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诚泰一愣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与武长风相处的时间不短,对他的性格算是了解,知道武长风不是小肚鸡肠的人,他做出这样的决定,应该有他自己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是,他自从被提为大总管之后,整个王府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情形,而且,实在短时间内完成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举措,很少能有人做到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已经执掌王府大总管一职很久对于王府中的事情,比自己要清楚得多,有他在,自己才敢接任王位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现在说不回王府了,而现在王府又面临着危机,他真的不知道,没有武长风的凌王府,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黄诚泰忽然对武长风行了一礼,歉然道:“小妹如果有得罪你的地方,希望你看在她年少无知的份上,就不要与他计较了,回去之后,我一定好好训斥他一番!”

    武长风哪里想到,黄诚泰会对自己行礼,他是什么身份,自己又是什么身份,给自己行礼,岂不是坏了规矩?

    忙将他扶起来说道:“二公子,我不是生三小姐的气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生气了,那就跟我回去吧,王府的情况你也知道,没有你,我真的没有信心撑起整个王府。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武长风既然能提出这样的要求,想必已经找好了充足的理由,一旦让武长风说完,自己就没有挽留他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倒是黄诚泰的转变,让武长风惊讶了一番,当初他离开王府的时候,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没有想到,只出来了三两天的时间,他已经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苦笑着摇了摇头道: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只是我以后所要做的事情,恐怕会连累到你们,与其如此,倒不如早些离开王府的好。”

    黄诚泰哪里听他这些吓唬自己的话,只是一脸真诚的望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可是凌王府的二公子,不久之后的凌王爷,想要动他,也要看对方有没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了武长风所言之后,黄诚泰一脸自信说道:“如果我怕连累的话,当初会出面帮你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随即想起自己与他刚入府的情形来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被张成亮等人追杀,他本可以置身事外,如果不是孤皓峰的弟子忽然出现,他的小命都丢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点了点头,一脸感激的看着黄诚泰,片刻之后,苦笑着说道:“可是以后我所做的事情,不是你能想象的那样,即使你有凌王这一层身份在,也极有可能遇到危险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仇人,武长风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底细,但从整件事的谋划来看,对方应该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人物。

    能召集天下武林人士灭掉医仙一家,自然也能闯进王府之中,取了黄诚泰的首级。

    黄诚泰虽然有心要与自己同生共死,但自己却不愿意他冒这样的险。

    黄诚泰见劝不动武长风,只得无奈叹了口气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不勉强你了,只是凌王府现在的情形,恐怕你比我更加清楚吧,我不过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爷,如何能挑起王府的大梁了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,黄诚泰多少有些了解,他虽然不想自己受累于他,但他却不忍心不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黄诚泰所言之后,武长风脸上的坚决有些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黄诚泰打铁趁热说道:“就刚才你说的,玉山派已经想和王府划清界限了,其他门派,恐怕早已蠢蠢欲动,甚至有些胆子大的宗门,恐怕已经行动了,只是这些事情,就能让我忙得焦头烂额,更何况还有其他几家王府的挤压了?”

    对于江湖上的事情,武长风确实了解得比黄诚泰多,对于那些宗门的想法,他也能更加精准的掌握,武长风早就想好了,只要告诉黄诚泰方法,江湖上那些宗门也不敢怎么样。

    然而,让武长风诧异的是,黄诚泰所说的其他王府。

    无论是凌王府的大小姐出嫁,还是凌王爷出殡,其他王府或是亲自前来,或是派门下子弟前来,黑白之事他们都参与了,各个王府只见的感情应该还算可以啊。

    怎么黄诚泰说出这样的话来,倒是让武长风有些诧异了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黄诚泰无奈道:“王府只见明面上虽然看起来和睦,那是因为他们忌惮父王手中的骁骑军,如今父王已故,正是他们接手骁骑军的时候,我那些叔伯们,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了?”

    黄诚泰分析的这一点,倒是出乎了武长风的意料之外,他一直盘算着有可能对王府不利的人,但却将朝廷上面的事情给忽略掉了。

    按照黄诚泰所说的,其他王府确实有统帅骁骑军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凌王府就显得更加势单力薄了,到时候别说是在朝廷中占有一席之地,就连自保都成了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狐疑的脸上,已经变得坚毅了许多。

    而对于朝廷之时,自己一无所知,黄诚泰或许知道其中的利害,但又因为江湖宗门的事情,看来没有自己,他也是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武长风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黄诚泰,凌王爷的死因,如果让黄诚泰知道自己父亲不是因公殉国,他肯定会抛下所有的事情,找出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是保全凌王府了,这位二公子恐怕又要做出离府的事情来了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点头,黄诚泰终于松了口气,上前拉住武长风道:“你也别一脸的不高兴了,等王府稳定下来,我帮你做你要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听了黄诚泰这句话,武长风心里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武功虽然算不上天下无敌,但江湖上已经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了,有了这样的实力,他一刻也不想让自己的杀父仇人多活片刻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见黄诚语赶自己出府之后,武长风已经下定决心去找自己的仇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被黄诚泰这么一说,他又不能丢下黄诚泰,独自一人去做自己的事情,而帮黄诚泰整顿王府,自己的事情又要耽搁一阵。

    所以黄诚泰的这番话,让武长风极为受用。

    毕竟凌王府的眼线遍布大江南北,所能打听到的消息,比自己一个人寻找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两人便朝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踏出门槛,肖俊已经拦住了二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你们叙完旧了,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想走人,你们是不是瞧不起我啊!”

    两人的谈话,肖俊刚才都听得清清楚楚,本来作为宗门来说,此时如果知道了两人的身份,不将武长风二人留住,就已经是对二人客气了,肖俊这样的做法,实会给宗门惹来麻烦。

    然而,寒月宫只是隐世宗门,对于江湖上的事情,他们并不如何理会,只要自己看得顺眼的人,他就愿意结交。

    而从刚才两人的谈话之中,肖俊只看到了四个字,重情重义,他最喜欢的,就是这样的一类人。

    所以见到二人要走,他才上前阻拦二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随后一脸歉然的笑道:“逍遥王,刚才咱们的谈话你也听见了,咱们现在真的没有时间和你喝酒聊天,等事情处理完了,咱们一定亲自前来赔罪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跟逍遥王进寒月宫,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黄诚泰,此时人已经找到,他自然不想再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被逍遥王戏耍的事情,他还记着在,没有找逍遥王算账,已经是不想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然而,肖俊切不买他的帐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说道:“你少来,等你们事情处理完了,他就是凌王了,到时候即使你们想过来,我也不敢招待你们了,更何况,此时已经天黑了,别说是你们,就连我都不知道出去的路,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上一晚,我明天亲自送你们离开北芒。”

    两人抬头望天,见漆黑如墨的夜空之中,偶尔又两颗星星闪烁两下,此时别说是认路了,就连方向两人都有些搞不清了。

    耐不住肖俊的苦劝,两人只能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既然有了时间,武长风却好好好跟逍遥王算先前的账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看了他门下弟子的身子,确实是自己不对,但如果不是逍遥王将门锁上,自己也不会遇见这样尴尬的场景。

    脸色阴沉下来,问道:“逍遥王,我洗澡的事情,是不是你故意的?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提及此事,肖俊不免有些尴尬起来,媚笑道:“怎么可能,我是那样的人吗?这件事都过去了,咱们不要再提了,让她们听见了,又要寻死觅活的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逍遥王这个转变,是不是太快了些?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的记得,刚才在他的房间,他喝骂那些女子的态度,丝毫没有同情她们的意思,只是过了片刻的功夫,及怕她们寻死觅活起来了?

    武长风更加确信,刚才的戏码,就是逍遥王故意为之的,或许那些女子进去洗澡并不知情,但刚才的苦肉计,她们应该都是收逍遥王指派的。

    脸色有些不好看了,冷冷对肖俊说道:“逍遥王,以后这样的玩笑还是不要开了!”

    见被武长风识破,逍遥王也不能继续装傻下去了。

    媚笑道:“我不是看你难为情嘛,想看看有没有人能入得了你的法眼,怎么样,刚才看的过瘾吧?如果你想的话,我明天在安排一下,只要你愿意,这里的姑娘随便你挑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可没有他如此风流,蹙眉摇了摇头道:“那些女子,还是留着你自己享用吧,过了今晚,咱们真的要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对那些女子没有兴趣,黄诚泰却听的兴致盎然,虽然凌王新故,但他可以将中意的女子先带回王府去,等服丧期满之后,再将其纳为小妾。

    忍不住问道:“逍遥王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肖俊二人同时白了黄诚泰一眼,一副不屑模样说道:“做梦!”

    肖俊之所以敢和武长风开这样的玩笑,是因为他与武长风洗澡的时候,看见武长风忸怩的样子,知道他是一个保守之人,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但黄诚泰却不一样,他可是凌王府的二公子,面对那些女子,可没有武长风如此的矜持,如果答应他的话,这里的女子恐怕都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肖俊只是拿这件事情来开玩笑,并没有打算真的将这些女子送人,他们可都是寒月宫的弟子,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出色美人,不但如此,这些女子更是练就了一身武功,与其他女子相比,都是出类拔萃的。

    将她们送给黄诚泰当小妾,肖俊才不会舍得呢?

    最起码,也得当正房不是!

    不等黄诚泰开口相求,一人已经出现在了黄诚泰身边,一手提起他的耳朵,如狼似虎般说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?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这才发现黄诚泰身边的女子,真是自己许久都没有见到,却让黄诚泰一直魂牵梦萦的郭雨霜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心中最大的疑问。

    黄诚泰的出现,已经让他有些意外了,毕竟他只是猜测黄诚泰可能在这里,并没有算准他在这里,而郭雨霜不是一直都在找肖俊算账吗,她怎么也会进寒月宫了?

    黄诚泰此时正想找个理由,分散郭雨霜的注意,忙护着自己的耳朵道:“师妹师妹,这里还有外人在呢,给我点面子好不好!你还不解释解释,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听黄诚泰如此说,郭雨霜这才悻悻的收回自己的玉手,瞟了武长风一样,不屑道:“要说你自己说,我可没有心思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女人心,海底针,还真是没有说错啊。

    当初郭雨霜因为自己痴傻的事情,不敢跟黄诚泰见面,每次黄诚泰找她的时候,郭雨霜都对自己笑呵呵的,只是过了几个月的功夫,她与缓冲套倒是嬉闹起来了,却将自己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这算是怎么回事,莫非是传说中的得了夫婿忘了娘?

    黄诚泰见二人如此,只得圆场道: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,咱们还是说正事吧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