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不等众人开口,慧远已经开口道:“区区礼节,又算得了什么,武总管能来咱们东林寺,咱们没有按照朝廷的礼仪接待,已经是咱们的不对,如果让武总管给咱们见礼,咱们岂不是失了地主之谊了么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众人脸上神色这才好看了几分,毕竟天子到来之时,整个东林寺都出来迎接,相较于如今来说,倒真有些委屈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却不怎么理解慧远的意图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算得上是朝廷的人,但不管怎么说,自己也只是一个大总管而已啊,招待一个王府的大总管,不用这么大的排场罢!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解,但并没有问出来,毕竟对方不要自己行礼,也能省了不少麻烦,微笑道:“晚辈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慧远已经大惊失色的堵住了武长风的嘴。

    好快。

    他是什么时候动手的,我怎么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没有运转天尊诀,眼力不算特别厉害,但他休息天尊诀有一段时间,即使不运转天尊诀,也比一般人要敏锐得多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对方动手,自己却半点感知也没有,如果他不是来捂住自己的嘴,而是来取自己的性命,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!

    原本松懈下来的武长风,此时神经已经紧绷起来,只是感觉到对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,一时没有动手而已。

    只听慧远悄声说道:“武总管,晚辈二字切莫出口,就算武总管不为自己着想,也为咱们东林寺想想啊!”

    看着慧远一脸焦急的神色,武长风心中更加纳闷了。

    能坐在大殿之上的,不是与慧远同辈之人,就是辈分更高的前辈,自己在他们面前,不自称晚辈称什么?

    而且,从慧远的脸上,武长风看出了他与慧净一样的神色,惊惧之中带着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难道说,又是因为自己的命格?

    即使自己命格出奇的好,也不可能让他怕成这样啊,对方可是东林寺的方丈,命格也不会比自己低多少吧!

    虽然如此想,但忌惮慧远的武功,武长风只得点了点头,而后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方丈,我不称自己为前辈,那怎么称呼各位?”

    他算是看出来了,今天如果不将这件事情弄清楚,自己就不用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开口,他肯定是要上来堵自己的嘴巴的,而自己言语如果有什么冒失的地方,其他人又不会放过自己,与其左右为难,不如将问题抛给慧远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慧远这才说道:“以武总管的辈分,你就称呼咱们为小僧吧,至于前辈什么的,武总管切莫再言。”

    呵,这倒是奇怪了,东林寺向来是中原武林的名门正派,对于宗门的规矩,他们再严谨不过,别说是称呼他们为小僧了,就算言语有不恭敬之处,他们也会锱铢必较,怎么到了自己这里,他却主动让自己称呼他们为小僧了?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命格,武长风越来越好奇,究竟是什么样的命格,会让他们怕成这样?

    既然从慧净口中无法得知,或许能从慧远这里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倒没有立刻将藏佛砚交出来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躬身行了一礼道:“既然方丈如此说,那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,对了,不知道方丈不远千里,让智空叫我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问起此事,慧远便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对于东林寺来说,中原武林所发生的事情,他们本来就不怎么放在心上,如果不是那位要他们如此做,他们也不会请武长风过来。

    而得到消息之后,他们也觉得没有什么,虽然是东林寺出面,但武长风不过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即使出了什么事情,相信以凌王的性子,也不会太过为难东林寺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他已经知道了武长风的命格,哪里还敢提之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尴尬一笑道:“听闻武总管在凌王府大小姐的婚宴之上,为我大周武林赚了不少面子,咱们同为中原武林,自然想表示感谢一番。”

    感谢?武长风更加不解了。

    自己只是做了分内之事,用不着他们感谢吧!再说了,不是说东林寺一向不过问中原武林之事吗,怎么对于凌王府的事情,他们这么上心?

    心中不解的,不只是武长风,大殿之中的众人,都是东林寺的主心骨,对于邀请武长风一事,他们再清楚不过,只要等那人到来,他们就能得到遗失在外的六经之一,法华经!

    而此时听方丈的口气,他似乎是不想提及此时啊。

    慧远已经听了降龙转述慧净的话,知道了武长风的命格,但其他坐在大殿之中的人,却不清楚武长风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说东林寺做出这样的事情,有些违背了立寺的初衷,但奈何东林寺一代弱于一代,上一代中出了一个叛徒,将法华经偷走,这一代这是被人设计,又将藏佛砚盗走,长此以往下去,偌大的东林寺保不保得住还是个问号。

    而如今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能将法华经找回来,代价虽然是利用了东林寺的名号,但他们丝毫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对方又没有说要将武长风怎么了,只是让自己出面将他请来,如此便宜的交易,他们怎么会不做呢?

    更何况,只要武长风不是死在东林寺,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了?

    然而,此时见方丈的态度,不仅没有为难武长风的意思,反而极为忌惮武长风,他这个样子,还想不想将法华经收回来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人便踏上一步说道:“方丈师兄,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吧!”

    虽然他对慧远的表现极为不满,很想好好训斥慧远一番,但对方毕竟是东林寺的方丈,而且还有武长风这样的外人在,不好表现出来,只能委婉的提醒慧远一番。

    而慧远似乎没有理解他的话,一拍脑门对武长风一笑道:“慧空师弟如果不说,我差点忘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慧远已经那里一串手链在手中,对武长风和什一礼道:“此珠名为车灵珠,也算得上是寺中的一件宝贝,既然武总管对大周武林做出了如此贡献,这串佛珠,就当是咱们东林寺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寺庙之中的东西,并不如何相信,他原本以为,对方会送给自己一个如同藏佛砚一般的宝贝,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只是拿一串佛珠来忽悠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东林寺的做法,武长风再熟悉不过,遇上有钱人,总是这个佛珠能够驱灾辟邪,那个佛珠能够鸿运亨通的。

    一句话,有事没事就送别人一串佛珠。

    如此普通的一个东西,对于他来说,真没有什么用,本来准备顺手接过,但感觉到大殿之中的气氛有些不对,原本伸出去的手,不仅僵在了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