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小时以后,黎源道趴在一处岩石之上,大口的喘息着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他用来赶路的方法,与其说是轻功,还不如说是身法,长久的奔波下来,他早就精疲力尽了,而武长风此时已经跑没了影,自己自然追不上他了。

    只片刻的功夫,一女子便停在了他身后,你虽然翘首而立,但从她粗重的呼吸来看,她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女子环视一眼四周,等喘过气来,这才问黎源道道:“他人呢,朝着什么方向去了?”

    黎源道虽然不怕眼前这个女子,但一路上武长风已经给他解释清楚了事情的缘由,对于眼前这个女子,他还是不敢狠下杀手。

    而与武长风的赌约,他更是清楚的记得,他可不想自己与这样的女子朝夕相处,一指西边道:“他往那里去了,我实在走不动了,你先去吧!”

    白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便继续朝着中原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见甩脱了对方,黎源道这才长长出了口气,趴在石头上休息一阵,嘴角不由露出一丝邪笑来。

    想要用这种方法困住我,门都没有!

    你不是想让她跟着我吗,我偏不给她这样的机会,到时候他四处找你,最后也只能是你自己来处理她了。

    等休息够了,黎源道这才洋洋得意的站起身来,只是他脚跟刚站稳,眼前忽然多了个人影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却见对方腰身上一朵异常妖艳的莲花,原本兴奋的脸上,顿时怏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怎么回来了啊!

    见白华又赶了回来,黎源道颓然坐在了大石之上。

    白华见他如此,倒不如何急躁,只是找了一块不愿的大石,也斜靠在一旁了,看她的架势,是不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她停下来休息,黎源道还抱着一丝侥幸之心,猛然站起身来,便朝着中原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他行出一阵,见白华并没有跟来,大喜之下,不由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以后,他见到一处凉亭,见白华并没有跟上来,便想休息一阵再走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进凉亭,便看见白华悠然自得的坐在亭中喝茶。

    见到白华,黎源道只觉自己脑仁一阵阵的疼,可是看对方淡定从容的神色,便知道自己躲不过了。

    当下尴尬一笑,便进了凉亭,也不与白华客气,端起桌上另外一碗茶水,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白华不禁问道:“我的茶水你也敢喝,难道黎公子就不怕茶水中有毒?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路狂奔下来,确实有些渴了,连喝三碗,这才没好气道:“即使被毒死,也比你跟着我强!”

    白华柳眉倒竖,一脸不善瞧着黎源道,以她的容貌,不知道有多少人巴结着要见她一面,没有想到,黎源道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样一个貌美的女子,如何能接受了?

    黎源道倒不如何畏惧他,回瞪过去道:“怎么,我说错什么了吗?似你这般歹毒心肠的人,谁遇上你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眼见自己已经无法超越武长风,他现在能想到摆脱白华的办法,也只有将她气走一途了。

    他还想回去运来客栈,看看许紫嫣的情况呢!

    然而,白华并不上他当,原本嗔怒的脸上,绽放出如花般的笑容来,打量了黎源道一眼,缓缓说道:“既然黎公子这么想,那我只能委屈一点,让公子多倒霉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愣,没有明白过来,什么叫你只能委屈一点了?你不高兴可以走啊,为什么死皮赖脸的留在这里,还有,我倒不倒霉,和你有什么关系了?

    好言相劝道:“既然如此,那姑娘请回吧,你见不到我也不会心烦,我见不到你也不会倒霉,如此一举两得之事,姑娘何乐而不为了?”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,黎源道真心想吐,看白华的装束,她确实是个女子,而且,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。

    只是,她微笑之时,眼角露出的鱼尾纹,已经出卖了她,哪有年纪这么大的姑娘了?

    然而,白华并不在意黎源道的厌恶神色,话锋一转道:“你和他约在哪里见面,说出来的话,我自然不会再缠着你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听她的口气,总觉得有些别扭,至于究竟是哪里不对,他又说不上来,思量片刻之后,他这才恶狠狠的瞪向白华。

    对方的意思,不是嫌弃自己长得难看,同样不想见到自己吗?

    怒火中烧之际,对白华自然没有好言语了,冷冷道:“谁稀罕了,你爱缠不缠,反正想知道武兄弟的下落,你别痴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哪里不想告诉白华武长风的下落了,此举不但能将白华甩掉,也能报了武长风坑自己的仇。

    可是,他自己也不知道武长风的下落,又怎么告诉白华了?与其说实话,倒不如拿话气一气对方。

    听黎源道的口气,白华更加确定,两人关系不浅,定然商量了汇合的地方,只要自己跟着黎源道,就一定能找到武长风的下落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,便不再与黎源道斗嘴了。

    黎源道只得一脸的郁闷,四下张望着,以期武长风能够出现,解了自己的眼前之危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的武长风已经到了东林寺了,与黎源道二人相隔的距离,已经多出了半日的路程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想白华跟着自己,自然不会主动送上门去。

    眼见一座宽大的古刹屹立前方,武长风整顿了一番,便径直朝着古刹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当世许多人信奉佛教,而东林寺又处在中原,前往拜佛的人,自然是络绎不绝,因为香火鼎盛的缘故,古刹的修缮极为精良。

    整个古刹的外围,解释用金漆涂抹,看上去金碧辉煌,甚为庄重。

    此时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,但前往古刹的大道之上,依然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见如此情形,武长风倒有些不想进古刹了。

    毕竟如此多的人,如果自己排队进去,不等到天黑,恐怕没有自己的机会,而过得这许多时候,白华恐怕也追了上来,到时候,自己可就不好脱身了。

    正犹豫之际,一人忽然开口道:“武施主,好久不见啊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