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倒不如和在意他们的行为,他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命格而已,这对于他来说,意味着自己以后的成就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一番客套之后,武长风也不绕弯,径直问道:“刚才我已经与方丈说过了,只要你如实告诉我我的命格,这藏佛砚我就还给贵寺。”

    慧净一脸诧异望向武长风,见他手中确实拿着一方漆黑如墨的砚台。

    如同焦炭,却又闪耀这光芒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还会猜疑武长风手中砚台的真假,但他却不会,无论是从武长风的命格出发,还是从他手中的砚台来看,武长风手中的砚台,正是丢失多年的藏佛砚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熟悉这方砚台,实是因为藏佛砚就是交由他保管,当年砚台丢失之际,他自责之下,差点了解了自己性命。

    此时能再次见到藏佛砚,他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神,又重新浮现出光芒来。

    如同一个行将就木之人,突然回光返照一般,又如同一个斗志全无的少年,忽然重拾了信心一般。

    痴迷瞧着武长风手中的砚台,真想立刻将砚台捧入怀中。

    只是,武长风有言在先,又因为对方命格的缘故,他只是如此痴迷的瞧着,并没有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此,也不禁有些诧异,只是沉寂下来的大殿,让他觉得有些不妥,催促道:“怎么样,你愿意说出实情吗?”

    慧净这才回过神来,一脸深意的朝武长风望了一眼,随后目光便落在了方丈身上,似乎是在寻求他的意见,又似乎是在责备于他。

    被他如此瞧着,慧远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微微一笑道:“师弟,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武长风明显看到,慧净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能看的出来,大殿之中的所有人,都不想亲口告诉自己自己的命格,然而自己的要求,却让他们不得不如此做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大殿之中又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还是慧远打破了僵局,缓缓道:“师弟,你对寺院的恩德,咱们自然铭记于心,如果真有什么差多,我一定竭力保你一番。”

    见慧远任然有些迟疑,慧远继续说道:“更何况,老祖就在天上看着咱们呢,即使咱们不能保你周全,老祖也不会置之不理,到时候是福是祸,还真说不准!”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堂堂东林寺的高僧,居然在自己面前和人讨价还价起来,而且看慧净的脸色,他似乎也准备了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慧净则开口道:“师兄,你是寺院的方丈,如此大的事情,理应由你告知武施主才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真是感到万分惊讶,他们真的是得道高僧?不就是一个命格而已吗,他们有必要怕成这样?

    思量之际,大殿之上的二人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息,两人不断的推诿,总是希望对方能将这件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站在一旁的众人,或多或少也被波及到其中,一时之间,大殿之上竟然迅速的站成了两派,一派认为方丈才是寺庙的主心骨,这样的大事需要方丈出面,另外一派则认为武长风的命格是慧净算出来的,他最清楚武长风究竟是什么命格,由他开口,不会出现任何偏差。

    两派人言语相激,你来我往的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眼见大殿之上越吵越厉害,似乎已经和自己没有了关系,原本就焦急的武长风,此时哪里还坐得住了。

    正欲开口制止,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:“既然师叔师伯都不肯说,不如由小僧代劳吧!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却发现智空一脸微笑的站咋大殿正中,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悲喜,也看不出丝毫的惧意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得道高僧啊,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世间所有的事情,在他眼中,不过是过眼云烟一般,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。

    武长风大喜过望,刚想开口询问,却听慧净与慧远同时说道:“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嘿,这两个人倒是奇怪了,刚才死活不肯说出自己的命格,千方百计的想要让别人说出来,此时智空站出来,他们居然不同意了。

    慧净慧远二人也是一愣,相互望了一眼之后,慧远先开口说道:“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,你不用掺和进来,要说,也应该由我这个方丈来说。”

    慧净表示不甘心了,附和道:“是啊,你是咱们寺院的未来,不能轻易毁了自己的前程,即使方丈不肯说,也应当由我来说才是,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,你且退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一人已经走到了智空身旁,想要将他拉到一旁去。

    然而智空丝毫不为所动,合十一礼道:“师父,我心意已决!既然师叔师伯如此为难,就让我了解了此事吧!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的所有人均露出诧异之色,一脸不敢相信的望着智空。

    年轻一辈弟子之中,智空的德才是毋庸置疑的,众人都已经商议过了,将智空当成下一任的方丈培养。

    但众人的众望所归,换来的却是智空如此轻率的决定,一时之间,众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件事和你没关系,就算方丈与慧净师弟不说,也轮不到你,这件事你不要插手,他们不说,我说便是!”

    开口的,正是将武长风的命格传出去,又教授智空武功的降龙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开口,众人失落的情绪开始慢慢恢复过来,一时之间,大殿之中争先恐后,均是要替智空说出武长风的命格。

    智空脸上仍旧平静,无悲无喜的如同没有听见众人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缓缓开口道:“老祖有云,‘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’,既然此时让我遇见了,或许就是我命中该有的这一劫,各位师叔伯不用劝了,还是交由我来吧!”

    众人虽然不愿智空出面,却也并没有打算自己开口,毕竟因果报业一说,他们还是极为看中的,更何况武长风是那样的命格,他们真不知道说出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而智空的这番话,倒是让众人议论的声音停了下来,凡是有因必有果,然武长风既然出现在东林寺,又被慧净算出那样的命格,如果说这是一场劫难的话,他们谁也逃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正如智空所说,他既然遇见了,这件事便和他扯上了关系,他既然要成为下一任的方丈,如果连这样的劫难都无法度过,证明他与方丈之位无缘。

    然而,智空毕竟是东林寺的未来,他们多少有些不忍,不愿他参与到这件事中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