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回过头来,只见一个光头和尚正对这自己微笑,从他那无比坚信的眼神之中,似乎已经等了自己很久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,武长风也微微一笑道:“好久不见啊,小和尚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与武长风说话的,正是初次想要,让他前来东林寺做客的智空。

    两人寒暄一阵,智空便问道:“看武施主模样,似乎是来上香的,不知道武施主所求何事,小僧倒可以给武施主建议一番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从来不信牛鬼蛇神一说,他又怎么会信佛了?如果佛祖真心有灵,当初自己父母遇难之时,他怎么不出手帮自己父母一番?

    但眼见对方已经开口,武长风又不能说出自己的想法,毕竟智空是东林寺的和尚,自己说不信佛,必定会惹得他不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,为此失去以为朋友,倒有些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略微想了想,便说道:“我是替朋友来上香的,不知道问姻缘在哪里?”

    武长风原本以为,东林寺之所以如此大,是因为门下弟子极多,所以才会有如此规模,但被智空领着往里走,他才认识到了自己的鼠目寸光。

    东林寺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,并不是一座简单的寺庙,在智空的解说之下,武长风大致知道了东林寺的布局。

    整个东林寺分为三堂九殿,其中之复杂,远比武长风所想的要深。

    三堂分别称之为,请神堂、问神堂和拜神堂,各堂所管事宜不同,主要看进寺之人求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是问事,寺中小僧会引宾客去问神堂,由问神堂主事询问一番,根据对方所问之事,移交给九殿中的一殿负责。

    如果是问物,宾客会被带到拜神堂中去,具体被分配到哪一殿,就看对方多求之事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问人,则交由请神堂负责,按照智空的说法,因为涉及到天机之事,如果动用凡胎肉体,很容易触怒上天,降责下来,即使是得道高僧也承担不起,所以必须请上身附身,而后在推断对方所问之事。

    武长风借口替朋友上香,问的是人,所以由智空领着,径直朝请神堂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请神这种东西,武长风打小就不怎么相信,看见神婆之类的人,念叨一番咒语,而后疯疯癫癫的模样,武长风就觉得反感,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肯信佛的一大原因。

    如果能这么简单请下神佛来,那他口中的咒语怎么没有流传出来?只要得了咒语,岂不是人人都能请神下凡了?

    然而,对于东林寺的请神,武长风却存着另外一种想法。

    东林寺之所以能在中原天子脚下越来越繁盛,可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历史,更重要的,是他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虽然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但面对芸芸众生,能做到滴水不漏的,也只有东林寺一家而已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金字招牌,他们自然能长盛不衰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东林寺如何请神这件事,武长风抱着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东林寺请神的方法,是一种武功秘籍。

    一方小小的砚台,自己就能从中找到提升功力的方法,东林寺数百年的基业,未必没有一种真正能够请到神灵的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,武长风心中虽然如此想,但并不抱什么希望,神灵这种东西,在他脑海中已经根深蒂固的不存在,想要改变这种想法,除非他亲眼见到神灵。

    或许,这一次就是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东林寺极大,进出皆靠步行,以智空那种淡定自如的步伐,两人足足转了一个小时,才被引进一间名为亲安殿的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送到门外,智空便和什一礼道:“武施主的事情,小僧就不必多闻了,等事情了了之后,武长风务必命人通知我一声,我这就去禀告方丈,说武施主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就是为了送藏佛砚,所以才来东林寺的,他之所以来此,一是不让智空觉得尴尬,二是他的确好奇东林寺的请神方法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有劳小和尚了,我问完之后,一定请其他师父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等智空走后,武长风这才整理了一番衣冠,推开亲安殿的大门,里面徐徐清香飘出,带着缭绕的青烟,大有几分世外仙境之感。

    而见到大殿之中端坐的人,武长风立时愣住了,这个和尚,自己不是在荒郊见过么?

    对于对方的开导,武长风铭记于心,对方对于俗世的理解,当真高出自己不少,如果不是他提醒自己,自己还很难下决定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之后,武长风心下大定,今天即使见不到东林寺请神的壮举,能见到这个和尚,自己也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上前一礼道:“弟子武长风,拜见前辈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说话,和尚这才睁开眼来,见到武长风之后,也是微微一愣,但只是片刻,就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伸手一指大殿之中的蒲团,示意武长风坐下。

    趁着入座的时间,武长风开始打量起大殿来。

    这里与其说是大殿,倒不如说是一间比较大的房间,殿内茶案座椅一应俱全,四壁之上,更是贴满了当时名流的书法,如果再加上床铺之类的物件,武长风到真觉得这里是一座府邸的房间了。

    让武长风觉得这里是一座寺庙的大殿,是因为大殿正中摆放着一座一丈来高的佛像,一只足有一米长、手臂粗细的大香,此时已经烧去了大半,只有指许长的一节了,屋内缭绕的香烟,就是从这里发出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打量完四周,回过头来,却见端坐在佛像之前的和尚,正一脸微笑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看来施主与贫僧的缘分确实不浅,咱们居然能在这里遇见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原本还以为他不认识自己了,此时听对方开口,松懈之际,更觉几分亲近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得大师指点,晚辈受益颇多,这一次又要麻烦大师,倒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和尚微微一笑,缓缓闭眼道:“施主不必拘谨,有什么话,就开门见山的说吧!”

    院中有规矩,每一位入殿的人都会先敬神灵,也就是烧香,待香燃尽之时,便是换人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时和尚身后的香已经燃去了大半,如果继续客套下去,武长风所闻之事,恐怕说不完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没有特别想问的事情,他只不过是走一个过场而已,微微一笑道:“能遇上大师,实是晚辈的意外之喜,即使什么都不问,与大师闲聊一番也是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