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天明,武长风便被碧秋碧水叫醒了,对于王府发生的一切,她们都很清楚,知道武长风这几日忙碌,也没有调戏武长风的兴致了。

    今天她们叫醒武长风原因,是因为罗无双大清早的就刚过来了,听说是重要的事情,两人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洗漱之后,便知道了罗无双前来的用意。

    二公子醒了,对于武长风来说,是他劝说二公子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如果只是这样的消息,倒不值得罗无双亲自跑一趟,因为武长风起来之后,也定然会去找二公子的。

    让武长风焦急的是,二公子说要闭关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知道,二公子是无法接受凌王去世的事实,还是他真的觉得自己修为不够,不能挑起王府的大梁,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自己好容易找到了一个能够让他振作起来的理由,他却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所以,在听见这个消息之后,武长风没有片刻的停留,直接来到了二公子的小院。

    等待他的,并不是二公子的身影,而是一脸委屈的唐万能。

    他真的用尽了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办法,可是,二公子最后还是独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去向,他对谁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下,是真的急了。

    作为凌王爷唯一的儿子,他现在的离去,无异于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表现,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,不管武长风用什么样的方法,也无法留住那些对王府还存着一丝希望的人。

    凌王府的名头,就是因为凌王爷的身份,虽然老王爷已经去世,但二公子完全可以承袭凌王爷的王位,不说他能做出什么惊人的壮举,让王府重现以往的威望,只要他承袭了王位,王府就能保住。

    现在他一声不响的离开,无异于将整个凌王府的烂摊子交给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但有些事情,他还是需要二公子点头才行。

    知道失态的严重性之后,武长风叮嘱罗无双二人,千万不能泄露了二公子离去的消息,无论是谁问起,二人只要回答,二公子出去散心就行了。

    交代完之后,武长风立刻找到了王妃。

    既然二公子不再王府,现在能主持大局的,也只有王妃了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见到王妃之后,他的心里彻底没底了。

    因为凌王爷的关系,王妃很少过问府中的事情,所以当武长风说出二公子独自离开的消息之后,原本淡漠的王妃,脸上已经露出了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妇人,想要她暂时的撑起凌王府,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焦急,只得安抚了王妃一阵,而后,便如一阵风一般,径直跑去了三小姐的小院。

    他与三小姐接触过,对方虽然只是一个爱撒娇的小丫头,但她的行事果决,绝对不再黄诚泰之下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打算让三小姐支撑整个王府,他现在只是要一个能够在王府说话具有权威的人。

    很显然,身为凌王爷的亲眷才具有这样的资格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踏进三小姐的小院的时候,武长风见到了一张愤怒的玉脸,这张脸的主人,正是三小姐的贴身丫鬟赵丹珠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如此的仇视武长风,自然是因为武长风将她送去了琴箫阁。

    老实说,她自从进了王府之后,还没有受过如此多的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作为三小姐的贴身丫鬟,众人都明白她的身份不一般,只要他在三小姐耳边说上两句话,自己就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众人的敬畏,才形成了她傲慢的性格,而三小姐小院的清闲,也让她失去了接触外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在琴箫阁这几个月的时间里,她的表现,真的可以用丑态百出来形容,如果不是忌惮她的身份,程思琴恐怕要将他逐出府去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这些事,她一度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,所以在见到始作俑者的武长风之后,他哪里还有什么好颜色给他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没有心思和她闲聊,当做没有看见他铁青的连一般,径直问道:“三小姐可在,我有重要的事情找她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能随意进出王府任何地方,但这些地方并不包括女眷的闺房。

    至于三小姐的房间,他就更加要谨慎了。

    坏了三小姐的名声,可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无意与赵丹珠就餐,但对方却不肯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哟,什么风把大总管给吹来了?小姐还在睡觉呢,你这么着急找小姐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日上三竿,按照武长风对三小姐的了解,她恐怕已经起床多时了。、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和她胡闹,歉然道:“有得知了赵姑娘的地方,还请赵姑娘多担待些,我真的有急事,麻烦你通告三小姐一声。”

    然而,面对武长风的焦急,赵丹珠却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与其说视而不见,倒不如用得意洋洋来形容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自己也受过如此冷落,而究其原因,就是因为武长风的缘故,如今能见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让她心情畅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见吗?三小姐还在睡觉,你如果要找小姐的话,晚些时候再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说话的声音并不小,他相信即使三小姐在熟睡,也已经被惊醒了,更现在她没有出现,只能说明他也在生自己的气。

    三小姐这样的举动,倒是让武长风小看了她与赵丹珠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她这是默许赵丹珠,来给自己找麻烦啊!

    原本赔笑的脸上,在见到这样的情形之后,已经变得铁青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好言相劝,你别得寸进尺了,我依旧是大总管的身份,虽是能让你卷铺盖走人!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这句话,倒是出乎了赵丹珠的意料之外,她没有想到,武长风会在三小姐的小院,用他的身份来压自己。

    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,便打算认输投降。

    虽然她有三小姐庇护,但武长风所说的却是实话,虽然最后自己也不可能被他赶出府去,但多少会让三小姐觉得有些挂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还不如直接投降认输算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她转身,三小姐的房门,已经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三小姐虽然眼睛仍旧有些红肿,看得出来她还在为凌王的死而伤心,但从她的脸上,武长风却看到了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,你让谁卷铺盖走人?”

    面对三小姐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,武长风只得赔笑道:“三小姐,你总于出来了,二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话还没有说完,却被黄诚语打断道:“你少拿二哥来压我,我告诉你,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解释,你这个大总管就不用当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自己如此忙碌,难道是为的自己不成?他现在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,留下王府这个烂摊子给他们自己收拾。

    反正王府又不是自己家的,他也没有多少损失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毕竟不是意气用事之人,虽然二公子不在王府,但他们的情义还在,为了整个王府着想,武长风还是咽下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他帮忙通传一声,她却百般的拒绝,无奈之下,我也只能出此下策了!”

    面对武长风的解释,黄诚语丝毫不为所动,冷冷道:“难道你没有听见,我还在睡觉么?你在院外如此吵闹,可知道自己已经冒犯到我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并没有心思和她争吵,反而还想请他主持王府的大局,所以面对黄诚语的无礼,武长风也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你都听见咱们的对话了,又哪里是睡着了?

    “三小姐,我真的无意冒犯你,只是现在有极为重要的事情,需要和你好好商量一番!”

    武长风却是确实没有这样的闲心,他还要找到二公子的下落呢!

    按照罗无双所说的,二公子如果真的去闭关了,他一定会去玉山派一趟,自己如果交待了这件事之后,或许能在玉山派截住二公子,与其与她如此就餐下去,倒不如自己退一步,早点结束了此事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并不买武长风的帐,冷冷道:“什么重要的事情,能比得过你以下犯上了?别以为你是父王奉的大总管,就能对我指手画脚,告诉你,你不过是王府请来的下人,我随时能让你滚蛋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武长风就有点无法忍受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以下犯上?自己什么时候又对她指手画脚过了?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自己只是给王府做事的,并不是什么下人,得罪了自己,不用你们说,我自己也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你现在对我吆五喝六的,算是怎么回事了?

    原本焦急的武长风,此时的语气也冷了下来,冷冷道:“三小姐,说话可要注意分寸!”

    虽然黄诚语的话极为不中听,但看在她只是一个小姑娘的份上,自己能原谅他这一回,心中虽然不快,武长风也没有立刻撕破脸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并不买账,高喝道:“注意分寸?难道我想怎么说话,还要你来教我不成?告诉你,别以为父王不在了,你就能欺负我,我现在就格去你的大总管职位,看你还有什么可嚣张的!”

    原本不想计较她言语冒失的武长风,此时也不得不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无心之失,而是有意的针对自己,更何况,凌王已经去世,王府已经没有人能管得住她了,如果他真的要将自己赶出王府去,自己还真的只能离开了。

    既然她要撕破脸皮,自己也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冷冷道:“三小姐,你可要想清楚了,说出去的话,如同飞出去的箭,伤了人,可没有挽回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黄诚语是真的想为赵丹珠出头,还是因为凌王的离世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打击,以至于她说话做事,丝毫不注意分寸了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大尾巴狼了,如果不是因为二哥,你以为凭你的本事能当上大总管?也不知道父王那只眼睛瞎了,居然养了你这么一条白眼狼,我父王才去世没几天,你就想骑在咱们头上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自己所做的一切,都只是为了能保住王府,她这么说,就有点让人寒心了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没有吭声,黄诚语还以为说中了武长风的心思,得意道:“怎么着,被我说中了?我告诉你,只要有我在,你就休想得逞,你现在,立刻,马上,给我滚出王府去!”

    赵丹珠只是为了出一口恶气,想给武长风一点难堪而已,老实说,她这三个月来,在琴箫阁学到的东西可不少,如果不是因为受人白眼无处发泄的话,她还是极为感激武长风的。

    此时见三小姐如同一只小老虎一般,挤兑得武长风说不出话来,赵丹珠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低声说道:“三小姐,武总管也不是这个意思,你也不用做得如此绝,将他赶出王府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沉默,似乎让黄诚语的发泄得到了释放,此时听赵丹珠说话,她也忍不住教训赵丹珠两句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父王去势,现在哪一个不是对咱们王府虎视眈眈的,以他在王府的威望,我二哥岂不是什么都要听他的,到时候咱们这个凌王府恐怕要改名叫做武王府了!”

    面对黄诚语的无理取闹,武长风真的没有任何应对之策了。

    和女人讲道理,果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而天底下最厉害的,不是什么上古四绝,而是妇人的一张嘴。

    此时的武长风,真的如同哑巴吃了黄莲一般,他想要解释,但黄诚语却不给他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就这样离开王府,丢下他们这些人不管,毕竟自己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半年之久,对这里的一切都有了感情,忽然想到要离开,武长风倒有几分不舍了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语已经说出这样的话来了,他还能厚颜无耻的留下来,遭受这样的骂名吗?

    黄诚语的连珠带炮,终于让武长风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,难道要我叫任总管来将你赶出去不成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咬牙,转身便朝王府外而去,他不是负气离开,也不是要丢下整个王府,只是对方让自己走,自己真没有理由留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终究有些放心不下,决定还是将二公子离开的消息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说是要闭关,已经离府了,以后整个王府,就靠三小姐支撑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只觉得自己全身为之一松,压在自己肩头的重担,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或许,这样对自己来说没什么不好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