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众人如此,武长风倒有些过意不去了,毕竟这件事因为他而起,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,他如何能够心安了?

    不等智空开口,武长风开口说道:“难道我自己想知道自己的命格,和各位不知道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众人均是微微一愣,将目光重新落在了武长风身上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所言,他们倒不是没有想过,对方要问自己的命格,自己算出来,总不能不告诉他吧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的命格实在太过特殊,这才让他们心生忌惮。

    命格这个东西,对于他们来说,就如同当世的权利一般,对于那些比自己地位低下之人,他们自然毫无顾忌,但对于比自己地位崇高之人,他们自然不敢乱说话了。

    万一得罪了对方,最后还不是自己受这份罪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听武长风如此说,众人都选择性的沉默了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不相信武长风,只是武长风的命格,不是他们能够触动的。

    见大殿之中重新安静下来,然而却没有人回答自己的话,武长风不解,又问道:“怎么?难道这样也不行?”

    慧远毕竟是东林寺的主持,此时正是他出面的时候,微微一笑道:“武总管,不是我们不肯说,实在是因为你的命格太过特殊,即使有老祖庇佑,咱们也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老祖?就是说,自己的命格,连达摩祖师都要敬让三分?

    可是,达摩的地位,已经算是尊崇无比了,难道还有比达摩地位更高的存在?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这些神鬼之说,但市井谈论的天神,他所知道的,也就那么几位而已,东林寺的达摩祖师,应该是与玉帝比肩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难道自己是玉皇大帝转世不成?

    他不相信牛鬼蛇神一说,自然也不会相信什么转世了,毕竟自己从小经历过的一切,可不像他们口中所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而到得此时,武长风心中最后一点耐心,也已经被消磨干净了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好言相劝,他们始终不肯说,那自己只能软硬兼施,逼他们就范了。

    原本微笑的脸,瞬间冷了下来,一脸不快道:“我自己的命格,自然是我自己说了算,今天我说不追究各位的责任,各位如实相告便是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动怒,众人脸上都露出畏惧之色,仿佛武长风真的是大罗神仙一样,随时能要了他们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众人低语念经的多,敢说出事情真想的,却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什么得道高僧,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。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恼怒之际,一个声音传来,让原本以为自己是什么无上命格的武长风,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武施主的命格,不再所书之列!”

    不在所书之列?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抬起头来,却见智空一脸微笑的望着自己,其他众人则是一脸的诧异,随后便开始念起经文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自己的命格,又似乎是为了保全智空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对于命格,武长风真的不是很熟悉,他不知道东林寺推算命格的依据是什么,也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所书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从字面意思来理解,自己应该不再他们推算范围之列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自己不就成了游魂野鬼了吗?

    原本看他们忌惮自己的模样,还以为自己的命格有多么了不起,现在看来,不过是一个不被人接受的命格而已,这样的命格,他们有什么好害怕的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武长风脸上的不屑表露出来,智空缓缓说道:“不在所书之列,就是可以任由武施主随意书写。”

    ‘嗡’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,自己脑袋一声嗡鸣,这个说法,是不是在随意了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所说的,一个人的命格,不是从出生开始,就已经形成了的么?现在听智空的口气,自己的未来似乎充满了无限可能。

    随意书写?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自己岂不是想成为凌驾于玉皇大帝之上的存在,也是有可能的?

    心中虽然诧异,但武长风脸上并没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,对于他们口中所说的这些,武长风一点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的是那样的命格,那也是自己死后的事情,他现在不过年方二十,真是大好年华的时候,他可不想因为这些人的三言两语,就轻易了解了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世上最恶毒的武功,果然不是四绝,而是人的这一张嘴。

    但凡自己有一点相信他们这套说辞,不出三天,自己一定会了解了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一个可以随意书写的命格,自己又何必如此费力的活下去了?

    然而,值得庆幸的是,武长风并不相信这些,即使他们说得天花乱坠,自己也不会遂了他们的愿。

    原本佯装恼怒的武长风,此时是彻底的震怒了,究竟是什么人,要借东林寺的手将自己除了?

    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冷冷道:“如此说来,只要我死了,就能获得无上的权威?”

    智空似乎并没有察觉武长风脸上的异色,又似乎他对武长风的喜怒并不放在心上,点了点头,算是默认了此事。

    武长风回过头来,却见慧远也是同样低下了头去,口中一直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他们是真的想自己死了?

    即使武长风脾气再好,在面对这样的情形之下,也无法保持冷静了。

    上前一把抓住慧远的衣领,大喝道:“究竟是谁,想要借你等之口,让我了结了性命?”

    众人见他拿住方丈,都是一脸的惊惧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是忌惮武长风的武功,而是智空口中所说的,可以随意书写的命格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样的命格是极为罕见的,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命格,在他出生之前,就已经注定了,想要更改都极为的困难,更不用说随意书写了。

    然而,罕见并不代表没有,既然武长风的命格是由慧净算出来的,自然不会有假。

    而在听到武长风的命格之后,也有几人小心翼翼的推算过,与慧净所说的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武长风的身份,他们得罪得起,但武长风的命格,却不是他们能够触动的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的命格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,但这也正好说明,他的成就能有极大的发挥空间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他如果真成了至高无上的存在,自己这些人的生死,不过是在他一念之间,而几世的修行,也将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他们不傻,自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