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了武长风所言,黄诚语冷哼一声,想要用这样的小伎俩让我低头,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虽然知道黄诚泰的心情不怎么好,但父王毕竟刚刚去世,王府已经没了支柱,在这个时候二哥怎么会离开王府?

    然而,赵丹珠似乎看出武长风并不想说谎,凑上前去,小声说道:“三小姐,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对于二公子外出一事,武长风并没有伸张开来,而黄诚语又一直待在小院之中,怎么可能知道黄诚泰离府的消息?

    然而赵丹珠毕竟是王府的领队,她再不济也是一个领队,察言观色的本事,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以他对武长风的了解,一般的事情,武长风绝对不会如此的不知所措,但刚才见武长风焦急的样子,她隐隐觉得,二公子恐怕真的离府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岂不是在二公子回来之前,三小姐都要支撑起整个王府了?

    而三小姐毕竟是女儿生,如果她真的当家,恐怕会惹来不少人的非议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刚才的冒失,她不禁有些自责起来了。

    自己心胸怎么如此的狭隘,为了一时之气,竟然耽误了如此重要的事情!

    听赵丹珠如此说,黄诚语也不禁有些怀疑起来,想要叫住武长风,将事情问个明白,但小院之中,哪里还有武长风的身影了?

    心中放心不下,便对赵丹珠说道:“珠珠,你去我二哥那边瞧瞧,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她也有点担心起来,唯恐武长风所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凌王爷的嫡出,接管整个王府并没有什么问题,然而,她毕竟年少,加上又是女子,如果真出了什么大事,她可没有本事应付过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并没有接管凌王府的意思啊,而且她常年在外修炼学艺,对王府的事情一窍不通,与黄诚泰相比,她是更加的不堪了。

    如果整个王府的重担真的交给自己,她只会是一团乱麻,不知道从何下手。

    赵丹珠没有迟疑,点了点头,一路小跑朝着二公子的小院而去。

    脚还未踏进小院,唐王能便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赵姐姐,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叮嘱,他并没有忘记,而武长风刚才发生的一切,他却不知道,而且武长风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回来告诉他们一声,所以,他才会将赵丹珠拦下来。

    赵丹珠此时哪里有心思和他多说,开门见山说道:“三小姐让我过来看看,二公子在不在小院中。”

    唐万能微微一愣,随后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三小姐这么急着找二公子,是有什么急事吗?二公子现在不方便,你不妨告诉我是什么事,我帮你转告二公子就是了!”

    听唐万能这样说,赵丹珠微微松了口气,看样子,二公子还在小院之中,只是武长风知道轻重缓急,不会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。

    在没有见到二公子之前,她还是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摆了摆手,淡淡道:“不用了,我亲自跟二公子说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已经朝着小院中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唐万能得武长风指点,一直在修炼拨浪七式上的武功,此时他已经不是一脚就会被踹飞的胖子了。

    侧身一闪,已经挡住了赵丹珠。

    “赵姐姐,二公子现在真的不方便,如果你真的急着要见二公子的话,可以找武总管商量一下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告诉他,让他不要将二公子离府的事情说出去,但此时赵丹珠如此硬闯,倒是他始料未及的,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之下,只能让他去找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赵丹珠心里咯噔一下,他们怎么都如此的相信武长风了?难道说,武长风说的都是真的,二公子已经不再府上了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自己岂不是成了王府的罪人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赵丹珠显得更加焦急起来,整个身子往前冲,丝毫不理会挡在身前的唐万能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急了!

    唐万能见状大急,用他那魁梧的身躯,挡住赵丹珠的去路,然而,他毕竟刚从天岳书院出来,哪里有机会和女子如何亲密过。

    两人身体接触,唐万能只觉软香入怀,一种难以名状的柔软,就这样在他的身上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唐万能只觉得自己胸口气血上涌,直冲得他头脑一阵发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是他生平第一次经历,那种似有似无,却带着些许的羞耻,居然见五大三粗的唐万能,打击得溃不成军了。

    脚后跟向后挪了一步,只是这一步的退让,却给了正不顾一切的赵丹珠,冲进小院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唐万能回过神来,赵丹珠已经退开了二公子的房门。

    寂静的房间之中,除了收拾整齐的家什以外,又哪里有二公子的身影了!

    赵丹珠呆立在门前,久久不能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而她的思绪,却已经飞出老远。

    武总管所说的,都是真的,自己真的坏了他的大事,二公子真的离开王府了啊。

    这样说的话,三小姐岂不是真的要担起王府的重任了?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丫头,又懂得什么人情世故了?

    自己现在能做什么,才能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?

    一时之间,千头万绪都闯进了她的脑中,手足无措之下,差点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幸唐万能见机得快,一把将她拉住。

    软绵的身子,淡淡的香气,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,在唐万能心底蔓延开来,直催的他心脏扑通乱跳,差点没有忍住之后的底线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赵丹珠,发觉腋下传来浓烈的热气,抬起头来,却见唐万能已经红了脸,如同木头一般站在哪里。

    如落深渊的她,现在才反应过来,不知不觉之间,自己与唐万能的身体接触,已经超出了她一生所经历的。

    玉脸绯红之下,心中真是又羞又恼,然而唐万能毕竟扶着自己,处于一片好心之下才会如此,只是揾怒的瞪着唐万能,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只是,让她无法忍受的是,唐万能的那双大手,在接住自己之后,就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猛然挣脱了唐万能,指着他的鼻子问道:“二公子人呢?你不是说他不方便的吗?”

    虽然被唐万能搅和一阵,但她没有忘记自己前来的目的,回想唐万能先前所说的,他真的有一种受骗的感觉。

    唐万能此时还在回味刚才那种软绵温柔的情形,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,只是按照武长风所的意思,回答道:“二公子出去散心去了,天黑之时应该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丹珠听他如此解释,似乎又看见了一丝曙光。

    凌王爷去世,对于二公子的打击巨大,这些天二公子的状态,众人都是瞧在眼里的,如今王爷虽然下葬,但睹物思人之下,二公子出去散心也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但她毕竟不是三岁的小孩,又经过刚才的事情,唐万能的话,她是不会轻信的。

    双眼微眯之下,不禁细细打量起唐万能来。

    被她如此瞧着,唐万能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挠了挠头道:“赵姑娘,我身上哪里脏了吗,你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赵丹珠脸颊腾的一下红了,这个胖子居然调戏自己?

    狠狠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甩出这句话之后,赵丹珠便不理还在原地发呆的唐万能,径直朝三小姐的小院跑去了。

    首先可以肯定的是,二公子现在确实不再府上,这样的消息,她必须立刻告诉三小姐。

    至于唐万能说二公子晚上会回来,她是不怎么相信的,到底该如何处理此事,她一个领队还真拿不了主意。

    现在她能做的,只是将消息告诉三小姐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里还是希望,唐万能所说的,是真的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整个王府的重任才不会落在三小姐头上。

    然而,她又担心唐万能所说的是真的,武长风与二公子的感情,丝毫不亚于自己与三小姐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二公子回府,知道三小姐将武长风赶走,两人一定会因为此事,而闹得彼此之间不愉快。

    而造成这件事的原因,却只是因为自己的一时不快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她就真的对不起三小姐了。

    思绪万千的回到了小院,三小姐确实一脸焦急的等着她。

    不等他站稳,黄诚语已经快步迎了上来,问道:“怎么样,我二哥可在府上?”

    见赵丹珠摇了摇头,一脸的郁闷之色,黄诚语的心,如同坠入了万丈寒冰之中,彻骨的寒意,不禁让她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见三小姐如此,赵丹珠忙收起了自己的思绪,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是自己而起,如果真让王府出现了什么状况,她可是百死莫恕了。

    忙安慰黄诚语道:“不过我听守院的唐万能说,二公子只不过是出去散心了,晚上应该能回来!”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对她的话置若罔闻,仍旧是一副呆傻的模样,直勾勾的望着阴沉下来的天际。

    她的世界,在听见二公子不再府上的时候,已经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武长风的桀骜不驯,只是因为父王给了他无上的权利,担心他对王府不利之下,这才起了心思要为二哥扫除挡在前路上的障碍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武长风居然真的只是一心在为王府办事,自己方才没有轻重的话语,不知道他听了心里有多难受。

    现在她倒不怎么相信赵丹珠的话了,并不是因为赵丹珠的原因,让她得罪了武长风,而是她很清楚武长风的能力。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知道二公子不在府上,想必他也是从唐万能哪里得到的消息,如果二哥真的如唐万能所说的一样,武长风又怎么会如此焦急的来找自己了?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武长风已经离府,唐万能还是这样的说辞,就更加容易解释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因为自己话语的不中听,气愤之下便直接离开王府了,以至于他先前交待唐万能等人的说辞,还没有机会改过来,所以赵丹珠过去之后,唐万能还是按照武长风交待的说辞来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懊悔,此时已经占据了黄诚语所有的情感,如果有可能的话,她真的很想跪在武长风面前给他赔礼。

    以前王府所有的事情,都是父王亲自处理,现在父王新故,也应该是二哥来接管,所以她压根就没有想过,王府的重任会落在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二哥却悄无声息的离府而去,整个王府最大的依仗,就只有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也没有给武长风开口的机会,以至于自己因为一时的气愤,直接将武长风赶出了王府。

    现在,该怎么办?

    对于王府的事情,她可是一窍不通,即使现学,也不可能在短期之内,将王府打理好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从武长风当上了大总管之后,她发觉整个王府的气氛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原本死气沉沉的王府,忽然又有了活力,所有人做起事来,都特别的卖力,他不知道武长风用了什么办法,能让这么大的王府朝着欣欣向荣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自己绝对没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经过武长风的一番整治,他相信,王府很多人都对武长风极为佩服,这也是为什么,他抓住了机会,就要将武长风赶出王府的原因。

    功高盖主的事情,可不只是发生在朝廷之上。

    王府中的人,如果太过依赖武长风,到时候自己二哥岂不是被架空,整个王府变成了他武长风的了?

    然而,现在这些事她都不用担心了,因为武长风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困扰她的,是自己如何才能让王府继续朝着这个势头发展下去,即使做不到,也不能让王府倒退下去!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凌王府的三小姐,说出去的话自然作数,自己已经将武长风赶出王府去了,又怎么拉的下脸来将武长风请回来。

    只是不将武长风请回来的话,自己又担当不起凌王府的重任,难道说要自己找到二哥,让他回来支撑王府吗?

    别开玩笑了,武长风都来找自己了,肯定是他找不到二哥才来找自己的,自己又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二哥了。

    内心挣扎了许久,黄诚语还是咬牙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王府毕竟是自己的家,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面子,而让整个王府陷入混乱之中,现在唯有将武长风重新请回来,才能让王府不至于溃散。

    幸好她刚才只是言语上说要将武长风赶出王府,并没有将这个消息散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,她也只能效仿武长风的办法,暂时先不让人知道武长风已经移开王府的消息,自己派人将他找回来之后,好好跟他道个歉,相信以武长风的肚量,应该不会和自己一般见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