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两人只是说了可惜,并没有说凌王出了什么事情,而自己毕竟是凌王府大总管的身份,与他们接触多少有些不便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担心,但并没有直接上去询问,而是示意真在喝酒谈天的李鑫二人安静下来,一面错漏了什么关键的字眼。

    武长风此时也顾不得那许多,直接将天尊诀运转起来,体内的真气顺着筋脉游走一边,直达武长风的脑海虚空。

    随后,武长风脑中一声高亢的鹰鸣,原本呆立不动的雄鹰,已经睁开了双眼,好奇打量一眼周围,扑腾了两下翅膀。

    原本暗淡的毛发,随着翅膀的煽动已经变得光亮起来。

    当雄鹰整个身体发出微弱的光芒之时,一股独特的气息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,原本昏暗的虚空,顿时为之一亮。

    那些若有若无的光亮并没有停歇,而是直接穿透了脑海虚空,直接进入到武长风的四肢百骸之中。

    而得了此光芒的照耀,武长风只觉得整个人都舒畅了不少,原本就锐利的目光,此时直接能开头楼上的一切,而四肢的感官同样如此,敏锐至极。

    这一点在武长风得到完整的天尊诀之后,就已经形成了,只是他一直没有用出来,所以显得有些生疏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些东西,他现在并没有心思去听。

    而是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在了耳朵上,将对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好歹也是凌王的儿子,不会有人为难他的,只要大周还在,他这个凌王也就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们自己的日子都过不来了,操这些闲心干什么?有这样的闲工夫,还不如多走两趟镖呢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遇见哥两个,所以才会拿出这样的话来说的,换了是别人,我可不敢四处说这些事情!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朝廷现在虽然没有消息,但凌王身死的消息,不日便会传到京城来,你提前一两日说,也没有人会起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后面的话,武长风已经不想再听了,他已经清楚听见‘身死’二字了,也就是说凌王真的死了?

    武长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但看对方几人风尘仆仆的样子,很明显是刚外地回来,他吗没有必要说这样的慌才是。

    为了确认一番,武长风朝李鑫二人使了个眼色,见二人仍旧没有动弹,而且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自己,武长风这才发现,自己运转天尊诀之时,忘记两人就在自己身边了。

    忙收起天尊诀的内力,朝二人努力努嘴。

    二人见他恢复了原样,这才顺着他目光瞧去,虽然他们不想与那些市井之徒打交道,但见武长风的脸色有些难堪,两人还是跟着他朝对面那些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团团作了一揖,开口问道:“看各位风尘仆仆的模样,想必是从外地回来,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,可否挑些有趣的说给我听?只要是真的事情,我赏银五两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文平已经奉上了银子。

    那些人出门一趟,累死累活的跑上一圈,也未必能又五两银子的赚头,现在只要说两句话,便能有如此丰厚的奖赏,他们不是傻子,更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君子,他们只是为了生活而奔波不息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此时有银子可赚,他们自然不会不赚。

    一人当先将银子拿在了手中,微微一笑道:“公子如果不嫌弃的话,可与咱们同坐,咱们一路上的见闻可是不少,不知道公子是想听南方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武长风已经坐了下来,指着其中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说道:“我就想听他说说他的见闻,不知道可不可以!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是在征求他们同意,但他的口气却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原本还兴致勃勃的众人,脸上的笑容已经散去了。

    刚才说凌王出事的人,就是这个中年汉子,武长风指名道姓的要他说出路上的见闻,不会是别有用心吧!

    心中虽然嘀咕一阵,但对方僵硬的脸上片刻便化成了笑容,尴尬一笑道:“你是说让我侄儿说事给你听?他这人嘴笨,粗言秽语的怕惹得公子不高兴!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没有心思和他多说,淡淡摆了摆手道:“无妨,只要说说北境之地的情况就行了!”

    众人均是一愣,望向武长风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众人出来之时,都有明确的分工,因为镖头的侄儿脚力了得,所送的东西又是简单的一个木匣子,所以他才会派自己的侄儿去北地。

    只是这件事是他们商量好的,并没有外人知道,武长风是从哪里看出来,自己的侄儿去了北地的?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一脸窘迫的侄儿,这才发现了不对之处。

    因为众人急于赶路,而镖局离这里还有十来里地,他们打算吃了饭便连夜赶回镖局去,所以身上穿的行头并没有更换。

    北地苦寒,自己侄儿前去,穿的都是裘皮大衣,此时虽然将衣衫敞开了,但毛茸茸的领子可骗不了人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的侄儿失言,他只得圆场道:“公子好毒的眼力,这等细枝末节的事情都能注意到,北芒现在还是冰封一片,极少有人外出,而我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想听他啰嗦,直接问道:“大周与商国已经开战,这件事想必各位都知道吧,兄台既然去了北芒,自然知道如今的形势,我就想听这些,你说给我听听!”

    武长风如此直接了当的问话,倒让镖头有些难以应付了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五两银子的事情,不值得自己如此低声下去的,但蚂蚁腿也是肉啊,不过是简单的一些情形而已,反正过两天北芒的情形也会传过来,,早些说给他听也无妨。

    朝中年汉子点了点头,示意他将事情的原委说一说。

    得了许可,有些拘谨的汉子这才看了武长风一眼,缓缓说道:“大周突袭北芒不成,反被对方擒杀了主帅,以至于大周打败,已经退守北藏一呆了。”

    到得此时,武长风才确认,对方方才所说的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曾经看过地形图,大周一旦战败,必然会退守北藏一呆,对方只是行走江湖之人,决计不会知道兵家的事情,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绝对不会知道大周军队的行踪。

    如此推断的话,那大周的主帅被擒杀,自然指的是凌王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军北芒,大周的主帅就是凌王爷。

    原本还抱着一丝侥幸的武长风,此时死心了,而他现在所要做的事情,就是尽快赶回王府,先将大局稳住。

    因为想着凌王府可能发生的一切,武长风起身连礼都没还,便直接飞奔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李鑫二人本来在兴头之上,被武长风叫过来,已经有些不情愿了,此时见武长风失态,两人告罪之后,便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或许他们只是道听途说的呢?”王文平毕竟是在凌王府待过的,凌王爷的本事他还是清楚的,以凌王爷的谨慎,又怎么会如此轻易被对方擒杀?

    武长风却摇了摇头道:“他们说的,都是真的,凌王府将有大变,咱们得尽快赶回王府去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,对于凌王爷的死,武长风并没诶呦什么感觉,他进王府的时间毕竟比较短,与凌王爷的交往也不算密切,对方虽然提拔自己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但他也是为了整个凌王府而考虑。

    武长风感激他的知遇之恩,但伤心难过的话,却是谈不上的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的担心,只是因为他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很清楚凌王爷不再之后,整个王府会有哪些变故。

    二公子知道了这个消息,一定是悲痛欲绝,无法掌控大局,为了保存凌王府现有的实力,武长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焦急,王文平也不再多言,付了酒钱之后,又去买了三匹骏马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狂奔,急朝凌王府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与武长风等人一同到王府的,正是凌王身死的消息。

    在见到二公子之后,武长风发现对方已经憔悴了不少,看起病怏怏的模样,似乎已经哭过好几回了,以至于李鑫堂而皇之的跟着武长风进府,他也没有开口询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,还请节哀,王爷出了这样的事情,二公子应当作为王府的顶梁柱,将整个王府撑起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看着悲痛欲绝的二公子,武长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当年糊里糊涂的失去了父亲,也是很久都没有走出来,他现在清清楚楚看着凌王的尸身,内心恐怕比自己当年还要沉痛许多。

    黄诚泰只是点了点头,用几乎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朝廷已经派人过来了,父王以王侯之礼下葬,诸多事宜,还需要你去操办一番,我想多陪陪父王,你不用理会我。”

    看着黄诚泰黯然伤神的样子,武长风知道自己再劝也是无用,等凌王下葬之后,自己再好好开导他吧!

    转身离开之后,武长风先找到了任云霄,将李鑫介绍给任云霄认识之后,便吩咐他严守王府四周。

    对于凌王身亡一事,此时恐怕已经是天下皆知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于王府来说,是莫大的噩耗,但对于其他心怀不轨之人,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想因为守卫的疏漏,给让凌王蒙羞。

    任云霄领命去了,武长风便径直去找程思琴了。

    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,整个王府都交给她在打理,对于王府目前的情形,恐怕只有她最熟悉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在议事厅找到程思琴的时候,大厅之中还做了不少人,这些人武长风都世人,均是凌王府的领队及总管。

    而原本窃窃私语的众人,在见到武长风之后,都是一脸愧色的低下了头去,而程思琴也是长长出了口气,赶紧给武长风让出位子来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她已经忙道够呛了,没有想到,凌王府的大总管,居然要处理如此多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无巧不巧的,凌王爷又在这个时候去世了,整个王府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,他们坐在这里,就是在讨论如此处理凌王后事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有些话,她现在还不方便对武长风讲,等众人散去之后,她打算好好和武长风说说现在王府的情形。

    武长风进入大厅的时候,就发现大厅之中的气氛有些不对,此时见程思琴如释重负的样子,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所想,朝程思琴点了点头,便扫视了众人一遍。

    还是原来的那些人,但他们望向自己的眼神已经没有了那种敬意,取而代之的,是惧意。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道:“想要走的,现在可以离开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句话,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这些人的眼神之中,有的是诧异,有的是惊惧,更有的是不屑。

    其中以胡宇衡为首的,便是这种不屑的眼神!

    不等其他人开口,胡宇衡已经开口说道:“你少在这里拿着鸡毛当令剑了,二公子都没有说话,你凭什么这么对咱们说话?”

    而他这句话说完之后,大厅之中的气氛又是为之一变,已经有几个不长眼的,朝胡宇衡身边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他们这个架势,似乎是早就串通好了的。

    对于胡宇衡的发难,武长风了然于胸,他这是在记恨自己,当初将他降为领队的事情,现在看来,他似乎还耿耿于怀,希望借凌王去世的事情来对自己发难啊!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,不屑说道:“就凭我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难道你有意见不成?”

    满大厅的人听了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脸上的神色都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凌王府的规矩,他们还是极为清楚的,武长风作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却是有这样的权利。

    而胡宇衡却是满脸的不屑道:“大总管?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现在凌王爷都不在了,你还算什么大总管了,我来这里不是和你们商量什么凌王爷的后事的,我只是想问,这个月的月钱什么时候给,还有,我这样的资历,离府有什么补偿?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还以为他是来和自己耍嘴皮子,想和自己讨价还价的,却没有想到,他当真众人的面,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凌王才刚刚去世,他就如此急不可耐的想要离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