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从其他人眼中惊讶的神色,武长风明显感觉到,他送给自己的这串佛珠,似乎不是一件平凡的东西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至于知道车灵珠的其他人来说,他们自然清楚车灵珠是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东林寺八大宝物之中,车灵珠仅位于藏佛砚之下,这一串手链一共十八颗,每一刻之中,都蕴含藏着一套武功,分派给十八人修炼,便可组成一个威力极大的阵法。

    因为慧远方丈对于车灵珠的领悟极高,已经看破了其中九种武功,为了整个东林寺的兴盛,众人便将车灵珠交给慧远保管参悟。

    然而,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,慧远没有知会一声,便将如此重要的东西送给武长风,车灵珠在整个东林寺可是仅有这么一件啊,送出去了,十八人修炼的阵法还想不想完成了?

    见到如此情形,原本安静的众僧,此时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慧空当先说道:“方丈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武长风明显一愣,看出了慧远手中的佛珠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看来,是一件宝物啊。

    他虽然极想得到,或许里面藏着与藏佛砚差不多的东西呢?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自持身份之下,便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并不是武长风真的顾忌自己的身份,怕给凌王府丢脸,也不是他听见慧空制止的话,便放弃了对佛珠的想法。

    从大殿中其他人的神色中,武长风可以断定,车灵珠一定是东林寺极为珍视的宝贝,慧远虽然答应将佛珠交给自己,但其他人未必同意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武功武长风没有领教过,但慧远刚才的那一手,却是让他如芒在背,而慧远的武功在东林寺之中,算不上高深,他相信,大殿之中的这些人,武功未必在慧远之下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现在接过佛珠,等待自己的后果只有一个!

    见武长风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,慧远脸上原本的笑意消失了,回过头来,冷冷瞪视了众人一圈。

    在众人看来,慧空虽然武功平平,但他极善处世之道,为人圆滑的另一个表现,就是能一直保持微笑。

    即使当年藏佛砚丢失,众人也没有见他如何的生气。

    然而,当慧远的眼神落在这些人身上时,他们明显感觉到慧远是真的动怒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啊?

    不过是一个凌王府的大总管,有必要这样吗?送给他佛珠也就算了,居然还对这自己发火,这可是自己认识他怎么多年,第一次见他动怒啊!

    想通了其中的缘由,众人不仅又朝武长风打量起来了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才能让方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?

    降龙一直再在慧远的身旁,此时见众人都是一脸失望叹息的模样,这件事情过后,这些人极有可能让慧远下台,无奈之下,只得想旁边一人低语一阵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话,与慧净告诉他的,并没有什么差别,只是在说到最后的时候,加上了一句‘将话传下去’的话。

    听了降龙解释之后,原本还有些怒色的和尚不仅又朝武长风打量了一眼,随后在降龙的催促之下,迅速将这件事说给身边的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个大殿都开始笑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不平的众人,在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原本揾怒的脸上先是一呆,随后如释重负一般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约莫盏茶的功夫,降龙的话传遍了整个大殿,众人窃窃私语一阵,无不朝慧远投去一个歉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才明白过来,慧远为什么会将如此重要的车灵珠送给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佛家讲究一个缘字,也有因果一说,结了善缘,自然能得到善果,对于武长风这样的存在,方丈有心与他接一个善缘,无论是对于他自己来说,还是对整个东林寺来说,都是一件极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车灵珠,不过是一个珠子而已,他日如果武长风真能有什么成就,他们相信从武长风的手中,能得到比车灵珠更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大殿之中忽然安静下来,武长风只见众人双目紧闭,口中念念有词,虽然没有声音,但武长风很清楚他们这是在念经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众僧忽然异口同声道:“方丈清明,我等愚钝,愿听方丈安排!”

    我勒个去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,着实吓了武长风一跳。

    都说人吓人吓死人,看来这句话是真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原本还在琢磨着他们在念什么经,却没有想到,他们居然同时开口,而且声音之大,宛如疾驰的烈马,滚滚而来,响彻整个大殿。

    被如此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,武长风自然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然而,让武长风意外的,并非他们的声音,而是他们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他们是同意方丈将车灵珠送给自己了?

    抬起头来,却发现慧远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与刚才瞪着众人的神色,完全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没必要这么夸张吧,我还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?

    不过,降龙刚才小声的说话,并没有逃过武长风的眼睛,他清楚的看见,对方听了降龙所说的话之后,脸上变幻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么说,还是因为慧净算出了自己的命格?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自己拥有的命格,越来越好奇了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命格,让他们对自己如此恭敬了?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细想此事,慧远已经将车灵珠送上前来,微笑道:“区区薄礼,还望武总管笑纳!”

    那必须的啊,送上门的东西,怎么能不要了?

    而且笑纳这个词用的很好,让武长风非常的受用,得了宝物,能不笑么?

    见对方一副坦诚的模样,武长风却佯装起客套来。

    连连摆手道:“使不得使不得,如此重要的东西,我怎么敢要了?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武长风不禁朝降龙投去一个不满的目光,早知道自己的命格这么管用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他们了?

    从大殿之上的气氛来看,其他人也对自己恭敬起来,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,自然是因为降龙所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早点说出自己的命格来,自己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思量了。

    用心,很累的!

    再三推辞之下,武长风终于受不了众人的恭维,只得勉强将车灵珠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见他们对自己如此恭敬,武长风也不想让他们肉疼,缓缓从怀中掏出一物来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手中的东西之后,大殿之中的所有人,眼睛都瞪大了,自己没有看错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