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宋清华答话,武长风点了点头,随后又问道:“不知道宋掌门可知道,你师弟有什么常去的地方没有?”

    宋清华能听出来,他能找到这里来,证明黄诚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,原本淡漠的脸上,露出一丝关切来。

    但只是片刻,便有恢复了原样,满殿的长老,可不允许他做出任何亲近凌王府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黄诚泰常去的地方,宋清华倒是知道几处,不过这几处地方,都是师妹喜欢去的地方,而且,这些地方大多在玉山派上。

    而至始至终,他都没有收到任何黄诚泰上山的消息,想来这些地方,他也不可能在。

    只能摇了摇头,回答武长风的问话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也不再勉强他,恭敬说道:“多有冒犯之处,还请宋掌门见谅,如果你师弟前来,让他速回府上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句,武长风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出老远,刚才说话的老者,这才一脸不快的瞪着宋清华道:“他打伤了咱们那么多弟子,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宋清华也是一脸的迷茫,缓缓点了点头道:“如果陈长老自信是他的对手,不妨将他留下就是!”

    那姓陈的长老张了张嘴吧,却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山上的事情,他们都是知道的,原本他们还想将武长风拦在半山腰的,但见到武长风出手之后,这些人便打消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身法实在太快,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,即使大殿中的所有人加起来,恐怕也难以稳胜武长风,这也是为什么武长风进入大殿之后,他们迟迟不敢动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然而,陈长老毕竟不是老实,虽然这件事被宋清华给怼了回来,但他还有另外的借口。

    “即使打不过他,咱们总得装装样子吧,不然,其他宗门怎么相信咱们和凌王府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或许武长风还不知道江湖上的情况,但他们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凌王去世,让原本老实下来的江湖宗门,又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了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碧水宗这样带头的人出现,但他们心里无不在暗自盘算如何能够获得更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凌王府现在虽然还不知道,但过不了多久,这些消息就会铺天盖地的传入凌王府中去,到时候王府与宗门之间,必定会有很多的较量。

    没有了凌王支撑的凌王府,相当于没有十万骁骑军护佑,真正较量起来,其结果用意预料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之前,选择自己的立场就变得极为重要了。

    玉山派虽然是大宗门,但他们可不敢轻易将几百年的宗门压在王府身上,更何况,宗门与王府只见确实存在着许多利益纠葛,他们也想从中分取一杯羹。

    宋清华的打算是,王府要灭,不过不是他出手,王府的人不能有事,自己会出面力保他们无恙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了诸位长老的意见之后,他并没有反驳,然而真正见到武长风之后,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是什么人,其他人或许不知道,但他可是真真切切领教过武长风的手段,有这样的人在王府,其他宗门的算盘恐怕打不响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武长风的逼问之下,他还是选择了低头,而他的临时变卦,却让诸位长老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想办法说服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诸位长老放心,他们不会再怀疑咱们玉山派了,毕竟咱们这么多的弟子受伤,他们不可能没有半点风声,更何况,咱们也没有投靠凌王府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众人似乎觉得有些道理,毕竟武长风的实力摆在哪里,自己这些老骨头可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只要能留下一个与王府不对付的名声,就足够他们自保了。

    然而,陈长老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,又说道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需要担心的事情够多了,咱们又不是大罗神仙,不可能将事情做得十全十美的,如果有谁不服,让他去找武长风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陈长老说完,宋清华已经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头,对于宋清华来说,黄诚泰出了这样大的事情,自己帮不上忙已经算是对不起他了,如果真与王府有什么冲突,他就真的没脸再见黄诚泰了。

    至于陈长老,在听见武长风三个字之后,便老实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是他没有胆量与武长风过招,只是他已经过了好勇斗狠的年纪,现在的他很惜命,不想因为这些事,而真的将自己这条性命搭进去。

    所以,这件事也只能听宋清华的,到这里就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出了玉山派之后,便直接朝北芒之地而去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问为什么的话,武长风只能说他也是在瞎猫碰死耗子。

    依照黄诚泰的性格,他既然要独自外出,绝对不可能去自己能找到他的地方,王府的后院以及玉山派都没有可能,唯一可能的,就是郭雨霜出现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只是根据黄诚泰的所作所为推断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管王府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都会告诉郭雨霜一声,现在凌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他没有见到郭雨霜,自然会主动去找郭雨霜了。

    而郭雨霜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,就是北芒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,郭雨霜为了逮住逍遥王,不惜在西丘苦等数日,如果逍遥王不给她一个说法,她恐怕不会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至于逍遥王,在与自己分别之后,便回北芒去了,至于他现在去了哪里,武长风还真的不好说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去北芒只是碰碰运气而已。

    更何况,北芒此时已经是商国的地界,自己很好可以探听一些关于凌王爷遇害的消息。

    至于凌王府,他相信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说,是因为凌王爷这个身份。

    虽然凌王已经去世,但王爷的位置却空了出来,按照惯例,等七七四十九天守孝期过,朝廷便会册封二公子为凌王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,朝廷对于凌王府的关注,绝对便会少,那些相对凌王府下手的人,此时也不敢轻举妄动,至于其他的一些小事情,他相信有程思琴在,王府应该能够轻松应对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武长风出现在了北芒之地。

    原本林立的屋舍,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,偶尔能听见几声啼哭,切也是从老远处传过来,至于鸡鸣狗叫的情形,已经彻底从武长风眼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战争是残酷的,能够摧毁它可以摧毁的一切,包括生命!

    见到那些四散奔逃的难民,武长风真的很想阻止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然而,野心的膨胀,才是导致战争的真正原因,他现在还无法说服两国退兵,也没有能力阻止现在所能发生的一切,他所能做的,只是接济一下自己遇见的那些难民而已。

    凭着记忆,武长风有重新踏上了白茫茫的雪地。

    此时虽然已经是四月光景,中原大地早已经绿草如茵,花香扑鼻了,但在苦寒的北芒,这里还是冰天雪地的一片。

    在一处高山之上连续转了两天,武长风却没有丝毫的发现。

    他记得,当初自己遇见逍遥王的时候,就是在这一带,难道说,因为战争的缘故,他们也遭遇了不测不成?

    真如此想着,一人忽然出现在武长风身旁。

    左手一壶酒,右手一把花生米,看起模样,倒是挺悠闲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哑然,这都什么时候了,他居然还有心思喝酒?

    逍遥王似乎看出了他脸上的疑惑,一拍武长风肩头道: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管他那些干什么了?你不知道,这些日子都快闷死我了,正好你来了,咱们好好和尚两杯如何?我做东!”

    武长风还记得,自己当初与他分别的时候,自己答应过会去他府上坐坐的,自己虽然急着寻找黄诚泰的下落,但这半天的功夫,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武长风忽然问道:“两国都打成这样的了,你的府邸还保得住?”

    肖俊打了个哈哈道:“放心吧,就算是四国在这里开战,也影响不到咱们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逍遥王带着武长风朝着雪山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两人眼前便出现了另外一座高山,其模样与武长风先前所见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到得此时,他才诧异起来,看样子,这里也存在着迷阵啊。

    只是他并没没有看见沿路有什么记号,而逍遥王也只是随意的在赶路而已,自己是什么时候,跟着他进来的?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疑惑,逍遥王并没有打算解释,这是他们寒月宫的秘密所在,不会轻易告诉外人。

    不一会,两人绕过一个弯,武长风眼前忽然一亮。

    只见被群山包裹的一处空地之上,满地的鲜花让人沉醉,穿梭其间的少女,如同蝴蝶一般轻盈,不远处,几处排列整齐的房屋,真冒着滚滚白烟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冰天雪地之中,居然能有如此美妙的地方,一时之间,他竟看得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肖俊拍了拍他肩头道:“喂,别愣着了,咱们先去洗个澡,我都快冷死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更加的诧异起来,望向肖俊的眼色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肖俊使用霜星诀的时候,那股凛冽的寒意,可是让他都有些害怕啊,按理说来,修炼如此功法的人,应该不怕冷才是啊,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?

    这件事对于寒月宫来说,倒不是什么秘密,肖俊引着武长风走向屋舍,边走边说道:“咱们寒月宫修炼的武功虽然偏寒,但咱们也是人,也知道怕冷,所以没一段时间,就需要借助外力,将体内的寒气逼出来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武长风倒是知道些许,除非是像他这样修炼比较平和的功夫,才会没有这样的负担。

    一般修炼较为霸道的武功,都会有这样的通病,像肖俊这样修炼寒性功法的,自身如同一个收纳寒气的容器,需要运功之时,将体内的寒气催出体外,而修炼火性功法的,则是将体内的火性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人与人是一样的,这些功法虽然能为修炼者所用,但同样能够伤害道修炼者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旦这些东西留在体内的时间过长,寒气入骨之下,比受了自己一掌还要难受许多,轻一点的,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,只是耽误些许修炼的时间而已,而如果眼中的,就会寒气入体,要人性命。

    但随着修炼者的功力提升,他们自身的筋骨也会随之增强,似肖俊这样的,应该不需要在驱逐体内的寒气才是啊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疑惑,但武长风还是没有问出来,毕竟这些都是宗门的隐私,自己可不方便问。

    至于驱逐寒气的方法有很多,武长风所知道的就有不少,有些人比较懒,直接见体内的寒气随意击打出来,只要不影响到自身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也有些人选择洗药浴,这样不但能驱逐体内的寒气,还能利用草药的药性,增强自身的耐寒。

    武长风听说肖俊要洗澡,想来他应该是洗药浴的。

    然而,当肖俊领着武长风进入房间之后,武长风彻底的傻眼了。

    只见房间之中,有一方清凉的池水,两头贯通着从地基下蔓延到外面去,即使如此,那一方池水之上,仍旧冒着浓烈的热气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猜测,肖俊已经开口说道:“怎么样,有没有没吓到的感觉,天然的温泉,没有地方比这里更舒服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肖俊已经开始松自己的腰带,看他的样子,他是准备直接开洗了。

    这一方池水,确实给武长风带来了极大的震撼,他没有想到,冰天雪地之中,居然会有温泉出现。

    他连续在冰天雪地之中奔波了数天,早就想洗个热水澡了,此时有如此现成的地方,他倒是想试试温泉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是,他毕竟没有和人一起洗澡的习惯,见肖俊开始宽衣,他便没了洗澡的欲望了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开始脱衣服的肖俊见他如此,一脸坏笑的看着武长风道:“难不成你还是个雏?大老爷们的害什么臊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被他如此调戏一番,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只是站在那里,看着肖俊继续宽衣。

    被他如此看着肖俊也有些难为情起来,毕竟被一个男人看着,画面多少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只得重新穿上衣服,无奈叹了口气道:“算了,既然你不愿和我一起洗澡,我再给你找个地方就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