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李源似乎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,只是赞许的点了点头道:“升任户部尚书毕竟是件大事,是需要些时日好好思量一番,既然你有如此决断,我也不勉强你了!”

    听他松口,武长风自然是长长出了口气,对于李源的邀请,他真的不敢接受,现在对方没有采用什么逼迫的手段,倒是让他出乎意料了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只会不等武长风这一口气松完,又听李源缓缓说道:“不过你考虑归考虑时间可不要太久了,我这个人,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?难道说,他算准了自己会投奔于他?

    不不不,自己根本就没有进入朝堂的野心,即使他无限期的欢迎自己,自己也不可能答应他的。

    见自己没有说话,李源脸上又泛起微笑起来,拍了拍武长风的肩头,微笑道:“不过,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做出选择,毕竟,一个人如果没有了靠山,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技师,是很难一直站在原本的位置上的,希望你的决定,不要让我失望!”

    武长风更加愕然了,不知道李源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己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自然有凌王在背后为自己撑腰,而即使是兵部尚书,也极为忌惮凌王爷的身份,只要凌王爷在,相信世上还没有哪个不长眼睛的会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况,自己与他并非一样,他确实是一命技师,但自己可不是,即使没有了凌王作为靠山,自己也能一往无前的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当初的决定,还是很明智的啊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客气回礼道:“师兄的栽培,我一定铭记于心,至于将来的事情,谁说的准呢?”

    李源似乎曲解了武长风的意思,哈哈大笑道:“不错,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了,书院能出你这么一个人才,也算是不愧天岳书院的名头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额头冷汗直冒,不敢轻易回答他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天岳书院最引以为傲的学生,恐怕是他李源,一个能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的人,带给天岳书院的,可不仅仅是面子。

    更加直接的,是天下所有人的向往,这也是为什么天岳书院虽然距中原遥远,但仍有许多富贵人家,想要将门下弟子送进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正如李源所说,天岳书院只要有李源为其撑腰,即使书院犯了什么事情,也不会有人追究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源在书院就读之后,能够平步青云的登上丞相的高位,自己门下子弟在里面读书,不说丞相,弄一个尚书侍郎的位置,还是很容易的。

    李源的成就,自然在自己之上,他如此的夸赞自己,武长风如何敢回答了。

    撇开其他的不说,只是就目前的形势而论,自己不过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又怎么能和他比肩了?

    他夸耀自己,自己如果应承下来,岂不是说自己会比他更加的出色?他他毕竟提到了书院,他也是书院出身,自己回绝的话,不是说书院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?

    对于这样一个城府深沉之人,武长风是真觉得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久久不答话,李源脸上的笑意变得放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没有立刻答应他,但他在武长风身上看见了恭敬二字,只要有这个念头存在,他对自己的忌惮只会愈加深厚,即使他不愿归入自己门下,日后也不会成为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微笑道:“你又何必如此紧张,你我师兄弟叙旧,不用在意那些礼节!”

    李源虽然如此说,但武长风却不敢真的如此做,从他脸上的高兴神色就能看出来,他极为的享受这一种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想被李源这样摆布,但此时自己毕竟在屋檐之下,也只能暂时的低头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自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却是高高在上的丞相,如果不是他主动找到自己,自己也不可能见到他的面。

    这一时半会的不快,自己暂且先忍了,就当是出门撞见狗,权当自己霉运到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客气几句,见与李源并没有什么话说,武长风便找了个机会,告辞出来了。

    刚一出寺院,武长风便见到了两个熟人,两人一脸焦急的朝着四周张望着,似乎在寻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出现在二人身后,一拍二人的肩头道:“佛门清净之地,你们又在瞎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两人均是吓了一跳,回过头来见到武长风之后,这才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并不是一路黏着他的白华与黎源道,而是一路上跟随于他的王文平与李鑫二人。

    王文平神色如常,李鑫却是老脸一红。

    这里虽然是寺庙,前来上香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妇人,但这里也不乏一些前来寻求姻缘的年轻女子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寺庙之后,并没有发现武长风的身影,所以两人便在寺庙外等着,一边欣赏这难得的‘风景’,一边等候武长风的到来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还是快自己二人一步,已经先行进了寺院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询问,王文平便一脸关切的问道:“大总管,里面出了什么事情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操左右望了一眼,只见原本被拦着的众人,此时如同潮水一般向寺庙中涌了进去,而刚刚放行的几人,也落在了武长风眼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。

    大手笔啊,果然不愧是当朝的丞相,进寺庙烧香,都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。

    不过回头想想,也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,毕竟李源只是技师,并没有自保的能力,如果有人混在人群中对他暗下杀手,他可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道:“我没事,倒是你们二人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寺庙的异状,武长风已经了然于胸,不是东林寺出面阻拦众人,就是李源的护卫所为,以至于李鑫二人到了寺庙前,也没有办法进入寺院之中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两人终究没有在自己规定的时间,赶到东林寺,只是这一点,就足够武长风惩罚二人的了。

    李鑫忙上前解释道:“大总管,不是咱们迟到了,只是你也看见了,他们不让咱们进,咱们又有什么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见两人一脸的风尘仆仆之色,还带着些许的委屈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迟了就是迟了,哪里有什么借口?你们倒是说说,你们是怎么赶过来的?”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了解了二人前来的法子,但他还是想听二人说说一路的见闻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两人均是同时扭过头去,一脸的气愤,异口同声道:“问他!”

    合起来,你们两人是在逗我呢,我苦心孤诣的让你们二人建立的感情,就这么的不堪一击?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是,快说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们二人绝对不会是现在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听武长风问起,两人又同时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王文平急不可耐的说道:“大总管有所不知,咱们原本可以早半日赶回来的,他却非要拉着我喝酒,睡过了之后,便迟了半日。”

    李鑫也毫不示弱,与王文平一同开口道:“大总管有所不知,我说我自己去喝上两杯小酒,他非要与我同去,结果他酒力不胜醉倒,咱们才来得迟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,两人居然都喝上酒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自己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。

    话不投机的人,怎么可能坐在酒桌上?即使勉强坐在了一起,又怎么可能喝醉。

    这是好兆头啊!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见两人均是一脸埋怨的看着对方,王文平当先说道:“如果不是你说要喝酒,我会陪你去吗?”

    李鑫不服道:“我又没有要你去,是你自己要去的,这能怪得了我?”

    王文平指着李鑫的鼻子骂道:“如果不是担心你醉倒在外面,影响咱们的形行程,我会跟你出去?”

    李鑫却淡定了许多,冷笑一声道:“结果呢,结果是谁喝醉了酒影响了行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还在争吵之中,武长风却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概。

    王文平是担心李鑫喝多了,才会陪他出去喝酒的,不想酒力不胜醉倒,李鑫不认识路,只能等王文平清醒过来再赶路,以至于耽误了半日的时间。

    对于这等小事,两人都能吵得如此热火朝天,看来两人的感情是一日千里,彼此都很熟悉对方啊!

    既然两人感情有所增进,武长风也不想为难二人,干咳了两声,示意二人住口。

    等两人安静下来,武长风这才故作深沉道:“没有想到,交待你们的事情没有办完,酒就先喝上了,如此习性如果蔓延下去,日后整个王府岂不是要乱套了?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说完,两人心里咯噔一下,同时一脸的悲惨之色,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见二人武长风,武长风是真心想笑出声来,原本李源给他带来的巨大不快,也在见到二人之后,彻底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自己与李源终究不是同路人,唯有在李鑫二人面前,自己才能放肆的大笑开怀。

    见两人苦着脸,武长风憋着心中的笑意,板着脸说道:“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喝酒,我就让你们喝个够。”

    王文平顿时拉下脸来,他的酒量只有三碗而已,而以武长风的作风,不罚自己三五坛酒,他是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酒,他自己怎么喝得下了。

    原本还存着侥幸的他,此时不得不用哀求的眼神望向李鑫,希望等下受罚的时候,他多少能为自己分担一些。

    而回报给王文平的,却是李鑫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鑫虽然喜欢喝上两口,但他的酒量真的不怎么样,在王文平面前他能吹嘘,但在罚酒面前,他不得不认怂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自己还不知道武长风要罚自己多少酒,万一说了大话,到时候帮不了王文平,自己就算失信于人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坚决的摇了摇头,随后一脸哀求的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他们能不能躲过这一关,还要看武长风怎么处置呢。

    见二人如此,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,径直朝着望江楼而去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中原之地,酒楼客栈数不胜数,他之所以选择望江楼,是因为望江楼临湘水而建,哪里清净。

    很快,三人入店,找个个清净的地方坐下,不等小二开口询问,武长风已经高喝道:“小二,先上三坛好酒!”

    三坛?先?

    不等酒端上来,王文平已经有些许的醉意了。

    他昨天才喝高过,此时胃里还一阵不适呢,现在即使拿一杯凉水,都觉得刺鼻,更不用一坛酒了。

    而李鑫倒是有些意外,如果只是三坛的话,对他来说,勉强还能接受,更何况,自己这里有三人,分摊下来,自己也只会喝上一坛。

    这样的酒量对于自己来说,不多不少刚刚好。

    大总管的这个惩罚,是不是有些轻了?

    心中虽然嘀咕,却不敢问出声来,言多必失的教训,他可是领教过的,特别是在武长风面前,自己还是老实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小二已经端了酒菜上来,真准备倒酒之际,楼上已经走上一行人来。

    看对方的打扮,似乎是武林众人。

    不想失了凌王府的身份,武长风低声道:“好了,不为难你们,你们自己看着点喝,别忘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两人也是微微一愣,顺着武长风的目光看见了坐在另外一个角落的一行人,会意的点了点头,心下却是一阵狂喜,看向这一行人的目光,不禁变得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真是天降救兵啊,说好的惩罚,现在却变成了喝酒。

    不等小二离开,李鑫已经如数家珍一般的说了十几道菜名,忙的小二一阵手足无措,最后面前记下便匆匆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阻拦,微笑端起酒杯,三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三人正准备开吃,却听见一阵叹息之声。

    一人小声说道:“真是可惜了,凌王不过四十出头吧!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点了点头道:“最可怜的,还是凌王府的二公子了,没有了凌王,他独自一人怎么能撑得起凌王府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咯噔一下,什么叫可惜,什么叫独自撑起凌王府,难道说凌王出了什么事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