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当三小姐叫来门前值守的人时,却发现两人并没有见到武长风的身影。

    整个王府,就只有王府的大门一处出口,武长风如果离开,他们应当看见了才是,但现在两人并没有瞧见武长风,说明他走的不是正门。

    要么他现在还在王府之中,要么他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黄诚语觉得,第一种可能性会大一些。

    别忘了,武长风当初升任领队的时候,可是将他的老爹带入了王府之中,他如果要离开的话,一定会带着他的老爹一起走的。

    既然打算向武长风道歉,她也不在摆什么小姐的架子了,直接吩咐两人,让一人去武长风的小岛,将武长风带过来,另外一人则去丹药房,看武长风在不在那里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人回来了,均是摇了摇头,说没有见到武长风,不过,让黄诚语意外的是,武长风的老爹医仙居然还在丹药房中。

    他究竟想干什么,难道就真的不怕自己对他老爹下手?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毕竟不是傻子,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微笑来,既然他老爹还在王府之中,那他一定还会会王府的,只要自己派人盯着他老爹,就有机会见到武长风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会不会回王府,他自己也说不好了。

    因为黄诚语的态度,让他对王府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了,他之所以将医仙留在王府之中,是因为他相信黄诚语不会将医仙怎么样。

    反而是自己接下来所做的事情,极有可能威胁道医仙的性命,所以他宁愿一声不响的离开王府,也不想医仙跟着自己受罪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现在,他可没有偷懒的功夫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整个王府的情况,也知道黄诚语无法应对眼前的窘境,他虽然有心想要帮助王府,但黄诚语的话却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他脸皮即使再厚,也不可能死皮赖脸的留在王府。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不想就这样看着王府衰败下去,现在他所能做的,就是将二公子找回来,让他重新支撑王府的话,或许还有可能将王府保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武长风,当真如一阵旋风一般,马不停蹄的直朝玉山派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觉得奇怪,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自己也亲自修书去了玉山派,但能够让黄诚泰重新振作起来的郭雨霜居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郭雨霜才没有来王府?

    很快,武长风便到了玉山派脚下,只见高耸入云的玉山矗立在云端,若有似无的山峰只是偶尔才能看见,如此绝佳的地方,倒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地方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急着上山,只是在山下观望,因为他有眼力在,整个玉山派都落入了他眼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逐一扫过山上的人,却没有见到黄诚泰的身影,至于郭雨霜,他也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究竟是怎么回事,难道二公子没有过来?

    想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即使孤身上山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则公子的下落,自己还是要知道的,上上问宋清华一声,也没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当即缓步上山,朝着大殿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敢踏入玉山派的地界,两人便迎了上来,其中一人中等身材,脸上带着一股刚毅,另外一人则清瘦许多,只是一双眼睛却极为灵动。

    武长风朝二人点了点头,便对二人说道:“凌……在下武长风,求见贵派掌门宋清华。”

    陈阳华闭关的事情,武长风是知道的,既然是死关,他就不会在出现在江湖众人面前,宋清华虽然是代理掌门,过得如此之久,恐怕已经正式升任掌门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两人打量了武长风一番,而后点了点头,便一脸不屑的对武长风说道:“你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武长风?”

    武长风苦笑一声道:“刚才还是,现在已经不是了!”

    两人脸上明显露出不信之色,一脸狐疑的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咱们掌门指名道姓不想见你,你还在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?

    中等身材的汉子重重哼了一声道:“既然不是,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上山,咱们掌门忙得很,可没那么多闲功夫见客!”

    身为大宗门的掌门,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,但这并不代表,他能忙到见客的时间都没有?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从两人的眼神中,明显看出了逐客之意。

    看来,两人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要来了啊!

    脸上却微微一笑,赔礼道:“我被三小姐赶出了王府,无处可去之下,想见见极为老朋友,劳烦二位通报一声,宋掌门定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来寻找黄诚泰的,并没有打算与玉山派发生什么冲突,即使自己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也不能得罪了与黄诚泰交厚的玉山派。

    两人却是站着没有动,仍旧是中等身材的人开口说道:“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,少扯些其他的套近乎!”

    一股无名之火,已经从武长风心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如此折腾又不是为了自己,你们就如此不近人情?

    原本微笑的脸已经冷了下来,淡淡道:“我只问你们一句话,你们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突然变脸,倒是将二人吓了一条,但二人毕竟是玉山派的弟子,见过不少世面,虽然见武长风动怒,但他们可不敢违背掌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倒是异口同声的说话,让武长风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然而如果觉得武长风好欺负的话,那只是因为他不计较这些小事,一点计较起来,可不是他们两个能够承受得住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再说话,抬起头来,目光扫过山顶的大殿,只见一人负手站在大殿之外,正俯瞰着山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看来,不是两人不愿通传,只是宋清华不想见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怪不得自己了。

    当下,武长风提起手掌,便朝两人肩头派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何等修为,两个守山的弟子怎么回事他的对手?只听‘砰砰’两声响,两人重重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被打磨得极为光滑,当成石料铺成的路上,明想出现了两个浅坑,可见武长风这一掌的威力多么惊人。

    而两名守山的弟子吃了武长风一掌,较为年轻之人,已经昏迷了过去,另外一人则是艰难的吐出一口血,恶狠狠的等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从他的眼神中,武长风只看见了愤怒,而他似乎想要告诉自己,他们的掌门一定会为他们报这一掌之仇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淡淡扫视了二人一眼,随后悠然朝着山上而去。

    还没到半山腰,山路两侧忽然闯出一群人来,为首一人拦住了武长风去路,恶狠狠说道:“听赵师弟说,你要硬闯怎么玉山派?”

    武长风随即恍然,他口中的赵师弟,应该是山下那个没哟被自己打晕的人,点了点头的同时,连正眼看对方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在自己面前还真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武长风的答话,也许是因为武长风的轻视,让这些人极为不快起来。

    为首之人冷冷道:“既然如此,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,让咱们动手,你就有得受了!”

    面对对方的威胁,武长风只是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真是口出狂言,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别说是他们了,就算是玉山派的长老,自己也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识相的,最好让开,不然的话,你们的下场将和那个赵师弟一样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对望一眼,为首那人大叫一声,便朝武长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没见武长风怎么出手,那人惨叫一声,便飞过了武长风头顶,随后顺着坎坷的山道,一直朝着山下滚去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露了这一手,原本还蠢蠢欲动的众人,不禁向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是因为顾及玉山派的面子,还是觉得武长风年轻,众人均发一声喊,一窝蜂朝着武长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武功虽然了得,但他未必能同时招架咱们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这是众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在武长风看来,他们这叫愚蠢。

    信手而为之下,那些扑向他的人,都如同木条一般,一个个朝着山下滚去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被抛出去以后,武长风拍了拍手,一副没事人一般,继续朝着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又行出一阵,山道两侧,又涌出一行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懒得和他们多废话,身形一动,便朝着众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身后又出现了滚动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不顾让武长风觉得奇怪的是,自从这一群人被自己抛出去之后,就没有人再来拦自己的路了。

    一路顺风顺水,武长风顺利到达了大殿。

    踏入大殿,武长风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只见空荡的大殿之中,坐满了白发苍苍的老者,居中而坐的宋清华,也是一脸淡漠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但从他的眼神中,武长风并没有看出任何亲近的意思,恰恰相反,他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的敌意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自己几人在山上被围的时候,那时候的宋清华对自己还极为亲近,想不到只过了短短数月,他居然变得如此淡漠起来。

    权利,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啊!

    既然对方没有示好的意思,武长风也不会用热脸去贴对方的冷屁股,团团作了一揖之后,武长风直接开口问道:“宋掌门,你师弟可曾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他能看出来,宋清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,但他与黄诚泰的关系,可不是一天两天了,他不待见自己,并不代表他也不待见黄诚泰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在大殿之上提及他的师弟,他总不能闭口不回答自己的话吧!

    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坐在宋清华下手的一个老者站起身来,冷冷道:“宋掌门只有一个师妹,哪里来的什么师弟,你是何人,在这里聒噪什么?”

    翻脸不认人,宋清华这是要与凌王府彻底划清界限啊!

    想到凌王府,武长风这才恍然,宋清华之所以如此对待自己,恐怕是因为凌王爷去世的原因吧!

    想到此处,武长风的背脊不禁有些发凉起来。

    与二公子有如此深厚感情的玉山派都要和凌王府划清界限,那么其他的宗门,岂不是更加的仇视凌王府了?

    而二公子独自外出,如果遇到这些人,后果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?这一点,倒是他先前忽略了。

    此时想起来,他越来越觉得不安,如果不能早点找到二公子,恐怕他真的会又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也不与他们饶舌,直接问宋清华道:“宋掌门,我只问你这一句话,你回答我我便离开,如若不然,我拆了你们玉山派!”

    不等宋清华开口,刚才说话的老者已经勃然大怒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我玉山派还容不得你如此嚣张,今天如果不说个明白,你别想从这里出去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冷哼一声,扫视了众人一眼,见这些人虽然都上了年纪,但血气倒是不减当年,均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望着自己,如同盛怒的公鸡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自己的武功有绝对的信心,别说是大殿中的这些人,就算是城阳出现在与自己过招,自己也能与他周旋一番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盛怒的众人,武长风并没有理会,一双眼睛,只是淡淡的看着宋清华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宋清华轻轻叹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陈长老,你老消消气!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,宋清华还是知道一些的,当初下山的计谋,他就参与过,武长风的心智,都不是自己这些人能比的,既然他敢一个人上山,说明他有恃无恐,如果真动起手来,自己虽然能逞一时之快,但往后玉山派的日子,可就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长老们一再要求,他也不会同意这样的做法,毕竟自己与黄诚泰之间的关系,岂是他们知道的那样。

    淡淡说道:“他没有来这里,你不用浪费时间了!”

    对于今天玉山派发生的事情,他觉得已经足够证明玉山派的立场了,如果继续与凌王府的大总管缠斗下去,一定会有人怂恿自己继续与凌王府作对下去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,要么是玉山派与王府拼得两败俱伤,被其他人捡了便宜,要么就是武长风早有预谋,像碧水宗一样收拾了玉山派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可能,他都不想与王府为敌,毕竟现在是黄诚泰当家,他可不想和自己的师弟成为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