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只是片刻,众人眼中的惊讶,便被狐疑所取代。

    武长风手中的东西,对于他们来说,确实极为重要,但就是因为重要,所以才让众人心生狐疑。

    这样的东西,怎么会在武长风手上?难道说,当年盗走这件东西的人,就是眼前这个少年不成?

    一时之间,原本安静下来的大殿,又被窃窃私语所占据,而对于武长风手中的东西,众人则会时不时的瞟上两眼。

    武长风清楚看见,原本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的众人,此时已经尽数站了起来,面向自己的神色,多了几分虔诚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意外的是,这些和尚脸上看起来风轻云淡的,但潜移默化之间,已经将自己围在了当心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断定,如果不是因为忌惮自己的身份,这些人肯定会来抢夺自己手中的藏佛砚。

    倒是慧远显得淡定得多,脸上微微一愣之后,便一脸微笑望着自己,从他的脸上,武长风看不出什么惊奇来。

    不愧是东林寺的方丈,如此定力,倒是让人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自认没有他这般的定力,能对偷盗自己宝贝的人如此客气,如果有人偷了自己的宝贝,无论对方是谁,武长风也决计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贵寺如此慷慨,我也不能小气了不是,听说这方砚台,原本就是贵寺之物,我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借花献佛送给贵寺了。”

    他前来归还藏佛砚不假,但并不打算如此轻易交出来,但对方既然送出了车灵珠,他也没有必要再为难东林寺了。

    东林寺宝物虽多,但他去不是那种贪心的人,更何况,他还有事相求对方呢!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一说,众人脸上的神色都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藏佛砚对于外人来说,只是一件极为罕见的宝贝,但对于东林寺来说,则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    传闻这方砚台的主人,是释迦摩尼老祖,寺中的诸多经书,都是由老祖亲自抄写出来的,而所用的砚台,就是武长风手中的这一方。

    且不论这方砚台有没有特殊之处,只是它留在释迦摩尼身边的时间,就足够成为东林寺的宝物之一了。

    在藏佛砚丢失的时候,众人惋惜之际,自然是千方百计的先将藏佛砚找回来,只是派出去的弟子不少,有一星半点有用消息的,却是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原本绝望的众人,此时忽然见到藏佛砚现世,对于他们来说,如何能不惊喜了?

    正当慧远一脸微笑的去接砚台的时候,武长风却又将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原本放松下来的众人,不禁又朝武长风投去诧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还给敝寺的么?怎么现在又反悔了?

    面对众人以及慧远的不解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在将此物交还给敝寺之前,我还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闻言,慧远微微一笑道:“此物既然是武总管所有,咱们并没有什么理由能拿回来,既然武总管如此慷慨,肯将此物交还,对于东林寺来说,自然是一件大事,武总管有什么要问的,小僧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慧远虽然是出家之人,但对于人情世故的了解,比一般人要通透,武长风既然主动将藏佛砚拿出来,说明他并没有为难东林寺的意思,而他又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的事情要自己做,所以他才敢说出这样的话,好让武长风放心将藏佛砚交还给东林寺。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没有七窍玲珑之心,无法猜测出武长风的想法,认定武长风不会为难自己,但也是一脸不解的望向武长风。

    以武长风现在的身份,一般的小事他不会提出来,对方究竟想要知道什么,倒是让他生出兴趣来。

    见慧远如此,武长风也不绕弯,微笑道:“刚才听闻慧净大师提及我的命格,着实让我感到意外,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命格,让各位如此忌惮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说完,众人均是一愣,而慧远脸上的诧异,却比其他人更胜几分。

    虽然说命格这样的事情,东林寺都不会隐瞒,但武长风的命格实在太过奇特,出言冒犯之下,极有可能给他们带来灾难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慧净算出了武长风的命格之后,对他如此恭敬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武长风却将这样的难题抛给了自己,然慧远着实觉得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藏佛砚毕竟是东林寺的宝贝,理应归还给东林寺,而且此砚台是释迦摩尼所用,不说无法参透其中的武学,只要待在砚台旁边,自己就能受益无穷,这么一方砚台,他如何不想收入寺中了?

    然而,见武长风的神色,他似乎打定了主意,如果自己不将他的命格说出来,他便不将砚台交还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自己只能将他的命格告诉他。

    但这样做的结果,极有可能给自己造成极大的灾难,因为从降龙口中,慧远得知的是,武长风的命格,是万年难得一见的,自己虽然有释迦摩尼老祖庇佑,但在武长风面前,恐怕连老祖都要礼让他三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触动了他的怒容,惹下大祸来,到时候老祖能不能护住自己,都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思绪连篇之际,慧远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是不急,只是将砚台拿在手中把玩,留给慧远足够的时间考虑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慧远这才有些尴尬说道:“武总管,你这不是为难小僧么?虽然将你命格说出来是敝寺的本分,但你的命格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慧远又收住了嘴,而后沉吟了片刻,这才继续说道:“算了,既然武总管想知道自己的命格,敝寺告诉你就是了,只是你的命格是慧净师弟算出来的,想要知道的详细一些,还得请慧净师弟过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嘴角微微上扬,对自己的命格更加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东林寺的方丈,居然推诿起责任来了,这是要怎样的命格,才会让他怕成这样?

    微笑着点头,算是同意了慧远的意见。

    按理说来,方丈推卸责任,众人应该对他有想法才对,但是从众人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并没有看出不满,而是一种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看来,大殿之中的这些人,也不想亲口说出自己的命格来。

    只过得片刻,慧净便有两个小僧搀扶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进来之后,他并没有与方丈见礼,而是当先朝武长风走了过去,其态度极为的虔诚。

    虽然隐隐猜到自己的命格极为了不起,但他毕竟受过慧净指点,见他对自己如此恭敬,武长风倒有些受之不起。

    将他扶起之后,这才发觉众人脸上没有不满的情绪,反而有一种退避三色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