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快,肖俊便将武长风带到了另外一个房间,室内也是一样的一汪温泉池水,丝丝缕缕的热气缓缓从里面冒出来,与肖俊先前进入的房间,似乎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总觉得,这里的布局与气味,似乎和肖俊的房间有点不一样,但细细观察一番,武长风又觉得没什么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简单的交待了一番,肖俊便走来出去,只留下武长风一人,在房间之中发呆。

    老实说,武长风虽然很想洗一个热水澡,但他不是那种随意的人,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总是很难将自己放开。

    他来到这里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对这里的一切都还不熟悉,就这样脱得赤条条的洗澡,他总觉得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然而,身体上的寒冷,却不住的催促武长风进入到温池之中,特别是见到池水中冒出来的丝丝热气,更是让武长风无法自持了。

    一咬牙,武长风还是决定舒舒服服的泡上一阵。

    管他呢,既然这里是肖俊的地盘,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检查了四周一番,见确实没有人之后,武长风又确认门是否关好,这才脱去衣衫,整个噗通一声跳进了池水之中。

    让武长风惊讶的是,温池中的水温,刚好适合泡澡,比自己的温度略微高上一点,但又不至于太过滚烫,让人无法安心身处其中。

    连日来的奔波,本就让武长风疲惫不堪,加上外面天寒地冻的天气,更是让武长风觉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此时这一汪温泉池水,比什么山珍海味都管用,武长风沐浴其中,身上所有的毛孔都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他只觉得,丝丝缕缕的热气,顺着张开的毛孔,缓缓进入到自己的血液当中,因为寒冷而紧绷的肌肉,此时也得到了放松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,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萦绕在心头。

    爽,真是太爽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忍不住轻哼起来,身上每一处无不跟着舒畅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洗澡的同时,武长风也逐渐对房间内的一切开始熟悉起来。

    房间并不算太大,只有一丈长,九尺宽,这一汪池水,就占了房间的大半,剩下的地方,只能简单的摆放一些沐浴所需的用品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东西,武长风倒是不怎么陌生,兴致来了,便将沐浴所用的东西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不适的他,在逐渐回温的身体呼唤下,也渐渐适应了这里,等将整个身子彻彻底底的洗刷了一遍,武长风便觉得有些困顿了。

    仔细打量了一眼水池,发现水池的设计也极为精巧,靠着墙角的一侧,有这一个略浅的地方,下面用鹅卵石铺成,武长风原本极为不喜欢这个地方,因为实在太搁脚了,而且这里离水面只有半臂长,人坐在上面,不禁屁股不舒服,而且上半截身子都露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武长风已经知道了他的用途,清洗了身子之后的武长风,此时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虽然下面鹅卵石仍旧让人觉得有些不适,但好在这些鹅卵石都比较大,疼痛的程度武长风还能接受。

    而水源的俩出,就是从略浅的地方注入水池中,人躺在上面,温热的泉水便缓缓冲刷着身体,这种感觉,比用水瓢浇灌要舒服千百倍。

    躺在其上,武长风不知不觉的,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武长风忽然被一阵嬉笑甚吵醒了,从声音听来,应该是女子。

    而且,还不知一个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不知所措了,难道他们洗澡,都是混在一起洗的吗?他现在才知道,为什么肖俊离开的时候,嘴角会带着一丝笑意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小子将自己带到这里来,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顾不得其他,忙从池子中跳了起来,也顾不得身上的水渍,直接将衣服往身上套。

    虽然说房间已经被锁好了,不会有人进来,但想到自己和一群女子在一个水池之中洗澡,武长风就觉得……

    额,怎么说呢?谈不上不好,总是觉得有些怪怪的!或许,是因为怕自己出丑的缘故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已经将衣服穿好,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让武长风目瞪口呆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原本是从房间的北面进来,而此时他也站在北面的房间之中,然而,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武长风只见南边的墙壁居然动了,随后,一群光溜溜的女子,就这样撞进了武长风的眼帘。

    武长风目瞪口呆,这也太……

    然而,等那些女子回过神来,看见站在对面的武长风之后,众人均是一声尖叫,便齐齐朝后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临关门之时,还不忘朝武长风表示一下自己的愤怒。

    只见水瓢毛刷之类的事物,是不是朝武长风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惊失色的武长风,此时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,他现在能做的,只有先逃离这里再说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武长风转身便去退门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有些绝望了!

    逍遥王,你这是存心耍我呢?

    像武长风面前这样的木门,倒难不倒他,可是那些女子已经脱光了衣服站在对面,自己如果强行破门而出,她们岂不是要春光外泄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只能厚着脸皮歉然道:“抱歉,不知道各位要来洗澡,是我冒失了,不知道各位可否行个方便,让我先出去再说?”

    良久,墙壁后面都没有人回话,武长风隐隐约约听见‘厚颜无耻’、‘流氓无赖’之类的话语,他知道这些话都是那些女子骂自己的,心中不禁更加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洗完澡就出去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,现在弄成这个样子,自己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那边已经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,只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道:“公子,你可以过来了!”

    言语间颇为客气,似乎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听对方如此说,武长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顺着墙壁,走到了门后。

    问道:“我现在可以开门了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女子轻轻嗯了一声,便缓缓将门打开,唯恐外面还是春色满园,所以武长风是闭着眼睛开的门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那些女子被他看见之后,心中的羞怒,已经生出了惩罚他的意思,叫他过来,就是为了抓住他这个色贼。

    门刚打开一条缝,一条圆木棍便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头顶一股香风,随后便失去了知觉。

    这一棍,几乎用尽了女子全身的力气,如果不是武长风全身的骨骼改造过,这一棍子下来,他的脑浆恐怕都要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醒过来的时候,肖俊正一脸焦急的看着他,在他的身后,则跪着满满的一排女子。

    武长风依稀记得,其中两个正是被自己看光了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比外面的气候温和了许多,但地上还是又些许的凉意,就这样跪在地上,恐怕会生出病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挣扎着站起来,一脸诧异的问道:“他们这是干什么,怎么都跪在这里?”

    肖俊冷冷哼了一声道:“你没死算你命大,我没有将她们杀了,就是等你清醒之后处置他们,敢得罪我请来的客人,她们是活腻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从来没有见肖俊发过这样的火,不免有些诧异的望着他,只见他脸色铁青的瞪着那些跪倒在地的女子,仿佛从天而降的恶魔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自然知道有人将自己打晕了,不过这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结果,如果不是自己先看了她们的身子,她们又怎么会对自己动手?

    而见到那些女子噤若寒蝉一般,武长风心下多少有些愧疚,对肖俊说道:“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,怪不得她们,更何况,我也没什么事,你就饶了她们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原本低头的女子,都朝武长风投来一个感激的目光,只是在肖俊的怒视之下,这些人又一脸畏惧的低下头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将你打成这样,你就这样放过她们了?”

    肖俊见众女都老实下来,这才问起武长风的伤势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除了觉得后脑勺有些疼痛以外,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对方,闭上眼睛运转了一遍天尊诀,脑海虚空里面也是一样,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放下心来之后,武长风便从床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,我不是没事吗,你又何必为难她们了?”

    让武长风不解的是,这些女子看上去都很年轻,而且看她们的跪姿,应该都练过武功,像他们这样的女子,应该不会甘心当下人啊,怎么肖俊如此喝骂她们,她们居然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真出了什么事,我非将她们剁了拿去喂狗不成!”肖俊见武长风一脸的哀求之色,这才长长出了口气道:“既然陈公子替你们求情,还不快谢过陈公子!”

    众女齐声称是,言语中满是感激之意。

    倒是逍遥王一句陈公子,让武长风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认识他的时候,用的是陈树人的名字,直到现在,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呢!

    武长风歉然一笑道:“当初因为要去商国,我不敢用真名,陈树人的名字,只是我的化名而已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肖俊并没有恼怒的意思,挥了挥手,示意众女退下,而后点了点头道:“我就说了,谁会取这样的名字,树人,竖着自然是人,躺着的就成了尸体了,不知道兄台高姓大名,咱们重新认识一下!”

    对于肖俊来说,武长风姓甚名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武长风是一个有担当的人,当初他深入商国的勇气,就足以让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,所以武长风叫什么,对他来说,真的不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有些为难起来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凌王府大总管武长风的名声已经出去了,只要自己报上名号,对方自然会想到自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了,如果被他知道自己是被三小姐赶出来的,不是让人笑话自己吗?

    但想到肖俊刚才的紧张之色,他对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坏心,犹豫了片刻武长风还是决定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武长风,以前是凌王府的总管,现在已经不是了!”

    肖俊微微一愣,想要开口说话,岂知此时一人忽然跳出来,一脸惊疑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你已经不是大总管了?”

    听声音,武长风莫名有一种熟悉感,回过头来,却见黄诚泰一脸紧张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好家伙,你说是闭关修炼,原来是躲在这里逍遥快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顾不得其他,忙上前说道:“二公子,你可让我好找,你如果再不回王府,王府恐怕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黄诚泰之所以出来,是因为武长风说他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了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武长风的才能,足以撑起整个凌王府,即使自己不再,也能安心将王府交给他打理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才亲口说自己已经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凌王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才会有这样的变故?

    武长风一五一十,将三小姐赶自己出府的事情说了,他并非是打三小姐的小报告,实在是他不想再回王府去了。

    或许外面的世间,才是适合他的。

    找到黄诚泰,算是他给王府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黄诚泰迟早是要知道的,自己也没有必要隐瞒他什么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让他赶紧回王府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“简直胡闹,三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现在王府怎么样,不会出什么大事吧?”

    武长风看得出来,黄诚泰虽然离府了,但他对凌王府的感情,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,虽然只出来了几天,他已经担心起王府来。

    有这样心思的人,他怎么能安心的修炼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我出了也有几天了,不知道王府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我去了一趟玉山派,他们似乎想与王府划清界限,我担心其他宗门会对王府不利,二公子还是尽快回府去吧!”

    黄诚泰点了点头,与肖俊招呼一声,便径直朝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他走了两步,便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一动不动的武长风,一脸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,你不跟我回府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这两天我在外游荡一圈,觉得江湖上更适合我,我就不随公子回府了,日后老爹还得麻烦你多照顾了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