑暗之中的一点火星,虽然微弱,却仍然刺目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的眼神,武长风原本有些不安的心,此时已经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谁说星星不能点亮天空,谁说火星不能光彩夺目,只要有足够多的数量,只要有合适的机会,他们最终一定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光和热。

    王府现在虽然面临着巨大的威胁,但只要有他们这些人在,只要有他们眼神中的那一丝坚决在,武长风相信,凌王府永远都是凌王府。

    走上台时,武长风已经有些热血沸腾了。

    环顾一眼四周,看到这些熟悉的人,看到这些熟悉的眼神,武长风莫名有一种冲动,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冲动究竟是为了什么,但他清楚,给予他这股冲动的人,却是眼前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同伴。

    他有责任,也有这个决心,带领他们重新建立一个全新的王府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可在?”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的第一句话,一人走上前来,脸色虽然不是很好看,但他的眼神之中却透漏出一股坚毅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又高喝一声道:“程思琴可在?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,脸上同样的那看,眼神中的坚毅,却丝毫不必任云霄少。

    见到二人,武长风这才完全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在整个王府之中,如果说他最信任谁,既不是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王文平,也不是与他同出一个书院的师兄弟,任云霄与程思琴,才是整个王府的支柱,只要两个人还在,王府的许多事情,自己都能放心的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又扫视了众人一眼,见这其他人的眼神之中,有的表示不解,有的则是疑惑,只有少数才变现出欣喜之色来。

    对于两人的出现,武长风也觉得颇为奇怪,任云霄已经被批准离开王府,按理说来,他不用在参加这次大会才对。

    至于程思琴,武长风就更加诧异了,她不是说告病回家了么?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程思琴的老家可是远在香山的山河镇,来去少说也要两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诧异,但并没有打算深挖此事,对于三小姐的蛮横无理,两人借口躲在一旁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二人的到来,恰好说明,他们的人虽然不在王府,但他们的心,却一直围着王府,有这样的人在,王府何愁不兴?

    “任总管,我现在认命你为前往总管,你可愿意接受?”

    武长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眼色,只是平平淡淡的说出这句话,他唯恐自己带上了感情,会忍不住上前与他拥抱。

    重情重义之人,已经很难找到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无比平淡的话语,却让任云霄的心中激起了千层浪。

    他在武长风不在王府的时候,递上辞呈已经算是不仁了,如果再重新担任前院总管一职,他担心有人会不服。

    一脸羞愧道:“任某有负大总管的嘱托,没有照看好王府,再担任大总管一职,恐怕有些不妥!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武长风已经摆手打断了他的话,抬头对这众人说道:“任总管担任前院总管一职,在站的可有不负的?”

    沉默,众人安静的如同一株大树一般,片刻之后,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‘任总管’,随后,整个演武场上的声音,只合成了三个字!

    “任总管!”

    见众人已经表态,武长风这才看着任云霄说道:“任总管,你也看见了,是你的事情,你终究跑不脱,想要舒舒服服的混日子,即使我和二公子答应,大伙也不会答应!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声齐呼!

    “不答应!”

    对于任云霄的所作所为,早就传遍了整个王府,王府中所有人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以后,无不佩服任云霄的胆气。

    敢直言顶撞三小姐的人,王府只有他任云霄一人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要离开王府,众人心里如明镜一般,遇上胡搅蛮缠的三小姐,谁能受得了她的气了?

    任云霄此举非但没有折损他的形象,反而是众人心中崇拜的偶像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任云霄接管外府已经多年,对外府的事情极为熟悉,兼之其武功又在众人之上,如果他不来担任总管一职,自己这些人中,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。

    见到众人如此,任云霄知道,自己再多说也是无用。

    “愿听武大总管差遣!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又看向程思琴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目光灼灼的眼神,程思琴就有一丝畏惧,任云霄已经先她一步,成了万众瞩目的交点,她作为内府的总管,可不想和任云霄一样的出风头。

    一脸诧异道:“大总管,我可没有请辞,我只是告病而已,现在我的病已经好了,可以继续为王府效力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,点了点头道:“少偷懒,以后可有得你忙了!”

    程思琴脸一红,便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她这几天在干什么,但她自己可是极为清楚。

    她不禁将整个凌王府逛了一遍,还抽空去集市大肆采购了一番,对她来说,她告病的这几天,可是她进入王府之后,难得好好休息一番的日子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连这个都看得出来,看来以后自己的日子,真的要和他所说的一样了。

    等将两人安排好之后,武长风这才清了清嗓子,对这众人说道:“好了,其他人我就不一一委派了,之后,程总管会将名单贴在后面的告示栏上,不在榜上的不要灰心,王府以后只会越来越壮大,你们有的是空间发展,而那些在榜上的人,也不要骄傲,因为在你们的身后,还有那些没有上榜的盯着你们,稍有不慎,你们极有可能被刷下来,所以,各位都不要松懈,努力让自己成为榜单上的人!”

    台下一片叫好之声,就连那些对武长风心怀不满的人,此时也跟着高呼起来。

    三小姐打理王府的这几天里,他们才知道什么是人间炼狱,与武长风在的时候想必,他们仿佛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上一般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们才明白武长风真正厉害的地方在哪里,也清楚的感觉到,跟着一个对的人,即使吃了些苦头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刚才的这番话,又恰好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那些作为领队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,自己总有一天会将他们从榜单上挤下来。

    自己身后还有不少人盯着,说不定自己哪天就遭了殃。

    王府虽然没有了凌王,但并不代表王府会衰败下去,只要二公子在,王府就能在朝廷上占有一席之地,通过自己的一番努力,在武长风的带领之下,王府必定会日益昌盛起来。

    等众人眼神中的阴云彻底消散,被浓浓的激情所取代之后,武长风轻咳了一声,示意众人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各位应该清楚,王府现在所面临的威胁,我不是在威胁各位,只是善意的提醒大家,王府现在所面临的危难,是你们想象不到的,很有可能,王府无法度过这一次危难,以至于让各位深陷其中,如果现在觉得后悔的,可以离开王府,另寻高就,我与二公子在这里保证,王府绝对不会为难大家,反而会加倍的补偿大家!”

    前两天王府遭遇刺客的事情,众人都是知道的,虽然并没有人因此丢了性命,但也有人为此而受伤,他们很清楚,武长风所说的,并不是一句吓唬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敢闯入王府之中来,说明王府已经被人盯上了,这一次或许自己侥幸,能够躲过一劫,但对方摸清楚了王府的实力,下一次可不会如此轻易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是王府了,就连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受到威胁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演武场上开始议论起来,武长风并没有止住他们,反而给了他们充足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一生,是很短暂的,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,想要做出一件让自己能够回味终身的事情,是需要机遇与勇气的。

    王府现在所面临的困境,就是再好不过的机遇,然而有没有勇气去面对这样的机遇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机遇不是什么时候都有,勇气,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拿得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想逼迫他们,让他们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跟着自己,他需要的,是真正愿意做出这种选择的人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创造出奇迹,创造出一个,属于他们自己的奇迹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武长风见众人议论的声音渐渐小了下来,然而,整个王府一百六十几人,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他很感激这些人,同时也很担忧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没有让自己失望,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,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,他们又这样的决心与勇气,来面对前路一切未知的凶险,他们愿意用自己的生命,还赌一场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人在,武长风如何能不感激他们?

    然而,对于武长风来说,他自己也不知道前路究竟会发生生命事情,整个王府将面临怎样的困境,他真的没有信心,能将王府带到一个新的高度去。

    但至少有一点武长风可以肯定,自己曾经努力过。

    只要无愧于心,自己所做的一切,哪怕是丢掉性命,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没有选择离开,那么祝贺你们,你们将给自己的生命一个完美的交待,将给自己的人生添上一笔鲜艳的颜色,即使你们到了行将就木的年纪,依然可以牵着你们孙子的手,自豪的说出你们今天所做的事,因为,你们将开创一个全新的王府!”

    场下爆发出来的欢呼声,让武长风这个领头说话的人都有些激动起来,他坚信,王府只会变得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因为,有他们在!

    而一直沉默站在一旁的黄诚泰,等热情高涨的众人冷静下来之后,上前一步,缓缓对众人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受到武长风的感染,也或许他本就存了这样的心思,他这句话的声音不答,但语气却无比的坚定,仿佛他口中的这句话,并不是在给众人画大饼,而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黄诚泰在,凌王府就在!只要凌王府在,各位就不用担心以后的路!”

    原本热情高涨的众人,此时已经将气氛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对于黄诚泰的性子,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了解,一个原本看上去柔弱的公子,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只能说明,他已经成熟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他如此简单的一句话,众人却能清楚听出他所想表达出来的含义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表明一个态度,而这个态度,恰恰是王府现在最缺乏的。

    他们很担心,担心王府真的会逐渐消亡下去,造成这种担心的原因,是因为王府的顶梁柱凌王爷已经不在了,而黄诚泰刚才的这句话,已经让众人清楚的感觉到,凌王爷虽然不在了,但王府的顶梁柱还在,只要他黄诚泰不死,凌王府就会继续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有了凌王府,他们自然能继续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所以黄诚泰的这句话虽然简单,但其作用,丝毫不亚于武长风的长篇大论。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同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到现在,两人已经到了心照不宣的地步,虽然两人并没有谈论过这些事情的细节,但两人的一唱一和,确实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出乎意料的效果,让死气沉沉的王府,终于出现了那么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对于前路,两人同样的迷茫。

    对于未知,两人一样的畏惧。

    对于威胁,两人一样的害怕。

    但只要有这一丝生机在,只要有这一群人在,只要有一颗一往无前的恒心在,他们相信,未来的一切都不可怕,哪怕颓废下来的王府,不是一样焕发出生机来了么?

    只要有生机,就会有希望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