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尚点了点头,便不再催促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对于宾客所问之事,他们并没有任何干预的全力,对方能进入寺内,自然是给寺院添了香油钱的,这段时间对方想问什么,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而对于请神灵一时,他们也需要格外的慎重,能够少请一次,他们也轻松一次,对于武长风的要求,和尚自然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上次一遇,晚辈实在感激不尽,只是当时忘记问大师名号,颇觉有些可惜,今日能在此见到大师,不知大师可否告知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央求之色,和尚微笑道:“大师之命还称不上,贫僧是慧之辈弟子,法号慧净。”

    如今东林寺三代弟子之中,慧净确实是在智空之上,与方丈慧远乃是同辈,但与寺中明字辈的前辈相比,却又矮了一截。

    他佛法虽然精通,但在方丈及众多前辈面前,确实称不上什么大师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以为他谦虚,微笑道:“慧净大师如此了得,大师之名可当得,上次遇见慧净大师半夜赶路,可是出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东林寺一般有什么事情,都是交由智字辈的弟子处理,即使是传话给武长风这样的人,也只是派了智空前去,能让慧净大师亲自动身的,恐怕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慧净微微一笑道:“些许凡尘俗世,不值一提,不知道施主前来所问何事,贫僧或许能解答一二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也是微微一愣,心中有了好奇之心,听慧净的口气,他似乎不怎么愿意提及当晚的事情啊,能让他深夜赶路、又不方便对外人说的,恐怕真的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但对方既然不肯说,武长风也只能暗自猜测一番,听他问及自己之事,武长风这才微笑道:“晚辈前来,是替人问姻缘的,这件事说来也惭愧,不提也罢!”

    他原本并没有什么事情可问,但见到和尚之后,觉得他有些话确实很有道理,如果能再听他点拨一二,自己日后就不用对感情之事如此苦恼了!

    慧净点了点头,有问道:“世间情爱,本就是人之本性,施主尽管问便是,又有什么惭愧一说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又是一愣,自己还是没有他如此洒脱啊,上次他就让自己不必太过执着别人的看法,到现在自己还没有改过来。

    歉然道:“大师教训的是,还请大师见谅,我的这位朋友叫做许紫嫣,我想问问她的姻缘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问黎源道与许紫嫣之间的姻缘,但想到黎源道的身份,恐怕对方会有什么误会,所以改为问许紫嫣,看两人是否有可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怎么相信这些,但问一声岂不是更加踏实一些。

    慧净点了点头,便闭目不语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以为他看出了自己心中所想,不想告诉自己许紫嫣的姻缘,颓然之际,却见慧净伸出一只手来,问道:“可有你这位朋友的随身之物,贫僧帮你看看就是!”

    慧净本来不准备再次请神了,但迫于武长风的毒舌,他只能岔开话题,将问题转移到武长风身上,只是如此一来,他便不得不再次请神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呆,自己身上可没有她的随身之物啊,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大师见谅,晚辈没有她的随身之物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丧气,自己还是白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的沮丧,慧净又问道:“没有随身之物,知道她的生辰八字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与许紫嫣接触并不多,又哪里知道她的生辰八字了,他这才蓦然发现,自己对许紫嫣竟然一无所知,无论是对方的喜好,还是有关对方的重要事情,他都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脸上颇有几分尴尬,摆了摆手道:“如果算不出来,也没有什么,我只是好奇,所以随便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慧净似乎知道了武长风的用意,点了点头道: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既然这两样东西都没有,那贫僧就真的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的自怨自艾,慧净圆场道:“施主既然来了,总不能空着手回去,既然不能算她的姻缘,不如算一算施主的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想知道自己与许紫嫣有没有可能,哪里想给自己算什么姻缘了?不过转念又想,算自己的姻缘,也能知道自己与许紫嫣有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一次,慧净没有再问武长风任何问题,伸手一搭,便握住了武长风的手腕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挣扎,只是怔怔看着慧净,他现在极为好奇,不仅仅是自己的姻缘,还有东林寺请神之法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只觉得手腕上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热力,似是内力,又似乎只是因为慧净捏着自己的手,所产生出来的余温一般。

    对于眼前的慧净,武长风还是极为放心的,这里毕竟是东林寺,他不会将自己怎么样,而在没有进寺之前,谁都不知道自己会被分配到什么地方,即使有心怀叵测之人,也难以在偌大的东林寺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当丝丝热力传来之时,武长风并没有抗拒,只是任由慧净施为,想要看看他是如何做到请神之举的。

    只是,约莫一盏茶的功夫,武长风只觉得那丝丝的热力,已经遍布了自己全身,整个人如同浸泡在温泉之中,异常的舒适。

    也许是连日来的奔波,又或者是这股热力的作用,武长风双眼越来越沉重,竟然缓缓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他猛然睁开眼来,只见大殿之内的景象,已经被云雾缭绕的险境所取代,一尊足有三丈高的大佛陀,真微笑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尊佛陀,较之大殿之中的那一尊要高出许多,更为难得的是,对方居然不是雕像,而是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惊非同小可,差点站立不住云端,从云雾之上掉了下来,若非佛陀的相貌,与大殿之中的那一尊一样,他还真以为自己羽化飞升了呢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来,那一尊佛陀仍旧笑眯眯的看着自己,武长风打着胆子问道:“敢问前辈何人,我为何会出现在此地?”

    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合十一礼,随后,武长风只见一道光圈从他手上散发开来,逐渐向四周扩大。

    等整个光圈将对方笼罩之后,武长风骇然发现,光圈之上,竟然出现了人影。

    定睛瞧去,只见一个面带微笑的男子,抱着一个女子站在云端。

    站在左侧的男子一袭白衫,仪表堂堂,细看之下,武长风发现那人正是自己,而站在他旁边的女子,同样一袭白衫,眉目带笑之际,却藏不住原本的清冷之色,从其外貌看上去,似乎与许紫嫣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但再要细看,眼前的一切,却如同浮云一般,被吹得粉碎。

    武长风大急,想要再去找到那个佛陀,好让自己看清女子的容貌,四下寻找,却哪里还见得到佛陀的声音,着急之际,猛然用力,却发现佛陀依在,只是变成了一丈高的佛陀。

    武长风大失所望,颓然坐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