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不知道对方是谁,也不知道对方这样做的目的,他只知道,杀了王府的人,就应该给王府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武长风又问道:“通知在外面的兄弟,让他们小心些!”

    任云霄明显一愣,武总管也太淡定了吧。

    别人都打上门来了,大总管只是让自己的人小心些?

    既然对方能找到王府的探子,那些在外面做事的人对方岂不是更加的清楚,对方很明显是打算躲在暗处对自己下手,即使有了防备,也难以顾得周全啊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又是凌王发丧的日子,王府中的武师难免要四处走动,不然等到凌王出殡的哪一天,岂不是让凌王蒙羞吗?

    见任云霄一脸的疑惑,武长风解释道:“凌王的丧失才是大事,咱们现在还腾不出手来对付他们,你让在外面的兄弟三五成群的出去,只要不出打错,即使有些疏漏,也没什么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安排,任云霞这才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武长风所说的,确实有道理,现在王府为了凌王爷的身后事,已经冒得焦头烂额了,即使现在知道对方是谁,他们也很难收拾对方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正如武长风所说,如何保证丧礼的正常进行,才是他们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任云霄还有些迟疑,并不肯离去,武长风便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,你尽管说就是!”

    任云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一脸尴尬道:“听说大总管将胡宇衡胡领队关入大牢了,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?”

    对于任云霄的问题,武长风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身为凌王府的外府总管,对于王府大牢的事情要比自己清楚得多,胡宇衡被关进大牢这件事,即使不用通知他,也会有人向他汇报。

    如此简单的问题,他需要问自己吗?

    很显然,他想问的,并不是胡宇衡的事情,而是,关于胡宇衡身上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道:“探子的事情,你先不要伸张,如果有人想要离开王府,你准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任云霄更加诧异起来,不知道武长风究竟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王府的形势,众人都瞧得清清楚楚,凌王爷不在了,二公子又不足以挑起凌王府的大梁,被各方势力威压之下,他们已经感觉到王府与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而对于他们武师来说,大部分人都是与江湖众人打交道,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,他们可不敢轻易得罪别人。

    最后吃亏的,只会是自己,而不是凌王府。

    所以他命众人放宽了许多要求,目的就是为了避免王府与宗门再起什么冲突。

    即使是这样,仍旧有不少人不想继续待在王府了。

    刀口舔血的日子,可没有别人想的那么风光,万一王府真的落寞了,自己满门被灭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,他们可不想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已经知道的这些人的想法,又为什么如此大度的放这些人离开了?

    现在是王府的非常时期,外府的强大与否,直接关系道整个王府的安危,武师被派遣出去,留下来看家护院的本就不多,如果再放这些人离开,那岂不是更加的捉襟见肘了?

    所以听了武长风所言之后,任云霄只是一脸诧异的望向武长风,虽然武长风在大小姐大婚上的表现让人极为震撼,但他实在想不出来,现在这个时候,还有谁会来帮助凌王府了!

    武长风却是一脸的无所谓,淡然道:“那些不想留下来的人,他们是不会拼尽全力保护王府的,与其等他们临阵脱逃的那一刻,还不如直接让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补充道:“毕竟,王府的颜面,可经不起他们如此折腾,而且,白白搭上他们那几条性命,也是不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,并不是他准备了什么后招,因为凌王爷的身份,本来就是后招。

    虽然有可能有人会对凌王爷的尸身不敬,会趁着这个机会来捣乱一番,但在凌王下葬之前,他不觉得谁会对凌王府下手。

    凌王爷手下的十万骁骑军,恐怕没有人会同意。

    凌王爷是战死,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,他们是不会容忍任何人,任何事情,对凌王爷不禁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武长风心中所持,也是他如此大胆的原因。

    见任云霄仍旧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,知道自己解释给他听他也不会相信,点了点头道:“放心吧,你按照我说的做就是,还有,将王府看家护院的其他人也一并派出去吧!”

    任云霄更加不解了,现在是非常时期,武长风不加强王府的防守,居然还要让自己派人出去,难道他不知道,王府现在的守卫,已经是漏洞百出了?

    但是,武长风没有给他询问的机会,苦口婆心的将任云霄送出去之后,武长风的眼神中露出锐利的光芒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对方刚如此明目张胆的对王府下手,其目的已经很明确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断定,怂恿胡宇衡的人,与派人暗杀王府武师的人是同一路人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,就是为了消减凌王府的实力。

    然而,让武长风想不通的是,凌王府现在只剩下孤儿寡母一堆,按理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了,对方为什么要斩尽杀绝,将凌王府逼上绝境?

    对方忌惮凌王府的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虽然说十万骁骑军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,但凌王既然离世,兵符自然会交给朝廷重新分配,到了战场之上,这些骁勇善战的骁骑军,听从的只会是战场上的将军。

    即使对方真的忌惮骁骑军,也不用打主意到王府身上来吧!

    至于说王府的金银财宝,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。

    凌王爷虽然位高权重,但他的衣食用度,都是严格按照朝廷的要求来的,有些地方,甚至还不如朝廷的最低底线。

    试想这样一座王府,又哪里又有什么值钱的财物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是想不通,对方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对于想不通的问题,武长风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去想,因为对方既然已经盯上了凌王府,自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,等凌王下葬之后,对方也是时候显出原形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需要做的事情,就是尽快让二公子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他能想到的办法,都已经全部用过了,除了等郭雨霜到来以外,恐怕只有凌王复生,才能让二公子重新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凌王爷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棺木之中,又怎么可能重新活过来了?

    武长风也觉得有些头大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成的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没有想到劝解二公子的办法,但他还是要去灵堂陪二公子的,因为二公子的强烈要求,他要守灵七天,他现在都已经这般虚弱了,七天之后,他恐怕要跟着凌王一同下葬了!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诅咒黄诚泰的意思,他只是担心而已。

    有个人陪着说说话总是好的,武长风当初就是这么觉得的。

    当他在此来到灵堂的时候,已经是月黑风高只是,原本挤满了人的灵堂之中,只有三五个粗壮的汉子,以及跪倒在地的黄诚泰。

    这三五个汉子都是见过血杀过生的,因为要送凌王爷最后一层,所以他们必须在灵堂之中待满七天。

    这是周国的规矩,武长风也只得任由然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走进黄诚泰身边,武长风轻声道:“二公子,你休息一会吧!”

    回答武长风的,已经不是黄诚泰的回答,而是缓缓摇动的脑袋,武长风看的出来,二公子已经到了气力耗尽之时了。

    如果还不让他好好休息一番,恐怕真的会出现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之下,武长风猛然出手,一掌劈在了黄诚泰的后颈处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丝毫的防备,黄诚泰就这样被他打晕了,而武长风事先也没有跟那几个汉子知会一声,猛然出手之下,却将那几个汉子吓了一条。

    了解了事情原委之后,他们这才送了口气。

    凌王府的大总管就是霸道啊,居然连自家的公子都敢打晕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嘀咕一阵,却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理会几人,只是简单的吩咐了几句,下人便迅速弄来了两床被子,简单的铺设一番,就在灵堂的后面弄了个简单的床铺。

    武长风将黄诚泰放在其上,让其休息,自己则代替黄诚泰,为凌王守灵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黄诚泰的性格,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没有守灵七日,他恐怕会记恨自己一辈子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将他打晕,是出于好心,但对方未必会领这样的情,所以武长风才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,即使他时候知道了真想,也不会责怪自己。

    三天之后,果然如黄诚泰所说的一般,哭得梨花带雨一般的黄诚语,风尘仆仆的赶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工作则又多了一项,将黄诚语打晕!

    王府还是的人,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着,虽然众人脸上都带着哀容,但却不是那般死气沉沉的了。

    至于任云霄那里,则时不时会汇报一些关于武师离府的事,武长风粗略记了一下,离府的武师,应该在三十人左右。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自己找不到人来填补他们的空缺,王府即使一个人不招,他也有办法将人员调度齐全。

    武师混在技师之中,这就是武长风想到的办法。

    虽然是下下策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他不会用,但这样的法子,倒是让武长风有了另外的打算。

    至于来找武长风麻烦的,就只剩下李鑫了,因为他刚来府上,就遇上了这等事情,对于武长风来说,他多少是有些歉意的。

    但好在李鑫也是一个洒脱之人,并不如何计较这些,平日里该干什么干什么,有什么不动的地方,大部分都是去问任云霄。

    七天之后,终于到了凌王出殡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一日天色不怎么好,下这点小雨,是那种牛毛一般的细雨,似乎不需要撑伞,却会将人的衣衫打湿的那种,这种将下未下的感觉,着实让人心里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情,就如同那件被快要被打湿的衣衫一般,虽是哀愁,却又谈不上悲伤。

    只是低落的心情,似乎蔓延了整个凌王城。

    城中凡是起眼的地方,都挂上了白布,游街送行的人,更是将整个街道挤满了。

    对于凌王的威望,武长风倒不如何清楚,如果不是看到这些自发来送行的民众,他根本不知道凌王居然有如此威望。

    但这些寻常百姓与混在其中的达官贵人,毕竟只是来送行的,到了城门口,众人便止步不前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则守在黄诚泰身旁,陪着一起出了城门。

    刚走到城外,众人均是吓了一跳,只见延绵不绝的战马,安安静静的站在城外,虽然听说过不少关于行军布阵的事情,也见识过不少兵马的模型,但当真正的战马,如此林立的站在自己面前是,众人还是忍不住的惊叹一番。

    还没有明白过来的众人,却在武长风的指引下,缓缓朝着后山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而那些林立的战马,虽然仪仗队的前行,缓缓的让出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众人虽然不清楚这些战马为什么突然出现在城外,但见到这一幕之后,众人都明白过来了,这是凌王爷的部下,来给凌王爷送行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也早就有所预料,但他却没有想到,骁骑军居然全部出动,直接出现在了城门外。

    凌王虽然身亡,但大周与商国只见的战争却没有结束,他们胆子倒是不小,居然敢出现在凌王城外。

    行出一阵,一个看着像将军模样的人,老泪纵横的朝着灵柩走了过来,武长风认得此人,当初他送凌王出府的时候,便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依稀记得,此人似乎急得凌王信任,见他走过来,武长风只得命令众人停下。

    只见来人上前行了一礼,缓缓在灵柩上抚摸一阵,随后,来人忽然拜倒在地,失声痛苦道:“王爷,小林来给您送行了,你一路好走,咱们一定揪出幕后之人,为你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当来人走过来时,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,这些人应该是刚从战场上赶回来,专程为凌王送行的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的话,却让武长风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幕后之人?报仇雪恨?难道说,凌王爷的死另有蹊跷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