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2 尴尬

    此事过后,两人并没哟再遇见什么大事,一路狂奔之下,次日正午便到了凌王府。

    看守王府大门的两人,见到黄诚泰之后,两人均是一脸的欣喜,忙上前结果二人手中的马匹。

    黄诚泰感觉府中气氛不对,便走便问身边的武师道:“王府可发生了什么大事,怎么没有见到任总管!”

    以往自己回府,刚走上台阶,任云霄便会迎出来,然而此时自己已经过了中院,却还是没有见到任云霄的影子,他真有些担心,任云霄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!

    而跟随进来的武师,却只是支支吾吾,让黄诚泰更加的焦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说,扭扭捏捏的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见这句话之后,满意的点了点头,自从经历了凌王爷去世的事情以后,恢复过来的黄诚泰不仅多了几分担当,更有了几分霸气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当家的样子,应该有这样的气概。

    至于任云霄,武长风大致能猜出来他现在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带人四处走动,就是在被三小姐训斥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任云霄的为人,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王府的。

    然而,随从的话,却让两人同时吃了已经。

    “任总管已经请辞,明天就要离开王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出来,倒是见随从的武师吓了一跳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得说道:“二公子别问了,见到三小姐之后,二公子自然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与武长风对望一眼,便不再问难随从的武师,快步朝着三小姐的小院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小院,两人并没有见到黄诚语,反而是赵丹珠出来迎接二人,见到二人之后,她长长出了口气,随后一脸歉然的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当做没有看见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黄诚泰问明了黄诚语在议事厅之后,两人便直接来到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还没有走进议事厅,两人便听见一个极为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连这点小事都要问你,留着你们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安静,死一般的安静,除了黄诚语喋喋不休的声音以外,两人再也听到任何声音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似乎有些明白,刚才的刘元为什么会说任云霄要离开王府了,看来他和自己一样,也遭受了三小姐的毒手。

    这个三小姐,还真是会给自己找事情啊。

    就凭她刚才的那句话,大厅之中能坐得住的,恐怕不是家有老小之人,就是脾气极为随和之人。

    只要是还有一丁点血性的人,恐怕都受不了他这句话。

    当两人进入大厅的时候,让武长风惊讶的是,打听之中居然坐了不少人,看样子并没有多少人离府。

    发现二人进来之后,原本坐着的众人全都站了起来,如见救星一般的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看他们苦不堪言的模样,武长风是真的不知道,自己不再王府的这些日子,他们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而黄诚语在见到黄诚泰之后,也是一脸的高兴之色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回来啦,你不知道,他们这些人真的是每一个有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武长风心里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坐在大厅之中的人,有一半武长风都认识,这些人不是同自己一个书院出来的,就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,这些人的办事能力,可以说是王府中顶尖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黄诚语的这句话,不是明白的指桑骂槐吗?

    只是不等武长风开口,黄诚泰已经带着揾怒的语气说道:“三妹,慎言!”

    黄诚语似乎没有见到武长风难堪的脸色一般,仍旧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说道:“慎言什么啊,他们都是废物,我让他们去找你,结果这些人没有一个能说出点有用的线索的,还有,前两天圣上派使者前来,他们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

    听黄诚语连珠带炮的说出这番话来,武长风不禁哑然失笑起来。

    能将强人所难发挥到极致的,恐怕也只有她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处理王府内府事情的人,你让他们去找二公子的下落,这不是逼着瞎子看灯,赶着鸭子上架吗?

    内府的人如果都出去找人去了,那王府还要不要人打理了?

    难道说三小姐已经认命了,以后端茶倒水的伙计,都要自己来了?

    无理取闹,也不至于这样吧!

    至于说迎接圣上派来的使臣,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好吧。

    圣上派人前来,只是安抚一下你们的,至于用意,自然是探听二公子是否愿意承袭王位的口风,连这点都看不出来,只想着怎么应付对方,正是井底之蛙,不知天高地厚啊!

    然而,这些批判的话,武长风自然不会说出来,她虽然言语有些不中听,但他毕竟是三小姐,更何况,从她的口气可以听出来,她这些话亚更就没有经过脑子。

    与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较劲,只有脑子有问题的人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沉默,倒是让黄诚泰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对于黄诚语所说的,她自然知道是无理取闹,他很想狠狠斥责自己这个妹妹一番,只是父王新故,他总能当着众人的面让自己妹妹难堪吧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这个妹妹从小就不买自己的账,即使自己训斥她,她也会顶嘴的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毕竟说出了这番让众人不高兴的话,作为凌王府的支柱,他总要站出来说两句才行。

    “小妹,别胡闹了,王府的事情你不用管了,有哥哥在呢!”

    虽然是斥责,但众人听在耳中,却更像是在疼爱黄诚语,这一举动,着实让众人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或许武长风二人不知道这个三小姐究竟做了什么糊涂事,但他们可是清楚领教过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离府的当天,他就劈头盖脸的将程思琴骂了一遍,说二公子离府这么大的事情,他身为总管居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天可怜见,程思琴是负责女眷的总管,二公子的小院一直都是由刘龙负责的,他即使要怪罪,也找刘龙才对啊。

    因此,程思琴第二天就告病回家,说是武长风不会王府,她就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黄诚语这几天所做的事,不是拉着他们询问二公子的下落,就是将所有人召集到这里来,冷嘲热讽的羞辱几句。

    而对于王府发生的事情,她却一概不问。

    前天王府来了一批刺客,任云霄率领众人击退之后,她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一番,便没有理会此事了。

    气得任云霄跑去找她理论,让她下令彻查那些人的来头,得到的答复,却是‘你自己看着办’这句话。

    任云霄气得不行,思来想去,便决定离开王府,昨天才递上去的请辞,三小姐居然问都不问一声就批了。

    任云霄如此尽忠职守,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她,让她看不顺眼了?

    最可气的,是她一直念叨的那几句话,让众人真的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这么没用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?”

    “王府养着你们,就是让你们吃干饭的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,这些人真的会大嘴巴的抽黄诚语一顿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王府,哪里不需要人了?

    打扫茅房需要人吧,浇花喂鱼需要人吧,端茶倒水也要人伺候吧,王府里里外外的清扫,也要人做吧。

    自己本来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,你还隔三差五的将咱们叫来,说了半天,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,只是在哪里张口就骂,这样很过瘾吗?

    众人咬紧牙关留在王府,只是想着武长风与二公子总有一天会回来,可是这些人左等右等,却发现没有两人的音讯,因为此事,王府已经有不少人离开王府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是还抱着一线希望的话,恐怕他们也已经离开王府了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他们等到了,二公子与武长风终于回来了,他们现在最希望见到的,就是尽快让这个三小姐消失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有她在,自己总觉得有些碍眼,特别是她一开口,众人便觉得耳根刺痛。

    虽然此时黄诚泰只是用一种极为温和的语气说话,丝毫没有责备黄诚语的意思,但听到黄诚泰让她离开,众人心里还是一阵舒畅。

    自己终于不用听他那些刺耳的话了,自己终于可以好好的做事了,最重要的事,自己终于不用受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气了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似乎挺享受现在的的感觉,拉着黄诚泰撒娇道:“这些人不好好教训一下,真不配在咱们王府当差,等我将他们调教好了,在交给哥哥便是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武长风实在克制不住了,一巴掌直接甩在了黄诚语脸上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的话,也就不用再有所顾及了。

    你是王府的三小姐,咱们应该尊重你,可是尊重不代表放纵,如此无理取闹可以在后堂,这里是议事厅,是王府办正事的地方,你帮不上忙也就算了,没必要在这里无事生非。

    你是凌王爷的亲生女儿,咱们应该容忍你的毛病,可是容忍不代表容咱们没有底线,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咱们,王府有那些事情需要做,你没有资格对咱们说三道四,我们都是一样的人,一样是有尊严的,别以为你是王府的三小姐,咱们就能无限的容忍你。

    你是黄诚泰的妹妹,咱们应该给你点面子,可是给不给面子,是相互的,既然你不给咱们面子,咱们又怎么会给你面子,你大言不惭的指点咱们,就不要怪我出手打人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这一巴掌,可谓是大快人心,原本恼怒的众人,在见到武长风出手之后,都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不轻,足以发泄自己这些日子来的不满,这一巴掌不重,恰好打在了众人的心窝上。

    如此刁蛮任性的丫头,就应该好好教训一番。

    然而,被打的黄诚语却没不这么想了,即使是老王爷,也不敢对她动一个手指头,长这么大,他还是第一次被人打。

    怒目瞪着武长风,大吼道:“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这句话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,可是细细想来,却又不知道是谁说过这句话了,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讨人厌的话,没有人会对你动手,王府被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,你觉得你很骄傲自豪?”

    一句话,便将黄诚语僵在了原地,她脸上的神情,仿佛是第一次见到武长风一般,而从他快要瞪出来的眼珠可以看出,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是谁让你进府的,你不是被我赶出去了吗,来王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等黄诚语说完,黄诚语的手已经甩在了她脸上。

    “住口!你如果再不回去,就回你师父那里去!”

    如果说武长风的那一巴掌代表了众人的想法的话,那黄诚泰这一巴掌,则代表了王府一府之主的态度。

    对于整个王府来说,现在是最艰难的时期,想要度过这个难关,唯有同舟共济,才能让王府不被其他势力排挤掉。

    但凡对王府还有一点旧情的人,现在都不会做出有伤和气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不但做了,而且还做了不少,对于这样的人,王府不将他赶出去,已经是大恩大德了,不是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,他们绝对不会容忍她到现在。

    黄诚语也没有想到,武长风打了自己之后,自己最亲近的二哥,居然也打自己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痛恨二人,只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,为什么会让他们如此对待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算什么,他凭什么打自己,他只是王府请来的下人,对自己的话就应该言听计从,即使心中有什么不满,也只能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至于黄诚泰的这一巴掌,她多少能接受一些,自己的请个教训自己,倒也没有什么,只是他为什么要帮着武长风说话?

    他可是打了自己的一个下人,二哥居然帮着外人都不帮自己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,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赌气道:“好,走就走,反正我也是没人疼的人了,即使死在外面,也不会有人关心我了!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委屈的冲出大厅,黄诚泰一脸心疼的想要拦住他,只是想到她刚才的所作所为,身子只是站了起来,却没有追出大厅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妹妹从小娇生惯养,确实蛮横无理了一些,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,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,自己怎么像死去的父亲交待了?

    见黄诚泰一脸的纠结,武长风在他耳边亲身低语了几句,随后,黄诚泰便说道:“召集所有人,到演武场集合!”

    随后,黄诚泰快步走出大厅,直接去了前院,找到方裴之后,让他留意三小姐的动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