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对于邀请武长风前来一事,他们再清楚不过,如果不是为了法华经,一个武长风,还轮不到他们如此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件事毕竟不是对方要求自己做的,而且自己所说的,也确实是实话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命格,当真绝世罕见,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忌惮他的命格,众人可不会对武长风如此的恭敬。

    而此时武长风已经动怒,而且听的他口气,似乎知道了自己邀请他来的目的,一时之间,众人理亏之下,尽然有点语塞。

    但大殿之上,不知道邀请武长风前来的,却还有一人,因为这等事说出去不怎么好听,而他又是东林寺未来的方丈,所以这件事,众人并没有告诉智空。

    智空原本怀着好意,让苦苦哀求的武长风知道自己的命格,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对方居然要对方丈师叔动手。

    在东林寺之中,最为循规蹈矩的,恐怕费智空莫属,他究竟众人熏陶,早就形成了根深蒂固的保守观念。

    有人对东林寺的方丈不敬,就是与整个东林寺为敌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如果说出去,其他人只会当成笑话看,但如果是闷在心里做出来,这是一股一往无前的闯进。

    东林寺身为大宗门,这样的话自然不会说,所以,他们选择默默无闻的做。

    如果说东林寺能够在中原存在如此长的时间而屹立不倒,武功的传承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,则是这拧成一股绳的团结之力。

    所以,在不明所以的智空,见到武长风如此行为之后,纵使他对武长风印象极好,此时也不能坐视不理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朝自己扑来,随后便见到一双白玉葱葱的细嫩手上。

    这双手,武长风曾经见过,只不过上一次这双手出现,是解自己的燃眉之急,但这一次出现,目标却是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智空的这一掌,武长风极为的熟悉,一片死寂之中,不带任何的波澜。

    他不敢轻视智空这一掌,只得丢下慧远,朝一旁闪了开去。

    当初智空打出这一掌的时候,他可是清楚的知道,无论是多么磅礴的掌力,在他面前都是无用。

    能化解这一掌的,只能是躲避。

    虽然智空这一掌极为的霸道,但这一掌的灵活毕竟有所欠缺,在武长风灵活的身法面前,这一掌自然落了空。

    而对于智空来说,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救下放下慧远,所以这一掌虽然没有建功,但他也没有追赶武长风意思。

    见智空并未追来,武长风不禁投去好奇的目光,这个智空,还真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虽然说智空的武功了得,但那毕竟限于年轻一辈之中,大殿之中的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他的师叔师伯了,即使要动手,也轮不到他啊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以慧远的武功,自己能轻易将他的衣领抓住?

    所以见对方没有动,武长风也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,这其中的厉害关系,恐怕满大殿的人中,除了自己与智空以外,他们都应该知道吧!

    而因为自己的命格,所有人都不敢将自己怎么,唯独这个智空,敢与自己过招,按照他们先前惧怕的模样,恐怕不会让智空与自己缠斗下去。

    果然如武长风所料一般,等他站稳身形之后,众人已经将智空围在了当中,其中,自然是降龙和他的师父最为紧张一边责骂于他,一边好言相劝的让智空离开。

    最终智空耐不住他们这些师叔伯们的嘴上功夫,只得悻悻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等智空走后,武长风缓缓摇了摇头,也不再为难慧远,冷冷问道:“说吧,究竟是谁让你们编这一套说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铁青着脸,慧远知道不给武长风一个解释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然而想到武长风的命格,他也不能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既然藏佛砚已经送回来了,那法华经要不要都是其次了。

    合十一礼道:“阿弥陀佛,罪过罪过,我等并没有编造事实,武总管的命格就是如此,如果武总管不信,咱们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避重就轻,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毕竟托自己邀武长风前来的那人,也不是什么善茬,对方命格虽然不似武长风这般逆天,但他如今的权势,足以让东林寺忌惮。

    更何况,对方又以法华经相诱,他们如此做法,也是迫于无奈之举,只要武长风不追问此事,他们自然不会主动承认。

    武长风眯起了双眼,一副要将他看透一般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却发觉对方并没有任何心虚的模样,看样子,自己的命格确实如他们所说一般。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不再追究此事了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极为忌惮自己的命格,但这里毕竟是东林寺,如果让对方下不来台,自己能不能走出去还是个问好。

    语气缓和了几分道:“既然如此,那晚辈就不打搅各位了,砚台已经送还给贵寺了,晚辈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说完,众人已经拜服于地了,看起模样,仿佛是见到了如来真身一般。

    武长风着实感到惊讶,隐隐听这些人口中念念有词的声音,这才知道,是因为自己一时大意之下,又自称了晚辈。

    也不想与他们再多墨迹,转身便朝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大殿的大门突然打开了,一人缓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之后,哈哈大笑道:“武总管,好巧啊,你也来这里敬香?”

    对于来人,武长风并不熟识,但在大小姐大婚之上,他却是见过此人。

    此人并不是旁人,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,李源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自己会在这里遇见他,出于理解,武长风只等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而众人见到李源之后,也是一拥而上,恭敬行礼迎接,这喜人脸上原本的失落,也在李源进殿之后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对方只是要自己将无法邀来,并没有让自己多做其他的事情,此时李源进来,正好赶上了这个空当。

    说不定,对方一高兴,还真将法华金还给自己了。

    如此不得罪人,又有何处可拿的事情,他们自然乐意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