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前安慰了两句,武长风便问道:“将军刚才所言,是否是真的?”

    那人似乎没有明白武长风指的是什么,一脸诧异的扫视了武长风一眼,随后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皱了皱眉头,但还是回答道:“关于凌王爷去世的事情!”

    那人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,但并没有继续与武长风说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或许这一点在武长风看来,是一件极为不礼貌的事情,但在他们眼中,却是情非得已的举动。

    作为大周最为精良的一支骑兵,他们的责任是守卫疆土,此时商国已经有进犯大周的意思,他们应当守在前线才是。

    虽然凌王爷是他们的公认的将军,王爷出殡,他们理应过来送行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战火连连,朝廷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,如果不是他大着胆子提议,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凌王城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的时间,这些人奔袭了近两千里路程,只是为了给凌王爷送行而已。

    与武长风多说几句,他们耽误的时间只会根据,如果让督军知道的话,他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武长风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,并不和他计较此事,只是小声说道:“如果将军能抽出片刻的空闲时间,还请到王府坐坐,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,想要请教将军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脸漠然的看着凌王的灵柩,眼神中有的只是刚毅,原本不想搭理武长风的他,在听见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最终还是回过头来看了武长风一眼。

    随后手中长鞭一挥,十万骁骑军陡然一拉缰绳,十万马匹嘶鸣一声,同时人立起来。

    这等壮观的景象,别说是武长风了,就算是黄诚泰也没有讲过,原本愣神的他,此时眼神中也多了几分震撼。

    凌王在外面的声望如何,如今算是能看个明白了。

    然而,黄诚泰虽然震撼,但也只是片刻的时间,因为挥鞭的将军,此时已经回过头去,朝着骁骑军走去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没有得到他任何的答复。

    虽然略微有些失望,但武长风总算是找到了一个能够让二公子振作起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目送骁骑军绝尘而去,武长风这才吩咐众人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凌王爷出殡,还是因为骁骑军的震慑,安葬的过程极为顺利,没有出现一点纰漏。

    等事情办完之后,众人打道回府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了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王文平便跑了出来,一脸焦急的说道:“大总管,刚才来了以为将军,说是要找你!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不知道会有谁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便吩咐其他人将黄诚泰送回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,则径直来到了会客厅。

    大厅之中,一袭铠甲在烛光下闪闪发亮,而穿着铠甲之人,却显得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进来,来人已经快步迎了上来,原本疲倦的脸上,也恢复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白天因众将士瞧着,我不敢与武总管多言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武总管见谅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旁人,正是白日里武长风见过的那位将军,他先前来王府接过凌王,所以知道武长风的身份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原本的吃惊,也在见到来人之后变成了欣喜,对方的到来,证明自己所猜测的没有错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将军太过客气了,咱们开门见山的说吧,凌王爷难道不是外界所传的战死上场,而是另有其他原因?”

    来人也是豪爽之人,点了点头道:“当如出发之时,凌王爷就说过此事不行,只是架不住圣上的旨意,凌王只能听令行事。”

    对于军伍中的制度,武长风不是很熟悉,三军之中,不是一向都是将军最大吗,怎么凌王爷是三军的统帅,还要听从别人的号令?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的狐疑,那人如实说道:“三军之中,还有执掌军务的督军,督军的责任,就是督促将领,听从朝廷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武长风略微明白了些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君命有所不受的话,自然是不存在的了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那又是什么事情,让凌王以身犯险了?”

    提及此时,来人一脸的气愤之色,咬牙切齿说道:“凌王出征之前,就已经得到了圣上的暗喻,想办法偷袭敌军的主营。”

    擒贼先擒王,这个道理武长风懂,如果能将对方的主营拿下,对方没有了统帅,只会是一帮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啊,他为什么会如此的气愤?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解,但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对方说道:“咱们道了北芒之地,就派人打探过敌军的阵营,虽然对方主营驻扎在山坳之地,只要派三千将士占领两侧,只要将人高的雪球滚下,就能将商国打得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,这个伎俩,他在见到商国的军队之后,就有了这样的打算,没有想到,自己的想法倒是与凌王不谋而合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大周应该胜券在握才是,怎么凌王不但身亡,还被商国打得节节败退了?

    带着疑问,继续听对方说道:“只是咱们的探子,在山坡之上发现了对方留下来的痕迹,虽然已经被抹去了不少,但还是被咱们给看出来了,因此,凌王爷便放弃了偷袭的念头,转而居高而受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不知道带兵打仗的事情,但他还是能清楚知道当时的情形。

    大周虽然已经立春,冰雪已经开始融化,但北芒处于苦寒之地,冰雪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消融的。

    而大周的军队又是刚到北芒,气候多少有些不适应,凌王爷的这座做法,很显然是极为明智的。

    “然而,那个天杀的赵都督,却一直催促王爷出兵,说什么圣上想咱们三月破敌,让王爷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暗皱起眉来,赵都督?对于这个人,武长风可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凌王身亡的事情太过蹊跷,他总觉得有些不妥,更何况,这也是他让二公子重新振作起来的一个机会,所以凡是涉及到与凌王有关的人,他都牢牢记在了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本来置之不理,然而半月前,他不知道从哪里接到了圣旨,命令凌王爷即刻出兵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脸上的神情更加愤怒起来,知道他又回想起了当时屈辱的情形,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时正是冰雪初融的时候,别说是其他的士兵,就算是咱们骁骑军,也不敢出去,我真不明白,圣上为什么会下这样的旨意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觉得奇怪,看黄启才的模样,他不是那种昏庸无能之人,怎么会做出如此愚笨的决定来了。

    不等来人继续说下去,武长风便问道:“那姓赵的都督,现在人在何处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很想盘问他一番,让他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,他不相信,圣上会干预凌王用兵。

    而来人却是一脸的无奈,叹口气道:“等咱们中了埋伏之后,他就不见了踪影,或许是畏罪潜逃,也或许是回到了京城来,咱们也在四处找他,若是让我遇见了,我定然将他千刀万剐,以祭王爷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竟然让他如此的愤怒,追问道:“凌王领旨之后,不是应该带着你们出兵与商国对阵吗?怎么你们都好端端的,凌王爷却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,凌王爷也不是死板之人,即使领了圣旨,也不用急着遵循才是,行军布阵,只能根据眼下的形势做出对应的对策,时机不到,是万万不能用强出兵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知道这一点,他相信凌王爷也应该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的回答,却让武长风有些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凌王明知道咱们出兵定然是去送死,便与赵都督商量了一个对策,他决定亲自带兵偷袭地方主营,如若成功,便大举进军北上,直取商国都城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凌王爷居然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他平时在王府的模样,仿佛一个没有丝毫血性的汉子,但到了上场之上,居然如此的血气方刚。

    主帅亲自领兵偷袭,只是为了将士们少流血?

    这件事武长风之人做不出来,也不会用这样的缓兵之计。

    地方主营如果这么好攻破,那他定然不是周国的主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兰陵王爷应该知道才是啊,他怎么会如此的莽撞,做出这样的决定来?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细想此事,来人用有些哽咽的声音道:“如果当时我不是刚好被派去巡营,或许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看出来,对方的武功却是不差,但想要力王狂澜,可不是他一个人能办到的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丝毫没有轻视他的意思,反而更加敬佩起这个军中的汉子来。

    从他的神色中,武长风只见到了自责,他这是在懊恼自己没有更随凌王一起去敌营啊!

    如果有这样的机会的他,武长风相信他一定会跟着去,而且在凌王爷遇险的时候,他也一定会挺身而出的为凌王挡刀挡枪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已经没有如果这种可能了,他的自责,也只能成为遗憾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原委,凌王爷出事,应该是中了对方的伏击,不然以凌王爷的身手,绝不至于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而造成想先这样的结局,赵都督脱不了关系,想要知道真正的原因,也只有将赵都督找出来才行。

    武长风大致问了一番赵都督的模样,然后安慰了那人一番,因为对方急着追上队伍,武长风也没有留对方,将对方送出王府,这才细细思量起整件事情的各处细节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问题,都出在了拿到圣旨之上,如果不是这道圣旨,凌王爷也不会冒险去敌方主营,不去地方主营,自然不会是如今这般下场了。

    想要知道这里面的原因,只有将赵都督找出来,自己才有可能知道这道圣旨的来源。

    不过,武长风并不打算处理这件事情,他打算先将这件事告诉给黄诚泰,整日的消沉,只会让黄诚泰愈发萎靡不振,有他出面,自己行事也能方便不少。

    毕竟,他是凌王府的二公子,朝廷上的官员,多少会给他一些面子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来到二公子院外的时候,守在院门口的罗无双挡住了武长风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刚刚睡下,大总管确定要惊醒公子吗?”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分别之后,武长风觉得罗无双的变化很大,无论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还是他对于事情的拿捏把握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能够随意进出王府任何地方,但二公子已经连续七天守灵,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了,他现在好不容易睡下,自己如果惊动了他,倒是自己的不对了。

    而罗无双并没有直接阻止自己的意思,他只是陈述了事实,然后征求自己的意见,这是作为一命下属,需要掌握的最基本技能。

    武长风满意点了点头,缓缓说道:“不用了,让二公子好好休息吧!”

    转过身来要走,又忽然想起什么事情来,缓缓说道:“王府领队主管的事情,想必你听说了不少,这是一次机会,希望你能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对于那些可以提拔的人,武长风自然是毫不吝惜的,既然罗无双有了如此长进,自己就应该给他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他没有少为难自己,但两人毕竟同出一个书院,知根知底之下,用起来会更加的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罗无双满脸的感激,一直将武长风送到院外,因为二公子身旁需要人照顾,他与唐万能轮番守职,所以到了院外,他便折转回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刚才的这番话,已经说得很明显了,他想趁着这个机会,自己再往上面爬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王府已经不似以前那般,但他毕竟是王府,对于他来说,当上一个过气王府的领队,也不算是多么坏的差事。

    其实在收到凌王府身亡的消息之后,两人也萌生过离开王府的念头,只是两人见武长风忙里忙外的奔波,同出于天岳书院的他们,自然不想差武长风太多,所以两人商量之后,还是决定留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都不怕王府衰败下去,他们又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并不是他们对武长风有多少信心,而是他们觉得,从武长风的身上,能学到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让自己看的堂前礼后,还是让自己修习的拨浪七式,都让他们重新认识了自己,知道了自己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们相信,按照武长风告诉他们的想法去做,他们总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